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陳冬:出發!我們的徵途是星辰大海!
2018-02-26 10:19:16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飛天,探月。

從傳説到現實。

有這樣一批人,

在失重的太空中,

築造著永不失重的航天夢。

 6年封閉式生活,

33天最長航天任務,

感恩與愧疚,

更多的是不能説的故事。

出發那天,

車裏自發唱起了《歌唱祖國》;

榮歸那天,

和戰友團聚時不禁潸然淚下。

“我看著祖國的時候,

他們也看著我。”

“新青年”第9期

邀請到航天員

陳冬

分享“飛天”背後的故事。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陳冬。

  一名航天員,也是新華社太空特約記者。

  對很多人來説,

  航天員是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職業,

  是最光榮也最危險的職業。

  網上很多人説,我是“上過天的男人”,

  今天我想給大家講講,

  “上天”這條路背後的故事。

  1997年高考時,我只填報了一個志願,

  就是長春飛行學院,並最終如願以償,

  成為了一名飛行學員。

  那時候沒有微信,不能發朋友圈,

  我就拍了很多的軍裝照,

  家人、親戚、同學都寄上一張,

  1個月的津貼全都用在了洗照片上。

  1999年4月,我入黨了;

  那年秋天,還駕駛教練機飛上了藍天。

  2010年5月,我和劉洋、王亞平等7名飛行員

  正式成為航天員大隊中的一員。

  報到的第一天,

  看到一位位曾代表祖國出徵太空的航天英雄,

  正在門口歡迎我們,

  能夠與心目中的英雄並肩戰鬥,

  感覺真的是像在做夢,我興奮極了。

  航天員培訓計劃要求我們在1年內

  完成18門課程的學習和考試,

  而這一切都需要我們從頭學起。

  那段時間,夜裏12點之前我們沒有睡過覺,

  也沒有休息日的概念。

  慢慢地,航天員教室裏出現了兩個怪現象:

  一個是大家都在後面站著聽講,

  防止一坐下就犯困;

  另一個就是教室裏彌漫著風油精的味道,

  老師都被熏得特別精神。

  超重耐力適應性訓練,

  要求過載達到人體自重的8倍,持續時間40秒。

  我們每次進行這項訓練時,

  臉部肌肉都會變形,眼淚會不自覺地向外飛,

  胸部極度壓抑,呼吸非常困難,手臂也抬不起來。

  進行這項訓練時,我們的手邊有一個紅色按鈕,

  一旦挺不住了就可以立即按動按鈕,

  請求停止訓練。

  但是,在這麼多年的訓練中,

  我們全體航天員沒有一個人碰過它。

  2016年10月17日,是我們出徵太空的日子。

  淩晨一點多,我被從睡夢中叫醒,

  開始發射前的各項準備工作。

  記得從問天閣前往發射塔架時,

  道路兩旁全是歡送的人群,

  車外大家招手、歡呼,

  車內我們則唱起了《歌唱祖國》,

  當“五星紅旗迎風飄揚”的歌聲響起時,

  我的眼眶濕潤了。

  發射倒計時開始了,

  隨著“點火”的口令,火箭騰空而起,

  感覺就像坐高鐵一樣平穩。

  記得火箭整流罩剛剛打開的時候,

  我第一次看到了太空的景象,特別漂亮。

  可是,當飛船進入預定軌道後,

  最初的失重的興奮感卻一掃而空,身體開始發熱,

  我以為是太陽光照進來,帶來的熱量,

  可是身體動了幾下後,我的頭開始有點暈了,

  我這才明白是出現了空間運動病,

  血液受到失重的影響,向頭部聚集,

  頭開始發脹,臉也腫了起來,

  眼睛外突,特別難受。

  到了晚上,鑽進睡袋裏,

  身體卻好像還在飄著,怎麼也睡不著。

  還是在景海鵬的幫助下,

  我才慢慢習慣了失重的感覺。

  神舟飛船與天宮二號成功交會對接後,

  各項任務全面鋪開。

  這次一共安排了38項我們參與的科學實驗,

  我們嚴格按照要求操作,

  為地面科研人員提供寶貴的實驗數據,

  每天工作都要8到10個小時。

  讓我終生難忘的是11月9日,

  習主席到載人航天工程指揮中心與我們天地通話。

  主席親切地詢問我們身體狀況怎麼樣,

  生活怎麼樣,工作進展得順利嗎?

  聽到主席親切的話語,看到主席熟悉的身影,

  真是激動萬分,令我永生難忘。

  33天對于人的一生來説太短暫了,

  但神舟十一號任務的33天

  將會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裏。

  我會牢記習主席的勉勵和期望、

  人民的信任和重托,

  在航天事業發展的徵程上

  勇攀高峰、不斷前行,

  為建設航天強國和世界科技強國建功立業。

  我是新青年陳冬。

 

  訪談實錄

  問:印象最深的太空實驗是什麼?

  答:那麼印象比較深的呢,就是我們的太空養蠶。這個實驗是我們香港的小朋友提出的設想,我覺得很有創意,因為蠶寶寶是很有中國特色的,我們把它帶到太空。當時我們把那個蓋子擰開,去看那個蠶寶寶,它在裏面還在爬,我們當時真的是非常高興,因為他度過了一個難關。在太空中能有6個小生命陪伴著我們。我們真的是覺得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很充實。

  問:同事家人給了你哪些支持?

  答:其實在我們訓練的時候,我們的教員,首先是對我們幫助最大的。為什麼這麼説,我們任何一項訓練凡是有危險的,我們的教員會先把它做一遍。我覺得他們是默默付出的幕後英雄,他們是在搭建一個天梯讓我們去飛往太空。

  自從從事了航天事業之後,我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在了訓練和學習上面,很少有時間去陪陪家人陪陪孩子。像我的妻子每每説過節日,比方説結婚紀念日、她的生日、情人節等等,這些節日她總是,説過節了,我們出去轉轉,我們去看個電影。而我説的最多的一句話,我説先欠著吧。

  我中間有幾次參與幾個大的訓練,就把孩子送回老家了,當他回來的時候,我去接他,其實我遠遠看見他的時候,我想象中他會跑過來抱我,但是看到他,他就是站在那兒,沒有任何表情。我覺得可能是心裏的一種埋怨吧,為什麼把我送走,為什麼不管我為什麼不理我。每每這時候,我覺得真的是,愧疚吧,真的是愧疚。

  問:出徵前和孩子打過電話嗎?

  答:其實我想跟他們通話,但是我又害怕跟他們通話,因為當時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面了,我害怕他們説:爸爸你在哪兒,你回來陪陪我們好不好。所以我就想,那還是等我回來再陪你們玩吧。

  因為在太空33天,和家人戰友通話的次數很有限。而且在上面,距離地球將近400公裏,其實真的是非常想念大家,尤其是當你靜下心來的時候,你會想念你的家人和朋友,會想念你的祖國。

  問:聽説從太空的“回家路”驚心動魄,能講講嗎?

  答:我真的是看到外面舷窗那個紅色的火焰,就在舷窗上“啪啪”地閃。真的就像是我們坐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裏面,然後外面溫度很高,就這樣包裹著。而且這時候呢,我們是跟外界沒有任何的聯絡的,因為這個高溫,已經把所有的電離信號,電子信號都屏蔽了,我們接收不到外面的信息,外面也不知道我們的任何信息。

  所以這時候,首先就是看著火光“啪啪”這樣閃,然後因為舷窗是材料,我們返回艙那個外面的隔熱材料就被燒了,燒了之後它就會慢慢變成液體之後他就糊舷窗上,舷窗就變黑了,看不到外面了。

  聲音一響那個傘一出去之後,你想我們這麼快的速度往下走,出去一個傘就像它猛得扽了你一下,那個重量又很重,它拉著你的話,它是沒有規則的運動,我們在裏面就跟著飛船亂晃,這個時候心裏還是多少有點緊張的。

  我記得那天著陸場的風很大,然後可能有風的影響,就把我們那個艙啊,吹的有點稍微斜,然後再去接地的時候不是説“啪”一下就停在這兒了,就像你扔個什麼東西,石頭在地上會彈。彈的衝擊力也很大的,就來回蹦了幾下,我們本來要求手要這樣放在胸前,要增加對衝擊的抵抗,手“啪”就被彈起來了,然後腳也被彈起來了,直到我們把那個指令就是把傘切斷那個指令發了之後,返回艙才算安靜下來。

  那時候才感覺到,我終于回家了。

承載千年飛天夢,

不到發射前一秒就不會停止準備;

肩負億萬盼歸心,

從來就沒有什麼完成不了的任務。

有人説,

能趕上飛天的時代,

是我們的幸運;

也有人説,

擁有這些飛天的人,

是我們的驕傲。

我們的徵途是星辰大海!

 “新青年YouthTalks”

 新華社創新項目

分享新時代的青年故事

— 新華社新青年工作室出品 —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亞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170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