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調查:92.2%受訪者會主動維護個人信用
2018-03-29 07:51:3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2.2%受訪者會主動維護個人信用

  63.6%受訪者認為個人應樹立信用即“經濟身份證”意識

  日前,北京市工商局發布北京市消費者權益保護狀況報告,10萬余人次列入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信用約束作用逐步顯現。現在人們更注意維護自己的信用了嗎?

  日前,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5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5.4%的受訪者認為人們的信用意識比以前增強了,92.2%的受訪者平時會主動維護個人信用。63.6%的受訪者認為個人應樹立信用即“經濟身份證”的意識,59.8%的受訪者期待建立全網信用平臺,打造誠信社會。

  75.4%受訪者認為人們信用意識比以前增強

  30歲的劉致澄是某教育機構的項目經理,他每個月都會提前幾天還信用卡。即便有時沒辦法一次還清,劉致澄也會先把最低還款額還上,或選擇帳單分期付款方式,免除逾期影響信用的風險。

  劉致澄感覺,周圍人的信用意識都在提高。“這一方面是因為第三方徵信平臺的推動,信用更高的用戶能享受更多優惠,激勵了人們關注自己的信用。另一方面,隨著網絡發達,信用教育宣傳做得更好。另外平時購房購車也要看信用記錄,這都讓人們更注重自己的信用”。

  調查顯示,92.2%的受訪者平時會主動維護個人信用。75.4%的受訪者認為人們的信用意識比以前增強了。交互分析發現,一線城市改善情況最為突出。

  劉夏瀅是某證券公司職員,她的工作讓她對個人信用狀況非常關注。“我碰到過一些客戶,有的房貸還不上,有的忘了還信用卡。我身邊有同事上學時辦過信用卡,已經不用了,忘了有年費,結果造成了負債,發現時已經對現在的生活造成了影響”。

  “現在有些網貸平臺,只需提供個人身份證和手機號碼,再隨便填一個聯絡人的姓名和聯繫方式就能貸款。”劉致澄對記者説,他身邊有人為了買手機,在這種平臺上貸了五六千元,最後剩2000元就不打算還了,天天被平臺催款。劉致澄認為,有的公司小額借貸利率高、審查松,很容易埋下違約的隱患,對自己和借款人都不好。

  某國有銀行職員陳海(化名)發現,最常見的信用缺失行為就是逾期還款。“有的人並不是故意不還,而是忘記了。利用信用卡套現、呆賬(已過償付期限,經催討尚不能收回——編者注)等也較為常見”。

  調查顯示,影響個人信用的行為中,未辦理手機號停用手續産生月租費用(54.6%)和逾期還信用卡(53.8%)最常見,其他還有:不按時交水電等公共事業費(46.4%)、注銷有逾期記錄的信用卡(34.6%)、頻開新信用卡(30.9%)和惡意欠款(24.1%)等。

  “一般逾期還款3次,累計逾期6次就會上黑名單。有時逾期不到6次就難拿到銀行貸款了,逾期次數過多還可能被凍結賬戶。”陳海介紹,銀行會根據借款人的實際還款能力,進行分級標注,如正常、關注、次級、可疑、損失,級別依次降低。“現在個人信用狀況的影響越來越大,特別是在貸款、出國方面,信用狀況不好,出行、住店也可能會有麻煩”。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表示,以前沒有互聯網,數據流通困難,無法實現跨平臺、跨行業資訊共用,就難形成完善的信用體係。而如今成立了開展徵信業務的“信聯”,有望打破“數據孤島”“資訊孤島”的現狀,有利于構建信用社會。

  63.6%受訪者認為個人應樹立信用即“經濟身份證”的意識

  劉夏瀅告訴記者,她和丈夫的信用狀況良好,房貸審批非常順利,而且貸到了比較大的額度。

  良好的個人信用能帶來哪些好處?調查中,64.8%的受訪者表示能獲得貸款期限和利率方面的優待,60.0%的受訪者表示能節省銀行貸款審批時間,其他還有:求職優先被錄取(42.3%)、租房免押金或允許按月支付(38.5%)、優先被安排網上叫車和訂餐(24.3%)等。

  劉夏瀅建議將個人信用和醫保掛鉤,一個人如果信用記錄好,可以允許先看病再付費。她還建議將信用影響延伸到婚戀領域。“有的人可能在婚前向另一方隱瞞疾病,將婚檢狀況納入信用記錄,可以提高人們在婚戀方面的誠實守信意識”。

  劉致澄建議鼓勵社會機構或企業建立第三方信用評估機構,同時制定規則對它們加強監管,保證這些機構客觀記錄個人信用,並防止用戶資訊泄露。作為用戶也要提高個人信用意識和資訊保護意識。

  在提高社會信用水準上,調查中,63.6%的受訪者認為個人應樹立信用即“經濟身份證”的意識,59.8%的受訪者期待建立全網信用平臺,打造誠信社會,59.3%的受訪者希望將多維度的數據納入個人信用記錄,36.5%的受訪者希望通過公益廣告、社區講座等渠道開展個人信用教育,25.7%的受訪者建議用戶仔細閱讀信用卡、網貸等相關還款規定。

  “雖然目前個人數據保護法還沒出來,但已有的網絡安全法、侵權責任法和相關的司法解釋,以及網信辦出臺的一係列法規,都涉及這個問題。”劉致澄認為,建立信用社會更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個人信用數據的合理使用邊界在哪兒,公民對自己信用的修改權,以及信用數據的知情權和控制權等應該怎麼規定。

  朱巍指出,信用只有流動起來才有意義。應該在一定的法律規則下,讓更多主體來參與信用記錄。他介紹,“信聯”的8家主體由央行主管,政府監管。另外,很多互聯網企業也在大量地收集個人信用數據。

  “個人信用數據到底誰有權利收集、誰有義務保護、怎麼用,都需要有統一規定。”朱巍認為,未來的相關規制應主要放在收集個人信用數據的行為規范上,而非主體資格。“比如明確哪些紅線不能碰、哪些東西不可用以及用戶權利有哪些”。

  受訪者中,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佔34.2%,二線城市的佔44.1%,三四線城市的佔18.0%,城鎮或縣城的佔3.4%,農村的佔0.3%。00後佔1.1%,90後佔28.6%,80後佔51.2%,70後佔13.5%,60後佔4.6%。(杜園春)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踏春賞景正當時
踏春賞景正當時
春暖花開好蕩舟
春暖花開好蕩舟
甘肅敦煌:大漠杏花繁
甘肅敦煌:大漠杏花繁
廣西隆林:水上“田園”
廣西隆林:水上“田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60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