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沃爾瑪停用支付寶 騰訊陷新零售焦慮?
2018-03-27 08:09: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沃爾瑪停用支付寶 騰訊陷新零售焦慮?

  沃爾瑪回應稱門店支持手機支付等多種方式,騰訊稱尊重商家選擇;分析稱騰訊重點轉向支付業務

2015年,國內沃爾瑪超市已接入支付寶。資料圖片

  沃爾瑪和步步高超市“拒用支付寶”事件持續受到關注。此前有消費者爆料,在沃爾瑪和步步高門店均不能使用支付寶支付。由于兩者都與騰訊存在股權關係,有觀點稱,沃爾瑪、步步高已站隊騰訊係。

  昨日,沃爾瑪方面回應記者稱,門店支持包括提供現金、銀行卡、購物卡、多用途預付費卡和手機支付等多種支付方式。對方未正面回答停用支付寶問題。此前沃爾瑪曾對媒體表示,部分地區停用支付寶是因為已與微信達成深度合作,會推出一些獨家優惠。步步高超市也否認了近期拒用支付寶的説法。

  微信方面回應稱,尊重沃爾瑪的商業選擇。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在微博上表示,任何一個第三方支付接入與否主動權基本上掌握在商家手裏,第三方支付工具都只是零售變革的參與者和助力者,而不是主導者。

  重慶萬州沃爾瑪無法使用支付寶

  3月26日,一名重慶萬州的消費者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在當地沃爾瑪超市消費時,被告知暫時無法使用支付寶支付。與此同時,商家挂出微信活動海報顯示,3月15日至4月1日,微信支付滿99元可隨機立減一定金額。活動累計總優惠幅度達545萬元。

  對此,沃爾瑪方面回應記者稱,門店支持包括提供現金、銀行卡、購物卡、多用途預付費卡和手機支付等多種支付方式。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這種合作通常是以區域試點為主,微信會承擔優惠活動的費用成本,所以屏蔽其競爭對手是正常的商業邏輯。支付寶早期推廣時,也曾與合作方提出排他協議,只不過現在相關協議過期,其他支付方式也被允許接入。

  此前沃爾瑪曾對媒體表示,從3月15日起,沃爾瑪華西區和微信達成深度合作關係,沃爾瑪在華西區(包括雲南省、貴州省、四川省、重慶市)的門店暫時停止接受支付寶支付。其他地區暫不受影響。

  資料顯示,華西區屬于沃爾瑪五大運營區域之一,目前沃爾瑪在華西區共有超過90家門店。沃爾瑪中國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沃爾瑪華西區和微信將推出獨家優惠,並進行更多基于大數據分析的精準營銷合作。

  新京報記者實地體驗發現,3月24日,位于北京的沃爾瑪(宣武門店)、家樂福(馬家堡店)及永輝超市(草橋店)目前支付寶和微信兩種支付方式均可以使用。

  出現上述情況或許與沃爾瑪採取的大區制有關。據媒體報道,2010年,沃爾瑪正式推行大區建制,設立華北、華東、華南、華西等大區,並分權給各個大區總監。一位熟悉沃爾瑪人士表示,沃爾瑪確實採用大區制管理,除了採購是深圳總部掌管外,其他商品的進場權、定價權、促銷談判以及陳列等權力都在各個大區。

  另一家被傳拒用支付寶的超市步步高也回應了此事。3月24日,其全國客服告訴新京報記者,步步高超市連鎖店開業以來,從未開通支付寶的使用功能。這種説法從側面回擊了拒用支付寶的説法:從來就沒開過,何談拒用呢?

  停用支付寶引發網友熱議

  一些業內觀點將此事件理解為沃爾瑪和步步高“站隊”騰訊。

  關于站隊的説法,在網上引發網友熱議。不少觀點認為,對消費者來説,沃爾瑪此舉不妥。有網友稱,沃爾瑪有自己的“商業決定”,那消費者也可以有自己的決定。“哪家方便去哪家”,“超市又不是只有沃爾瑪”。

  有觀點認為沃爾瑪“店大欺客”,稱“消費者招誰惹誰了?花錢也就算了,還要限制怎麼花錢?”“如果我沒有現金,又不支持支付寶,那只能説再見”。

  關于“站隊”的説法,有網友把目標指向騰訊,稱“信不信我們支持馬雲”?

  一位法律界人士發表觀點稱,如果商家單獨拒絕某一種已經被認可的支付方式,則涉嫌侵犯消費者選擇權。還有觀點認為,沃爾瑪此舉涉嫌違反反壟斷法。

  此前沃爾瑪與京東達成戰略合作,獲得京東新發行的1.4億A類股,而騰訊又是京東的第一大股東。步步高則與騰訊、京東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向騰訊轉讓6%的股份,向京東轉讓5%的股份。

  步步高集團董事長王填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曾與阿裏巴巴接觸過18個月,但由于與阿裏巴巴合作,需要向其提供企業數據資産,阿裏希望獨佔數據資産變現,所以最終選擇了騰訊。

  易觀高級分析師李子川表示,從競爭的角度考慮,現在無論哪家支付公司,都希望切入線下市場。主要原因是,現在線上支付還處于相對高速發展過程中,但在未來幾年可能遭遇瓶頸,對這些支付公司來説,線下是新的增長機會。

  進軍新零售,支付業務面臨重擔

  3月21日騰訊發布的財報顯示,新零售部分的營收2017年全年同比增長153%,達433.38億元,佔總營收的18.2%。並且過去三個季度均實現了三位數的增長。

  騰訊解釋稱,該項增長主要是由支付相關業務及雲服務收入增長所帶動。截至2017年12月,騰訊的財付通和微信支付辦卡用戶數突破8億,線下支付月交易筆數同比增長100%,微信用戶的滲透率達到81.6%。這部分業務正在成為騰訊新零售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不過,易觀發布的2017年3季度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份額數據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支付寶市場份額為53.73%,同比增3.3個百分點;財付通(含微信支付)市場份額為39.35%,同比增1.23個百分點。有觀點認為,在移動支付的戰場上,支付寶體量比微信支付大的同時,增速也超過了微信支付。這個數據對騰訊來説不是好趨勢。

  3月21日,財報發布當天,騰訊宣布成立“智慧零售戰略合作部”,該公司副總裁林璟驊在中國零售數字化創新大會上首次對外闡述了騰訊智慧零售的規劃,將騰訊的連接能力與零售商行業經驗結合,為零售商建立數字化運營。

  一位騰訊員工告訴記者,林璟驊負責騰訊投資部門,也是這次新零售的操盤手。但從騰訊內部組織架構來看,該部門目前只有三個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于投後管理。這樣的組合意味著,騰訊對新零售布局的重點已從投資轉向管理。

  3月25日,IT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馬化騰提到智慧零售時再次重申,騰訊不做零售,只做連接器以及提供底層技術支持,“我們希望微信用戶能夠和線下越來越多的服務連接,只要能連起來,用得好,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

  李子川表示,2017年線上零售佔整體零售的15%左右,線下仍有巨大的空間。支付不只是一個通道,還可以衍生很多新的業務機會,比如精準營銷、企業管理等等。對于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寶而言,誰先掌握了線下零售的場景,誰就能夠把控零售資源、擁有主動權。

  雷鋒網創始人、《沸騰十五年》作者林軍表示,與完備的平臺和基礎設施相比,騰訊欠缺的是一個個實際的落地場景。2017年的投資如何落地以及2018年如何擴展場景,將是決定新零售戰略是否能落實的關鍵。

  ■ 背景

  騰訊現金牛業務出現“成熟危機”

  騰訊2017年財報數據全面增長。其營收為2377.6億元,同比增長56%;凈利潤為724.7億元,同比增長75%。

  這是歷史上最好的年度業績,但騰訊卻遇到股價大跌、股東拋售等情況。一些質疑稱,騰訊流量紅利吃盡、新業務場景不足,投資收入掩蓋了自營業務的危機。

  財報公布後的業績發布會上,公司分拆、回歸A股、資本投資,以及未成年人保護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CEO馬化騰和總裁劉熾平紛紛作出回應,但這仍然令騰訊控股股價在第二天大跌5.02%,市值蒸發281億美元。

  隨後,騰訊大股東南非傳媒集團Naspers宣布出售1.9億股股票,選擇套現。

  業內對于騰訊是否觸碰到了發展的天花板,仍有不同的聲音,對騰訊在遊戲和社交兩大業務的危機卻無可爭議。

  從財報來看,遊戲貢獻了騰訊營收的41.2%,全年營收為978.8億元,同比增長38.2%。但從第四季度來看,其收入為243.7元,同比增長31.9%,增速不及全年,這也導致其環比下降9.2%。如果按照遞延收入計算,已經連續兩個季度下滑。

  王晨告訴記者,騰訊遊戲收入佔總營收比重仍然過重,這意味著增速不會像以往那麼快,“遊戲的確到了一個新的階段,成熟發展期”。

  另有港股分析師告訴記者,對騰訊而言,《王者榮耀》已經調動了幾乎所有流量資源,吸引了大量手遊新增用戶,想要在其他遊戲復制這一成功並不容易。手遊的生命周期遠低于端遊,新遊戲將最終會分流老遊戲玩家。

  社交業務也是如此。財報顯示,社交網絡收入為155.8億元,網絡廣告收入為123.61億元,兩者相加佔騰訊總營收的40.6%,已接近遊戲業務。然而,對騰訊而言,微信和QQ的用戶規模在此升彼降地內部調整,整體在中國市場的發展已經逐漸遲緩。(新京報記者 梁辰 江波 黃鑫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龔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勞作在春日
勞作在春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94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