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百萬億資管將步入統一強監管時代 破除影子銀行頑疾
2018-03-02 07:23:49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國資管業務首份頂層設計文件落地在即

  百萬億資管將步入統一強監管時代

  影子銀行、剛性兌付等頑疾有望破除

  備受業內關注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即將落地。《經濟參考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經過相關部門多輪徵求意見和反覆醞釀,並按程式報請國務院批準後,資管新規或于近期發布。

  業內專家表示,資管新規統一了監管框架和標準,正式確立了我國資産管理行業的發展方向。未來行業風險將有效釋放,影子銀行、剛性兌付、多層嵌套等頑疾有望得到根治,整個資産管理行業的生態和競爭格局將獲重塑。

  行業頂層設計將出

  據悉,與徵求意見稿相比,正式發布的版本做了一些修改,更嚴謹、更有操作性,但打破剛兌、實行凈值化管理、消除多層嵌套等內容沒有松動。“資管新規的核心是打破剛兌和去杠桿,監管大方向沒有實質性的改變。”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整體來看,即將發布的資管新規一方面強調了統一規制,實現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相結合,同一類型的資管産品適用同一監管標準,減少監管真空和套利;另一方面,在凈值型管理、打破剛性兌付、消除多層嵌套和通道、第三方獨立托管等方面制定了非常嚴格的規定,強調穿透式監管。

  民生銀行研究院金融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峰向《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作為大資管領域的綱領性文件,資管新規主要針對目前行業發展不規范,大量存在的監管套利、産品多層嵌套、剛性兌付、規避金融監管和宏觀調控等問題,從更高層面上對資管行業進行係統性規范,將在很大程度上減輕風險的積聚堆積,防止風險集中爆發。

  近年來,資管行業發展迅猛,但部分業務出現脫實向虛、風險收益切割不清、杠桿偏高等問題,積聚了大量風險。

  2017年11月17日,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管局聯合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2018年2月14日,央行在《2017年第四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指出,央行將做好《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社會意見的研究吸收工作,會同相關部門進行修改完善,按程式報請國務院批準發布。

  有業內專家指出,此前市場對資管新規徵求意見稿的意見主要涉及新老劃斷的問題,即原有的已經銷售但未到期的資管協議是一種處理辦法,新推出的資管産品則按照新的管理辦法執行。另外,對于存量部分如何處置、過渡期多長,業內一直存在爭議。

  王一峰表示,從政策的可操作性上來看,資管新規出臺後,仍有很多細節問題需要明確,需要各部門根據資管新規做出細化規定。

  剛性兌付有望破除

  從具體內容上看,打破剛性兌付將成為資管新規的一大亮點。根據此前公布的徵求意見稿顯示,資管新規首次明確了“剛性兌付”概念,通過對行為過程和最終結果進行認定,明確“剛性兌付”是指違反公允價值確定凈值原則對産品進行保本保收益、採取滾動發行等方式使産品本金、收益在不同投資者之間發生轉移、自行籌集資金償付或者委託其他金融機構代為償付等。

  長久以來,監管部門多次提出打破剛性兌付,但實際執行情況並不理想。據了解,資管新規提出了“凈值管理”概念。根據要求,金融機構對資管産品實行凈值化管理,凈值生成應當符合公允價值原則,及時反映基礎資産的收益和風險,讓投資者明晰風險,同時改變投資收益超額留存的做法,管理費之外的投資收益應全部給予投資者,讓投資者盡享收益。

  資管新規對違規的剛性兌付行為,做出了處罰規定。對于不按凈值要求或滾動發行實現保本保收益的行為,以及在産品發行機構發行的産品出現兌付困難時自償或委託代償的行為,都認定為剛性兌付行為,違規存款類機構要求回表補交存款準備金和存款保險基金並處罰,違規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則會受到處罰及罰款。同時還開展外部監督,對舉報剛兌的單位和個人情況屬實的予以獎勵。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認為,作為我國資管業務首份頂層設計綱領性文件,打破剛性兌付和規范資金池業務意義非同尋常。“從打破剛性兌付來看,有助于從根本上解決投資者不清楚自身承擔風險大小的問題,推動預期收益型産品向凈值型産品轉型。”吳琦表示。

  行業格局面臨重塑

  根據央行披露的數據,截至2016年,我國金融機構資管業務的資金總量已達102萬億元。由于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等各方訴求不盡相同,在金融分業監管背景下,多年來我國一直存在金融機構之間的監管套利。在業內專家看來,資管新規就是要給所有的資産管理類機構和産品一把統一的尺子。屆時,影子銀行、剛性兌付、多層嵌套等頑疾有望根治。與此同時,多年來形成的金融格局將發生變化。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資管新規實施後,短期對金融業的影響主要表現在打破剛兌、凈值管理、限制非標、規范資産池、統一杠桿、約束嵌套、計提準備等。

  “資管新規實施後,資管行業規模增速將會有較顯著的放緩趨勢,實現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促進資管業務向著更高品質發展階段邁進。”北京一家信托公司研究員袁吉偉表示。在他看來,資管新規並不是資管行業嚴監管的結束,而是進一步升級。在逐步統一監管要求下,資管業務稟賦程度將逐步下降,各金融機構資管業務競爭更加激烈,金融機構需要真正注重核心競爭力的提升,轉型發展更為迫切,經營發展差異化程度逐步提升,市場競爭結構趨向集中化,部分弱勢中小機構可能越來越邊緣化。

  “對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來講,銀行、證券、信托行業受衝擊較大,公募、保險行業影響較小。其中,銀行端非標資産發展將嚴重受阻,存量非標難以在過渡期內調整結束,保本型理財將向結構性存款轉換,傳統預期收益型理財在向凈值型理財轉換的過程中存在較大的摩擦成本,理財期限、杠桿、投向都面臨新的約束。”王一峰表示。

  袁吉偉表示,整體上2018年資管業務仍面臨更多監管政策合規性要求的不確定性影響。未來在資管新規實施過程中,還需要關注其對于金融市場、金融機構業務發展的具體影響,通過加強對實施過程中相關問題的指導,實現資管新規平穩有序過渡和落地,同時不引起大的金融行業和市場波動。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春意盎然
春意盎然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鬧魚燈 迎元宵
鬧魚燈 迎元宵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47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