新華網 正文
企業雇用殘疾人默許“吃空餉” 租證只為“假用工”?
2018-03-31 07:38:50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企業雇用殘疾人,卻不讓他們到崗上班

  【焦點】企業默許“吃空餉” 租證只為“假用工”?

  3月25日,拿到被拖欠的工資和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3754元後,李久長反而悶悶不樂。雖然勝訴了,可自己的這事兒被“曝光”後,他擔心,沒有企業肯再雇他了。

  李久長是個盲人,2012年4月,遼寧大連市某建設企業雇他工作,但沒讓他上班,他也暗暗擔心“這事兒有問題”。去年10月,李久長與公司解約時,因公司拖欠工資,李久長將其告上法庭。沒想到,公司在庭上稱李久長“拿證挂靠”“吃空餉”,這讓他感到委屈。“如果能正常勞動拿報酬,誰願意幹‘作弊’這樣的丟人事兒呢?”李久長對記者説。

  近年來,媒體頻頻曝出企業“租”殘疾人證逃避繳納殘疾人就業保障金的事件。然而,這些殘疾人為何還要配合企業“作弊”?相關專家認為,殘疾人就業有難處,規定有瑕疵,相關部門應堵上漏洞。

  “租”來三個證,可省十多萬

  為何這家企業只“租”李久長的殘疾人證,不讓他上班?企業人力資源部工作人員蔣鋒告訴記者,因為有利可圖,並且無責任可擔。

  《遼寧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辦法》第17條規定,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和民辦非企業單位應當按不低于本單位上年度在職職工總數1.5%的比例安置殘疾人就業。未達到規定比例的,應當繳納殘疾人就業保障金。殘疾人就業保障金按上年用人單位安排殘疾人就業未達到規定比例的差額人數和本單位在職職工年平均工資之積計算繳納。

  這家建設企業共有職工200余人,按1.5%的比例設置殘疾人崗位,就是3個。據大連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大連市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72447元。蔣鋒粗略計算,若上一年未安排殘疾人就業,本年度就要繳納21萬元的殘保金。如果“租” 3個殘疾人證,大連每月最低工資標準為1530元(2018年漲到1620元),每人每月繳納五險一金近500元,3人支付費用僅為7.3萬元,企業可省下13萬余元的殘保金。

  稅務部門處理起來也有苦衷。大連市地稅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用人單位和殘疾人簽訂了勞動合同、購買了社會保險、發放了工資,地稅局在徵收殘保金時,就認定企業是安排了殘疾人就業。至于企業安排殘疾人做什麼工作,或者説讓沒讓殘疾人工作,稅務部門沒有辦法管理,也很難處理。

  看似企業“省錢”,殘疾人“拿錢”,一些殘疾人也願意配合企業“作弊”。沈陽市助殘志願者李鈾告訴記者,這種做法美其名曰是照顧殘疾人,其實破壞了殘疾人的就業環境,也助長了一些殘疾人不勞而獲的心理,阻礙了殘疾人的自身發展。

  就業有困難,無奈“將錯就錯”

  李久長應聘時,該建設公司明確説讓他擔任操作工一職,合同有效期從2012年4月1日到2018年3月31日,月工資1530元,繳納五險一金。可合同也簽了、保險也繳了,第一天到單位報到時,李久長就被“趕”回了家。單位的人告訴他:“暫時沒有適合你的崗位,回家等著,錢會月月打到卡上。”李久長不服氣:“除了看不見,我有手有腳,讓我打雜也行啊。”“磕碰了可咋辦,再説我們不缺打雜的。”對方態度也很堅決。李久長心裏一直不安,嘗試幾次無果後,就再沒向公司要過活兒。

  其實,李久長也暗暗擔心這種做法違法了,但他也説出了心中的無奈:“好不容易有家單位肯雇我,為我繳社保,要不每月連這1000元都沒有。”

  據最新的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統計,2016年,全國像李久長這樣的持證殘疾人有3219.4萬人,就業的有896.1萬。除了不適合或者不願意就業的殘疾人,仍有很大一部分有就業意願的殘疾人找不到工作。

  “擔心他們內心敏感經不住批評,而且企業還要投入資金安裝無障礙設施。”沈陽嘉星電工器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馮啟慧説出不願雇殘疾人的原因。2012年,公司曾雇用腿有殘疾的周翰管庫房,結果出庫單零件名稱、數量連續出了3次錯。馮啟慧就批評了他,周翰則認為“受了欺負”,告到了企業所在城區的殘聯。

  李久長不是沒想過提前解約,換份工作,可就業渠道窄、就業環境不理想讓許多租證的殘疾人“將錯就錯”。

  梅紅是一家大型殘疾人就業網站常駐沈陽的工作人員,她介紹説:“目前很多就業的殘疾人幹著保潔或門衛的工作。有些智障人士去洗車,盲人主要集中在按摩和鋼琴調音兩個工種。其實有些殘疾人的英語很好,完全可以去當話務。另外,很多企業沒有無障礙通道,辦公軟件也少有盲文版本,就業環境確實不理想。”

  堵住政策漏洞,遏制“假用工”

  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金海認為,以合法方式掩蓋非法目的企業應當受到處罰。如果企業沒有真正安排殘疾人就業,而只是讓殘疾人持證挂靠,那麼,相關部門查實後應當進行行政處罰,並追繳應該徵收的殘保金。

  “盡管租證的殘疾人有自身不對的地方,但反思一下,我們的政策也存在瑕疵,應當盡快堵上漏洞。”梅紅建議,除了嚴格執法、加強監督外,還需對殘疾人就業保障制度作出調整。比如,可以通過降低殘保金徵收標準減少企業“假用工”收益。

  2017年4月1日起,財政部調整殘疾人就業保障金免徵范圍,由自工商注冊登記之日起3年內、在職職工總數20人(含)以下小微企業,調整為在職職工總數30人(含)以下的企業。調整免徵范圍後,符合條件的企業,可在剩余時期內按規定免徵殘疾人就業保障金。“這是好的開端,未來可以嘗試根據企業聘用殘疾人工作狀況的信用等級,適當減少企業就業保障金的繳納。”梅紅説。

  李鈾認為,改善殘疾人依賴“租”證的現狀,需要更強大的就業保障和社會福利措施。“適當鼓勵補貼優化殘疾人就業環境、挖掘適合殘疾人工作崗位的企業。此外,還可將殘保金多用于殘疾人就業培訓和創業扶持上。”(文中殘障人士為化名)本報記者 劉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17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