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鄉土中國的堅守與變遷
2018-02-26 17:52:5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2月26日電 題:記者手記:鄉土中國的堅守與變遷

  新華社記者王秉陽

  春節期間,大量平時在大城市打拼的人們回到家鄉團聚。無論城市化進程多麼迅速,鄉土中國的“基因”依然牢固地存在國人心底,這是發展中的中國的獨特景觀。在這背後,新時代的家庭倫理、鄉村風俗也在悄然流轉和革新。

  記者春節期間走訪了河北省平山縣和辛集市的鄉村。這些年,這裏的黃土路變成了柏油路,村民們走出農村的工具也從“二八大杠”自行車換成了小轎車;縣城旁邊的産業集群消化了大量的本地勞動力,無需離家太遠,每天工作的收入就能有一百多元。有著三四千元的月收入,對于以前面朝黃土靠天吃飯的農民來説已是相當可觀。很多人的父母年事已高,子女尚幼,鄉鎮産業的發展給留守兒童等問題的解決帶來了直接利好。

  為了緩解大氣污染壓力,冬季村民用電用氣取暖已有相關補貼政策,當地空氣質量為優良的天數也正在以可見的速度增加。

  更直觀的變化,來源于人口的遷移。

  記者採訪發現,辛集農村裏連貸款購房政策都不熟悉的老人,為了30出頭仍未結婚的兒子,千方百計也要籌錢在城市裏買房。在男孩佔多數的農村,城中有房基本已是進入婚戀市場的準入條件。

  婚戀市場的風向,也折射出現實問題:村裏的去縣城,縣城的去市裏,市裏的去省會或者一線城市,人口的向上遷移已成定勢,也助推了之前一波又一波的一二線城市房價上漲。

  高三學生王蔚博遷移的體會則來得更早。即將參加高考的王蔚博家在辛集市農村,初中起就離開家在市裏的寄宿制學校讀書,並且被長輩教育以後要盡量考到並留在大城市。

  然而,對于上了歲數的人來説,鄉土是根植于基因深處的情結。

  記者的一位親屬今年72歲,20年前跟隨考上大學後走出大山工作的兒子離開農村,如今早習慣了城裏的超市和集中供暖,卻依然住不慣城市的樓房。趁著過年的機會,他回村找老夥計們商量如何在農村老房子原址上重建住房,或者幹脆在同村再買一處院子。

  鄉音未改的他説,如今他沒有什麼事情需要考慮,只是想留下農村的根。對他來説,山村雖然落後,但是有親人、朋友和祖塋。

  年逾60的張樹平也曾抱怨,自己的小女兒未滿10歲便離開農村去城市生活,離家近30年、現在已成家的她基本每年都會回家拜年,但總是當天往返,不願在家留宿。自小城鄉環境養成的不同生活習慣,到如今已經很難更改。

  要説碰撞最激烈的地方,莫過于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當今環境下成長起來的青年獨立性更強,很難再與家鄉父母的期待完美契合,在婚嫁問題上尤為突出。記者的一位同事來自甘肅定西,年屆30的他基本上每次與父母通電話,父母總是會將他兒時玩伴的結婚案例講給他聽,關心也逐漸變成了質問和催逼。每次聽他提起,雖能諒解父母心,卻總是不免鬱悶。

  父母的心情和關懷可以理解,但是城鄉、年齡、經歷的差異都構築起一時難以逾越的鴻溝。家長逐漸適應子女的獨立性,子女也尊重家長經年累月的習慣,互相尊重彼此的活法,以求得家庭內部的和諧,這是新時代要解決的家庭倫理。

  到了家宴時,家人相聚一桌,觥籌交錯、把酒言歡,一桌人雖有不同的期許和生活,但依然期待下一次團聚。門上的對聯鮮艷齊整,窗外大紅燈籠依然高挂。這一幕配合著千百年最大的鄉土劇變和倫理風俗的“流年暗換”,構成了中國城市化過程中的浮生一景。同時也提醒我們思考,如何在城市化過程中留住綠水青山,讓人記得住鄉愁。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 上海:基層調研忙“趕春”
    春風拂面,萬物萌發。連日來,上海各級黨政幹部深入田間地頭、工地車間,為謀發展、促民生問需問計。
    2018-02-24 18:21:2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平昌冬奧賽場上的中國新生代
平昌冬奧賽場上的中國新生代
冬奧賽場上的中國老將
冬奧賽場上的中國老將
鄉村鬥牛鬧新春
鄉村鬥牛鬧新春
山東濟南:藝考開考 考生同場競技
山東濟南:藝考開考 考生同場競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298175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