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藝術追求 他們一輩子只做一件事——三位人大代表談非遺傳承和保護

2018-03-08 00:45:3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3月7日電(記者白明山)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了“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産保護傳承”的內容。記者採訪了三位在北京參加兩會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他們説,政府工作報告讓非遺傳人如沐春風、倍受鼓舞,要爭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者、創新者、弘揚者。

  “藝人要有工匠精神”

  “拉坯是一個手隨心塑的歷程。”全國人大代表、河北省曲陽陳氏定窯瓷業有限公司藝術總監龐永輝説,“不為別的,只為堅守。”

  “作為藝人,更需要工匠精神。對于藝術追求,我經歷了浮躁到平和的過程。”他説。

  1994年,龐永輝結束了美術學校學習,當時他急著證明自己,被他稱之為藝術作品的陶藝一件件出爐,卻入不了老師法眼。

  經歷痛苦,龐永輝重新審視,一年之內只拉制一個造型,在枯燥的復制工作中鍛煉心性。在他看來,拉坯是一個飽含人文內蘊的藝術創作過程。

  只有創新才能更好地傳承。他對定窯的拉坯手法進行改進,制成的毛坯只在坯體表面平修一兩刀就能達到規定的厚度,提高了生産效率,降低了成本。在定窯大件作品的拉制上也有所突破,已能制作高度100厘米左右的瓶類,直徑50厘米以上的盤碗類作品,終結了“定瓷無大件”的歷史。

  龐永輝認為,定瓷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部分,應該將定瓷文化産業基地建設作為京津冀文化協同發展的一部分,加大對定瓷的支持力度。定窯遺址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保護好定窯遺址是我們這代人的職責和使命。

  “磁州窯是我一輩子的事業”

  最近,全國人大代表、河北峰峰礦區大家陶藝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安際衡接到為國外客戶生産1000方磁州窯藥枕的訂單,這是2017年他結合磁州窯藝術風格和市場需求,創新出磁州窯藥枕後接到的第一筆海外訂單。

  磁州窯是我國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窯體係,窯址在今河北邯鄲峰峰礦區的彭城鎮一帶,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説。

  安際衡出生在邯鄲市峰峰礦區彭城鎮的一個陶瓷世家,從記事起就跟著父母學習磁州窯燒制技藝。2012年被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的稱號。

  “磁州窯有著輝煌的過去,20世紀七八十年代,峰峰礦區一年生産的陶瓷産品佔據了全國産量的半壁江山。”安際衡説。

  磁州窯在20世紀90年代進入了蕭條期,多數廠子相繼關門。剛剛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的安際衡選擇回到故土。

  如今,經過二十多年艱苦創業,他創立的“磁州安氏”品牌已經成為河北省的拳頭文化産品,銷售國內外市場。

  安際衡説,建議制定一個培養非遺傳承人的實施方案,有計劃地把文化的火種傳下去。要特別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産生産性保護示范基地的開發和利用,因為優秀的傳統文化需要在生産生活的實踐中保鮮,從而獲得強大的生命力。

  “優秀非遺應進入課堂”

  全國人大代表周淑英出生在一個剪紙世家,她的父親是張家口蔚縣第一代民間剪紙藝術大師王老賞的嫡傳弟子,父親創作的中國百種京劇剪紙臉譜,是蔚縣剪紙的代表作品。

  周淑英從小受家庭藝術熏陶,喜歡上了剪紙藝術。但因為家規手藝傳男不傳女,她只能偷偷學,被父親發現後,她的剪紙一次次被撕掉,可她初心不改,仍偷偷學習。最後父親拗不過,打破了“傳男不傳女”的傳統。

  當然父親傳她手藝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不能早結婚,得學到真本事。父親問她能嗎,她説能。她是個有個性的人,刻苦鑽研技藝,名氣也越來越大,直到45歲她才步入婚姻殿堂。然而,剪紙藝術在她看來,奧妙無窮,一輩子也學不完。

  勤奮好學的她吸收各家之長、各流派之長,總結創新,研究開創出多種點染技法。她還多次作為文化使者,出國交流考察,讓更多的外國人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

  周淑英表示,應該通過多種方式推廣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促進優秀非遺進入學校課堂。在教育部門的組織指導下,結合實際編寫教學大綱、教材和教案,開設非遺相關課程。

[責任編輯: 侯強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21122503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