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等了25年的團圓飯 4城聯手幫聾啞“隱形人”回家
2018-03-21 07:48:19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城聯手幫聾啞“隱形人”回家

  當年他被拐騙後邊流浪邊尋找媽媽 這一頓團圓飯等了25年

  他是一位特殊的求助者,聾啞人,不識字。他30多歲,哪裏人、出生日期自己都不知道,甚至無法確定自己的名字。他沒有身份證。他10歲左右被拐騙後,在20多年的流浪生活中,就像“隱形人”一樣,一邊流浪,一邊尋找媽媽。憑借小時候吃過的小吃及看到過的船等記憶,家鄉范圍逐漸縮小,他從西安來到杭州。在浙江,一場4城聯手的幫他尋找親人活動在線上線下鋪展開來。5天後,奇跡發生了……

  一周尋親記

  12日上午 他拿著一張尋人啟事找到都市快報社,上面有不同好心人寫的,去找都市快報快找人欄目。

  12日下午 記者聯係杭州天水派出所,給他採集了DNA,同時根據他回憶中爸爸的名字叫俞美弟或俞弟美,王警官一一查詢比對,沒有相符合的信息。

  12日傍晚 因為他沒有身份證,在杭州寸步難行,記者徵詢他意見後,聯係杭州市救助站,讓他先暫時住在杭州市救助站。

  13日上午 讀者來電和留言,紛紛提供線索。有讀者根據小吃圖片,説可能來自嘉興。

  14日下午 記者跟他再三確認,他小時候吃過的零食小吃的樣子,綜合大家意見,推斷他可能來自杭州、嘉興、湖州、紹興等地。記者向這四地警方尋求幫助。

  15日 嘉興警方官微“嘉興公安”推送尋人信息。

  16日 記者拿著聾啞尋親者記憶中家裏種的稻子、吃過的零食等照片,請教浙江省農科院專家李春壽,他覺得更像嘉興出産的水稻。由此,進一步圈定了調查范圍。

  17日上午 嘉興傳來好消息:新豐鎮俞家曾走丟一個男孩,嘉興警方加緊採集了俞家父母的DNA。

  18日上午 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再次對他的DNA做進一步數據分析。傍晚,兩地警方比對結果:聾啞尋親者的DNA數據與嘉興新豐俞家的DNA數據符合親權關係。

  19日上午 他終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如願和久別的家人重逢,也終于找回了那個屬于自己的名字——俞中良。

  尋親

  小俞拿著一張尋人啟事找到都市快報,上面各種字跡都是他遇到的好心人寫的。高薇,快報美編,家裏有親戚會手語,她跟著學,也學會了。俞中良這幾天尋親過程中,她全程陪同做起手語翻譯。

  通過手語交流,勉強知道事情的大概:他以前叫俞忠良(真名其實是俞中良),父親可能叫俞美弟,一家五口,還有兩個姐姐,自己小時候曾被拐騙,一直在外流浪,他每天都特別想念自己的父母,所以想來杭州找親人。他小時候被強迫偷東西,不服從就被打。幾天後他逃走了,跳進運煤車,撿垃圾桶邊上的東西填肚子,撿飲料瓶賣,給人擦鞋子才勉強生存下來。

  經過媒體和警方幾天的查找,18日晚上,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和嘉興市公安局刑偵支隊遠程比對結果出來:聾啞尋親者的DNA數據與嘉興新豐俞家的DNA數據符合親權關係。記者告訴他:你的爸爸媽媽找到了,在嘉興新豐鎮。

  他先是很驚訝,然後用兩只手的食指和拇指在左胸口比了個心,又朝記者豎起大拇指,表示感謝。他又拍下自己腦袋“説”:去了這麼多地方,就是沒想到去嘉興找。

  下跪

  據悉,俞家有三個孩子,大姐和老三弟弟都是聾啞人,二姐和父母都不是聾啞人。俞爸爸叫俞羊弟,和小俞記憶中爸爸的名字——俞美弟,差一個字。

  丁字路口,迎出來的二姐在哭,拉著他的袖子,眼睛紅著,問:你還認識我嗎?他搖搖手。二姐是家裏三個孩子中唯一健全的,但她不會手語,她指著自己,指指他,用手比劃到腰間,大概是説他不見時,只有那麼點高。

  站在門口的老伯走過來。“撲通”,他跪下,他一眼認出了爸爸。大姐用大拇指靠在嘴唇上,“是爸爸。”

  爸爸低頭,扶著他肩膀叫:“兒子。”老人也不知道説什麼,伸手拉兒子,兩雙手握住,老人心疼,拉他起來。

  “你丟了後,我們到處找你,找不到。”大姐也是聾啞人,她沒學過手語,所有的手勢來自生活,她“嚶嚶”地哭,拍拍他,又伸出三個手指:“我們是三個人,我是老大,她是老二,你是老三,我們找你找不到。”

  “我被一男一女騙走了,讓我去偷東西,男的還打我。”20多年流浪的委屈,全部濃縮在他幾個簡單的手勢裏。

  “先回家吧!去看看媽媽吧!”他跟著姐姐走,身後,趕來的村民説:“我認得他啊,他認不出我們了嗎?”

  團圓

  媽媽躺在床上,前段時間,摔了跤,骨折。他坐到床邊,拉著媽媽的手,床前片寸之地,已被攝像機和照相機包圍了。老人緊緊抓住兒子的手,她沒見過這樣大的架勢,不知道説什麼,眼神殷切,又有些愧疚,抹著眼淚。

  25年前,媽媽原本帶兒子去上海看聽力問題,從村裏坐車到了嘉興火車站,她去上洗手間,出來,兒子不見了……她沒文化,四周找了找,沒看到兒子,哭著回家,也許因為急,説成孩子在上海火車站不見了,丈夫一邊罵她,一邊叫上舅子,幾個人一起去上海火車站找。

  而根據他回憶,被拐的那天,他和媽媽坐了汽車,在汽車站那有一個公園,離火車站很近,媽媽還帶他去公園玩了下,符合這個特徵的,是嘉興火車站。也就是説,其實,當時母子倆並沒有到上海,而是在嘉興火車站附近分開的。

  院子裏,新豐派出所民警在石板上攤開電腦,準備給他辦理落戶手續。

  圓桌上,擺滿了菜。這一頓團圓飯,俞家等了25年。(據都市快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飛閱邊關山田春景
飛閱邊關山田春景
西子湖畔 鮮花爛漫
西子湖畔 鮮花爛漫
秦鹹陽城遺址發現罕見戰國晚期卜甲
秦鹹陽城遺址發現罕見戰國晚期卜甲
北京迎來春雪
北京迎來春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566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