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家庭過期藥回收難:社區回收點難覓 滿了無人銷毀
2018-03-05 13:18:40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家庭過期藥遭遇回收難

  部分社區回收箱消失或塞滿無人回收 業內人士呼吁建立長效規范回收制度

  過期藥品已被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當普通垃圾處理的過期藥品可能會污染土地、水源,破壞生物鏈。深知這一危害的居民王女士最近卻發現,過期藥無處可送,只能自行處理。目前本市過期藥品回收情況如何?居民如何處理過期藥品呢?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調查了6個區的部分社區後發現,家庭過期藥遭遇回收難,尚沒有明確的牽頭單位對全市家庭過期藥品進行統一長效的規范化管理。

  東城區新鮮社區藥品回收箱已經塞滿,但遲遲無人回收 攝影/本報記者 王薇

  現狀

  社區回收點難覓 過期藥無處可送

  和很多家庭一樣,王女士家裏也有幾個“小藥箱”,治感冒、腸胃、嗓子、鼻炎、過敏的藥裝了幾個大盒子,裏面有不少是醫院開的處方藥。“上個星期生病,突然發現藥裝不下了,就整理了一下藥箱,沒想到清理出了一大堆過期藥。最早的有效期竟然可以追溯到2014年,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王女士説。

  王女士將成盒的過期藥扔進了垃圾袋,想在第二天上網查查該送到哪裏回收。沒想到,這一袋子過期藥竟然在垃圾袋裏待了5天也沒送出去。“官網上查不到正規的回收點,社區居委會説有藥品回收箱,可早已經滿了,也沒有人來收,居民拿來居委會也只能放著。我又問區裏的食藥監局,給了我幾個説有回收箱的社區,拿過去一問,回收箱早沒了。”無奈之下,王女士只能將一垃圾袋的過期藥拿出來,開始自己“加工”。衝劑型的剪開包裝把藥一包包倒出來,片劑的逐一將藥片、膠囊從包裝裏面摳出來,不知不覺,竟然弄了兩個小時。“拆完了就扔垃圾桶了,這麼做還是會有污染,可至少不會被藥販子撿去坑人!”王女士説。

  調查

  情況一

  社區過期藥品回收箱消失

  藥監部門前幾年曾在本市部分社區設置了過期藥品回收箱,居民可以就近將過期藥送到社區進行統一回收銷毀。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根據2016年3月朝陽區藥監部門公布的一份社區過期藥品回收箱設點名單,以社區居民身份進行了調查探訪。

  北青報記者來到名單上顯示設有過期藥品回收箱的呼家樓北社區,工作人員表示社區確實設立過,但是從去年中旬開始,回收箱就停用上交了,街道不再回收過期藥,居民只能自行處理。“至于原因,沒人能説得清”。

  北青報記者又分別來到團結湖中路南社區、中路北社區,這裏的工作人員也表示,回收箱以前有,但現在已經停用了。“現在,您就是交到我們這裏,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社區工作人員也很無奈。

  望京西裏三區居委會表示,社區裏的藥品回收箱已經停了一年多,街道不收了,他們“也沒辦法”。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西城區。在西城區福州館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表示此前曾安置過藥品回收箱,“後來記不清是被哪個部門的人拿走説統一銷毀,就沒有再送回。”工作人員説。

  情況二

  社區內無過期藥品回收點

  還有部分社區表示從未設置過過期藥品回收點。北青報記者撥打朝陽區十裏堡北區及相鄰的炫特社區電話,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設置過藥品回收點,居民只能自行處理或聯繫小區物業部門。

  在西城區四川營社區服務站,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沒有設置過長期的藥品回收箱。“之前搞活動的時候可以回收,當時用過期藥品可以換綠植,但活動結束後就沒有了,平時我們是不回收的”。

  北青報記者通過詢問通州區財富東方小區所在的食藥所得知,沒有在社區設置回收點。對于回收過期藥品,工作人員表示,盡管食藥所目前沒有統一的安排,但居民如不放心自行處理,也可以送到食藥所。

  情況三

  回收箱裝滿過期藥無人銷毀

  在採訪調查中,北青報記者發現部分社區確實設有藥品回收箱,但是藥箱已經塞滿,正在遭遇無人取走的尷尬。

  農展南裏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社區居委會確實有個藥品回收箱,可早已經塞滿,現在居民送來的過期藥都堆到了箱子外面,可回收藥品的公司不幹了,沒人來收走銷毀。他們詢問轄區內的食藥所如何處理,工作人員説藥暫時只能放在居委會。

  同樣的情況東城區的新鮮社區也存在,藥品回收箱就放在居委會的二道門外,兩層藍色回收箱裏已經塞滿藥品,從投藥孔裏就能看到裏面塞得滿滿的藥品。工作人員説,箱子裏已經放不下了,他們聯繫了管理部門,但遲遲都沒有人來回收。

  情況四

  個別區過期藥回收覆蓋率高

  在朝陽、東城、西城、通州過期藥回收遭遇碰壁或尷尬後,北青報記者採訪發現,房山區和海澱區過期藥品回收工作做得較好。

  房山區目前分布有210個過期藥品回收點。在其官網顯著位置設有“過期藥品回收”板塊,介紹了210個回收點的名稱和詳細地址。北青報記者梳理髮現,210個回收點主要分布在社區、藥店。根據其官網資訊,在去年一年,房山區每個月都有至少一次關于過期藥品回收工作的調研及進社區活動。

  海澱區藥品回收箱投放也基本覆蓋了轄區的社區、居委會,共計985個回收箱。2016至2017年,海澱區共回收29噸、銷毀24噸過期、廢棄藥品。北青報記者隨機撥打了海澱區小關社區、塔院社區、花園路社區、蘇州橋西社區4個居委會的電話,工作人員均表示,社區裏都設有藥品回收箱,並且詳細告知了回收箱的位置,回收箱也不存在裝滿後無人回收的尷尬。

  追問

  家庭過期藥品回收到底由誰來管?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在2013年之前,藥品主要由藥監部門負責,藥監局在當時承擔了過期藥品回收工作。從目前個別仍保存有回收點的社區可以看到,其回收箱上仍印有“藥監”字樣。不少居民對當時的過期藥品回收工作仍有印象。

  市食藥監局近日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本市2013年組建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以來,沒有統一開展過全市性的過期藥品回收工作。海澱區、房山區等個別區的食藥監部門是在當地政府指導下開展過期藥品回收工作的,而且僅是承擔了其中的一部分工作。

  2016年出臺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提到“生産銷售及使用過程中産生的失效、變質、不合格、淘汰、偽劣的藥物和藥品,屬于危險廢物”。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這樣的危險廢棄物“應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對本行政區域內固體廢物污染環境的防治工作實施統一監督管理。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在各自的職責范圍內負責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的監督管理工作”。

  環保部土壤司化學品處有關負責人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環保部已打算下一步將配合食品藥品監管局、衛生計生委等相關部門,盡快建立全國統一的過期藥品回收機制,完善相關法規,切實保障人體健康和環境安全。

  觀點

  過期藥不能服用 應建長效規范回收制度

  北青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藥品回收工作一方面“難覓回收點”,另一方面居民對此的知曉率也不高。

  對于家裏的過期藥,居民都會怎麼處理呢?北青報記者隨機採訪了部分社區的居民,在無處回收的情況下,一部分居民會將過期藥包裝破壞再扔掉,有的人會將分離出的藥片、衝劑直接倒進馬桶衝走;一部分居民則直接將完整包裝的過期藥丟棄;還有一部分居民並不在意藥品的保質期,特別是對一些中成藥,還會服用。

  西城區福州館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回憶説,此前設有回收點的時候,來送過期藥的居民人數也不是很多。四川營社區的工作人員也表示,平日裏幾乎沒有居民前來詢問過期藥品回收。

  根據食藥監部門官網資訊,過期失效藥品危害巨大,目前已被列入《國家危險廢棄物品目錄》,如果處理不當,會危害家人健康。過期藥品繼續服用對身體會産生一些不可預知的毒性反應,一些揮發性強的過期藥品可能成為過敏源。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亂扔過期藥將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藥品分解溶解後,會污染土地和水源。如果過期藥品流入到不法商販或不法醫療機構手中,一旦轉賣給農村等偏遠地區的病人,將給患者治療帶來難以預計的後果。所以都是不可取的,應當統一送往藥品回收箱然後統一組織銷毀。

  有業內人士指出,現行的《藥品管理法》中沒有規范公民處理家庭廢棄藥品的行為,也沒有賦予藥店和生産企業回收過期藥品的責任。目前,家庭過期藥品回收僅靠個別政府部門或企業公益性活動在進行。在提高群眾的過期藥品回收意識的同時,應當建立全市家庭過期藥品回收網絡,讓過期藥品回收形成長效機制,並且制定回收管理制度,嚴把回收安全關,避免過期藥品流失到社會上形成二次銷售。(記者 王薇 張小妹)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選購耕牛備春耕
選購耕牛備春耕
山林烏來美如畫
山林烏來美如畫
暢享春光
暢享春光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51122486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