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座“孤山”孕育的生命奇跡
2018-03-24 07:38:10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座“孤山”孕育的生命奇跡

  工作人員在明月山上安裝紅外相機。本報記者 周夢爽攝

  紅外相機拍攝到的小麂影像。資料圖片

  紅外相機拍攝到的野豬影像。資料圖片

  明月山的生態調查發現了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紅腹錦雞。李凡 攝

  “野豬通過翻拱土地尋找植物根莖,給了鼬獾等小型哺乳動物‘撿漏’進食的機會。被野豬翻拱過的土地使土壤深處的蟲子暴露出來,同時又將掉落在地面的植物種子埋進土壤,不僅為小型林鳥提供了食物,也讓這些種子有了生根發芽的機會。”2018年1月25日下午,來自民間環保組織貓盟的科普志願者在明月山上,為五寶實驗學校的22名小學生講述了大自然構建自身生態體係的一個有趣瞬間。

  這個瞬間並不是發生在靜謐的原始森林,而是人類活動頻繁的城市。

  面積不到17平方公里的明月山不僅是重慶市主城區的“四山”之一,更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城市“孤山”——西抵魚復工業開發區,北接滬渝高速和禦迎河,東南面是滾滾奔涌的長江,被五寶、魚嘴、復盛三鎮10多萬人口拱衛在中心。令人驚奇的是,這座“孤山”不僅孕育了生命的奇跡,更是城市發展與生態保護相平衡的理想范本。

  住在城市裏的野生動物

  “我對這片山的感情太深了,恨不得天天進山!”説起和明月山的故事,譚鵬總是滔滔不絕。記者初次見到譚鵬,正趕上他巡山歸來,率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他那雙沾滿泥土的登山靴。譚鵬是重慶市江北區農委林業科科長,在他的辦公室有一面照片墻,挂滿了被救助過的野生動物照片,墻角處是一個剛從森林裏收繳的捕獸夾。明月山的林相改造、濕地修復和野生動物保護工作都是時刻挂在譚鵬心上的事。

  2017年9月,江北區農業委員會和貓盟生態科普保護中心在明月山開展了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聯合調查。“有村民反映農田被野豬拱了,由此我們開始制訂方案,想了解一下明月山野生動物的種群數量。”譚鵬説,野豬是國家“三有”保護動物,是否需要人為幹預控制其種群數量,必須經過嚴謹的生態調查。

  “我們在樹林裏摸排動物覓食和排泄的痕跡,確定了野生動物經常通過的獸道。”貓盟秘書長吳忠麗説。在這次調查中,她和工作人員進行了艱苦的野外勘測,在明月山東西兩側的山脊和山坡的重點樣區上安裝了10臺紅外相機。

  數據回收後,共有6臺相機記錄到了野豬出現,最大種群僅為4只個體,遠未達到泛濫成災的數量,甚至距離這裏的自然環境對野豬的正常承載量尚存差距。“針對這樣的結果,各街道參照當地農作物售價對人獸衝突造成的損失,進行了統計和賠償。”羅鵬説。

  令調查人員興奮的是,明月山的這次生態調查共發現了灰胸竹雞、紅腹錦雞、小麂、中國豪豬、野豬、鼬獾、豬獾、黃鼬等合計4目、5科、8種野生動物,其中紅腹錦雞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小麂是性格怯懦的鹿科動物,它的出現是對明月山自然生境原真性的肯定。”西南林業大學副研究員李偉表示,“城市森林中擁有如此完整的生態係統是少見而又脆弱的,在未來的保護中可以有適當的人為介入,採取人工擴繁等措施,防止種群遺傳多樣性水準的下降。”

  為野生動物營造生存空間

  明月山上分布著大片的木荷、香樟、楠樹、含笑等闊葉林,形成了以本地物種為主、喬灌草結合的健康植物群落。“幾年前,這裏還是大片的馬尾松純林。得益于林相改造工程,明月山上原本病蟲害、火災隱患嚴重,不能給野生動物提供足夠食源的上萬畝馬尾松純林,正在被充滿自然氣息的針闊混交林取代。”譚鵬介紹説。

  “不同的野生動物有不同的食物需求,明月山的林相改造為野生動物提供了更多的生存空間和生態位。”李偉解釋,較之純針葉林,針闊混交林能給野生動物提供來源更豐富、形式更多樣的食物資源,“例如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紅腹錦雞就十分偏愛明月山中的殼鬥科植物”。

  “城市范圍有一些適合野生動物生存的棲息地,為了給人們的生産、生活留下空間,這些區域可能未能建立保護區,但並不代表這些區域的生物多樣性水準可以被忽視。”李偉強調,野生動物種群在擴散的過程中,不可避免會穿越保護區的邊界,進入人類活動的場所,“保護好城市中的野生動物,是長久維持生物多樣性水準的一個重要舉措”。獵人的腳步,也停在了山門之外。

  2018年1月5日晚上10點,重慶市江北區森林公安局局長羅鵬在值班室接到報警電話,有群眾聽到森林裏傳來槍聲。羅鵬立刻披上外套,帶領兩名值班民警衝入林區布控守點。羅鵬和同事們順著狩獵者頭燈照在樹梢上的微弱光線,悄悄包抄,一舉將犯罪嫌疑人抓獲,現場發現了兩支帶夜視儀的氣槍和兩支足有半人長的狩獵弩弓。是否擔心偷獵者持槍反抗造成傷害?這個問題根本不是羅鵬的困擾,他笑著説:“我守護這片山林27年了,這是我的職責。”

  “2017年12月,我們在明月山收繳了700米的電網,可惜沒有抓獲盜獵者。”羅鵬説,整合了森林防火、野生動植物保護、亂砍濫伐監控等多種功能的視頻預警監測係統即將上線,偷獵者一旦進入明月山核心區將無處遁形。

  失而復得的生命之源

  三面環水的明月山,正面臨著“漏水”的威脅。

  明月山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東西兩側山嶺間是一道狹長的岩溶槽谷。在長期的地質演變過程中,槽谷中的近地表溶洞發生塌陷形成了天坑漏鬥群,隨著地表水將大量泥土堆積至天坑漏鬥的底部,形成了隔水黏土層,使之具備了蓄水能力,形成了“天池”,也就是當地人俗稱的“水凼”。正是這29座“天池”構成了明月山獨特的濕地係統,成為野生動植物賴以生存的生命源泉。

  可是幾年前,附近的道路施工造成地下水流失,地面負壓嚴重,大大加快了“天池”中蓄水通過落水洞滲入地下暗河的速度。“漏水”問題既影響了植物的生長,也不利于野生動物獲取水源,是明月山維持健康生態係統的極大隱患。

  得知這一情況後,重慶大學78歲的退休教授任紹光坐不住了。他與多位退休專家組成調查組,從2015年7月開始,累計進山30余次,走遍了全部29個天坑漏鬥,並根據考察情況撰寫了多份研究報告和治理方案。他告訴記者,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天坑漏鬥通過人為修復可以恢復蓄水,足以維持明月山的生態活力。

  2017年11月,吳家凼“天池”的修復工程正式啟動。譚鵬介紹,施工人員封堵了“天池”底部的落水洞,有效減緩了地表水和氣象降雨的流失速度;同時,還修建了一處泄水閥,以防汛期造成的湖水泛濫。

  2018年2月1日,記者翻過一片山丘,浮現在眼前的吳家凼水草豐美、群鳥飛鳴,樹梢上的一只翠鳥或許是發現了獵物,扇動著藍色的翅膀扎入水中。“工程僅僅完成兩個月,這些水草就自己長了出來,我們都沒想到大自然的自我修復能力這麼強!”譚鵬感慨道。

  “生物多樣性為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提供了基本條件,但久居鋼筋水泥中的人們卻慢慢忘卻了這一點”,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教授丁長青説,“各地在建設城市公園時,應當高度重視生物多樣性水準的維持,體現出自然賦予每一個物種的獨特使命,將其打造成市民親近自然、尊重自然的一座‘前哨站’。”(記者 周夢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春暖花開惹人醉
春暖花開惹人醉
男足世界杯之最
男足世界杯之最
江西永修上千畝桃花盛放 遊人徜徉花海
江西永修上千畝桃花盛放 遊人徜徉花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583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