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僅一畫一詩的展覽——臺灣作家蔣勳雲門劇場講論“風景與心事”
2018-03-30 21:45:2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30日,蔣勳在介紹他的畫作《雲淡風輕》。 “和很多作品一起展出不同,在這裏只展一幅畫,多麼奢侈。”大陸讀者熟知的臺灣作家蔣勳30日為他僅一畫一詩的展覽作“開場白”,講論他關于“風景與心事”的藝術思考。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新華社臺北3月30日電(記者陳鍵興石龍洪)“和很多作品一起展出不同,在這裏只展一幅畫,多麼奢侈。”大陸讀者熟知的臺灣作家蔣勳30日為他僅一畫一詩的展覽作“開場白”,講論他關于“風景與心事”的藝術思考。

  展覽在臺灣知名藝術團體“雲門舞集”位于淡水的劇場藝廊舉辦,展場內一幅寬227厘米、高161厘米的畫作《雲淡風輕》裏,綠野“追逐”著山巒,白雲“皴染”著天空。而蔣勳現場朗誦他的詩作《聽風的聲音》,似乎恰為二維畫面作了“加注”。

  關于此畫創作背景,蔣勳説,2014年他到臺東縣池上鄉駐村,每天晨昏都出去走路。池上位于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夾成的花東縱谷中,他在日出日落散步時,看著陽光映照下的山巒,覺得“好幸福”。

  畫中青山中心處類似埡口,蔣勳説那是卑南溪的出口。“我覺得好像有個呼喚,讓我走進山裏,去尋找什麼。”他在畫裏把田野和遠山間的房子“刪”去,“這不是寫實的風景。我想跟著風到山腳下,進入卑南溪上遊峽谷裏。希望《雲淡風輕》成為我長久的記憶,當我不在池上,不在很好的環境,如果心情煩躁,能把這心事找回來,讓自己知道永遠可以雲淡風輕。”

  蔣勳在池上一年半,用手機拍攝了4700多張照片,進而完成了29幅畫作,《雲淡風輕》是最大的一幅。他説,自己離開臺北的都會繁華,在安靜的村落裏,可以漫無目的在縱谷漫步,看曙光裏,雲從山腳下,朵朵升起。“你若匆忙,大概沒法看到這些,所以‘雲淡風輕’不是講風景,而是講心事。”

  蔣勳説,外在的自然風景常常是我們心事的寫照,好像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是他的心事。有時畫家一生只跟一個風景對話,黃公望沒有旁騖,只跟一個風景對話。“我喜歡這個展示空間,只一幅畫一首詩。人生要看的東西很多,卻不可能都看到,領悟不貪多,在一件事上感覺滿足,是重要的學習。”

  這位一生酷愛旅行的作家、藝術家,因為在池上駐村從“候鳥”變成“留鳥”。蔣勳致辭時對“為一張畫而勞師動眾”表示“不好意思”,但進而講到分享自己的人生藝術體驗,別有深意:他二十幾歲在巴黎,一早到盧浮宮看畫,覺得看不夠,閉館時才腰酸背痛走出來,覺得“一天好奢侈,看了這麼多畫”;多年後再到知名美術館,卻只看了一幅德加的明信片大小的畫,就覺得“好奢侈”。

  “人生不同年齡大概有不同的‘奢侈感’。”他説,一直攝取是一種能力,有一天覺得不要攝取那麼多其實是另外一種能力。

  蔣勳説,在這個年齡把《雲淡風輕》挂在這裏,希望和朋友們“做一個心情上的交換”。“我記得風吹過田野,雲朵朵升起,告訴我很多東西,可是很難跟別人解釋。《莊子》説‘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不言’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我學習到大地、天空、雲朵的一種安靜的力量。”

  從蔣勳筆下的臺東,到展場所在的淡水,風景顯著不同。記者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往雲門劇場,用時不到一小時,比出發前用互聯網查詢的用時還快20分鐘,是一處可讓人“迅速逃離”喧囂都市的藝術空間。從劇場出來,遠眺觀音山與淡水河出海口,俯瞰一片剛剛插上秧苗的水田,這不也是一幅雲淡風輕的“風景心事”嗎。

  蔣勳,福建長樂人,1947年生于陜西西安,成長于臺灣。臺灣中國文化大學史學係、藝術研究所畢業,1972年負笈法國巴黎大學藝術研究所。先後執教于文化大學、輔仁大學、東海大學美術係。創作涉及小説、散文、詩歌、藝術史以及美學論述,在大陸出版作品包括《孤獨六講》《生活十講》《品味四講》《蔣勳説紅樓夢》《蔣勳説唐詩》《蔣勳説宋詞》等。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鳳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17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