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做鐘揚那樣的播種者
2018-03-27 09:22:5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鐘揚走了,但精神還在,後人應該繼續給孩子們心中點燃一把火,應該繼續給時代的進步送去火種

  植物學家鐘揚教授離開我們已經半年多了,人們感懷先生往事,也會追溯先生的精神來源。鐘揚説過,“人不是因為偉大才善夢,而是因為善夢才偉大”。他做的很多事情都著眼于十年、百年,甚至千年,哪怕自己看不到開花結果,也要把種子播撒在大地。

  中國古代形容社會勞動是“春種,夏長,秋收,冬藏”,每一個階段承前啟後周而復始。當前我們有大量空白需要填補,無數未知需要探索,萬千新路需要勘測,“春種”具有創新開拓的關鍵意義。但是,這又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選擇。很多人更喜歡急功近利,願意竭澤而漁的“短平快”,願意出現在“秋收”時刻,卻懼怕做一個也許看不見收獲季節的“春種”人。

  對比之下,鐘揚做事總是沉浸著高遠的詩意情懷,洋溢著“功成不必在我”的歷史追求。他為上海種植紅樹林,一開始幾乎每個人都不讚同,但他絕不放棄。因為他了解20多萬年前上海生長過茂密的紅樹林,因為他對海南、深圳和日本衝繩等地的紅樹林考察了10年。更重要的是,他願意去做一個“獻給未來上海的禮物”,哪怕造福的是50年甚至200年後的人。第一年種下的樹苗遭遇罕見的冰凍,但第二年種下的樹苗都活了,甚至前一年“凍死”的也活了回來。如今那裏最高的樹苗已經高出地面兩米多,生物多樣性也愈加豐富。“人和樹都要堅持下去”——再看鐘揚的生前感言,尤其感受到面向未來的“堅持”之可貴。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對樹有堅持,對人更是如此。上海自然博物館新館建成之後,大量的館藏標本和資料需要梳理,變成大眾能夠看懂的展品,而當時上海幾乎沒有人能夠橫跨這麼大的知識領域。鐘揚此時顯示出豐厚的“跨界”知識儲備,義不容辭擔任了博物館中英文圖文版負責人,承擔全館展品的圖文寫作。這個工作勞動量很大,也不會出什麼看得見的學術成果,但他看到的是少年兒童的緊迫需要。“我已經想好了100個小故事,要為小學生們錄下來,這些故事都是從一個問題開始,既有趣又有科學性,引導孩子學會提問。”為了一個遙遠的期待而默默播種,方能收獲無數夢想。

  今天我們太需要鐘揚精神的滋養了!我們的少年兒童教育,總是過于強調“不能輸在起跑線上”;我們的青年過分重視競爭,認同“出名要趁早”,把“人生贏家”當作目標;不少領導幹部,也更喜歡操作馬上看到成果的“顯績”,不願在造福後代的“潛績”上花大力氣。習近平同志曾在《擺脫貧困》一書中闡釋過“滴水穿石”的時代哲理:水滴在犧牲的瞬間,雖然未能看見自身的價值和成果,但其價值和成果體現在無數水滴前仆後繼的粉身碎骨之中,體現在終于穿石的成功之中。當每個人都成為這樣的“水滴”,我們何愁不能造就歷史的成功契機?不計當下,把個人融入國家發展、民族復興的偉大洪流,這樣的人最應該得到社會的尊重,最應該享受時代的榮光。

  去年夏天,鐘揚曾給西藏墨脫最偏遠的背崩鄉上鈔希望小學上過科普課。160多名門巴族學生聽得十分入神,滿眼都是成長的渴望。鐘揚當場提出要捐款10萬元。校長很感動,卻沒有收下,他説:“比起錢,這裏的孩子更需要您給他們帶來科學的火種。”鐘揚走了,但精神還在,精神的力量遠勝金錢。後人應該繼續給孩子們心中點燃一把火,應該繼續給時代的進步送去火種,當這種精神蔚然成風,我們的民族也將釋放出更澎湃的創造力。(梁永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科學怪人”辭官記——鐘揚的名利觀
    鐘揚的人生,原本可以很從容。15歲時,他就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二十幾歲,成為當時國內植物學領域的青年領軍人物;33歲,從中科院武漢植物研究所辭職到復旦大學當一名普通老師時,已是副廳級幹部。
    2018-03-26 18:28:50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雨後西湖晴歸來
雨後西湖晴歸來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武漢:櫻花繽紛醉遊人
武漢:櫻花繽紛醉遊人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595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