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蹄疾步穩,向著監察全覆蓋邁進——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組建工作綜述
2018-02-25 16:49: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2月25日電  題:蹄疾步穩,向著監察全覆蓋邁進——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組建工作綜述

  新華社記者朱基釵、丁小溪、榮啟涵

  2月25日,廣西崇左市大新縣監察委員會挂牌成立。至此,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各級監察委員會全部組建完成。

  這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進程中值得銘記的時刻。隨著全國省、市、縣三級監委的全部成立,這一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邁過關鍵性節點,一個黨統一指揮、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係正在形成。

  全面推開、深入推進——改革藍圖轉化為生動實踐

  2月2日,福建福州,省委省政府大院門前,車水馬龍,人流如織。上午11時整,隨著“福建省監察委員會”白底黑字牌匾上的紅綢布緩緩揭開,福建省的省市縣三級監委全部組建完成。

  沒有橫幅標語,沒有花籃慶賀;列隊,揭牌,鼓掌……整個挂牌過程,簡樸而莊重,印證著這一“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平穩而有力的步伐。

  1月30日下午,蘭州,甘肅省監察委員會揭牌;

  1月31日上午,長沙,湖南省監察委員會挂牌成立;

  1月31日上午,合肥,安徽省監察委員會揭牌;

  1月31日上午,南昌,江西省監察委員會挂牌成立;

  ……

  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上,各地監委組建成立的消息不斷更新,監察體制改革試點一步一鏗鏘。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高度,作出了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2016年11月,改革大幕正式拉開。改革以北京、山西、浙江3省市為首批試點,為全國其他地區改革推開提供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黨的十九大對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作出戰略部署,提出要將試點工作在全國推開,組建國家、省、市、縣監察委員會。2017年10月23日,中辦印發《關于在全國各地推開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隨後,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在全國各地推開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組建工作與地方人大換屆工作緊密銜接。

  自此,黨中央打響“發令槍”,一支支由黨委書記挂帥的“施工隊”迅速組建完成,各地改革迅速行動,蹄疾步穩推進。

  ——黨委擔起改革主責,黨委書記擔任“施工隊長”。

  改革牽一發動全身,“一把手”至關重要。

  與北京等3個先行試點地區一樣,全國其他28個省區市均按照黨中央要求成立黨委書記擔任組長的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小組。通過“書記抓”“抓書記”,把責任層層傳導下去。

  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多次主持召開省委書記專題會議、省委常委會會議謀劃推動改革,並深入到縣紀委調研指導;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多次主持召開省試點工作小組會議,聽取工作匯報、部署謀劃改革,審議全省及各市(州)實施方案和專項工作方案;江西省委書記鹿心社與省市縣三級檢察院的檢察官代表們交流,聽取意見建議……

  為確保改革部署如期見效,各“施工隊長”不僅總攬大局、統籌謀劃,更站到改革第一線,對職能劃轉、機構設置、人員編制、辦公場所等重點難點問題親自過問、著力解決。

  ——紀委擔當改革專責,全面抓好改革試點的組織實施和具體落實。

  監察體制改革涉及政治權力、政治體制、政治關係的重大調整,是一項復雜的係統工程。各級紀委在黨委統一領導下,強化擔當精神,以“繡花”功夫把改革試點方案抓實抓細,確保“施工”不走樣。

  新疆烏魯木齊市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小組辦公室把制定運行工作規程、操作指南作為第一步,同步設計常用文書、權利義務告知書和起訴意見書,編制線索處置、執紀監督等流程圖,以及提前介入審理的辦法;

  福建省紀委建立領導分片督查機制,省紀委書記和班子成員對全省9個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及84個縣市區進行全覆蓋督查,確保改革試點不發散、不跑偏、不走樣;

  浙江省在前期試點基礎上,進一步深化改革實踐、狠抓制度建設,出臺了24項制度、45類法律文書和79個業務樣板,基本建成一套規范有效、可復制、可推廣的“監言監語”制度框架……

  ——抓好改革統籌協調,既保改革“工期”又保改革質量。

  “2018年1月10日前,依法産生市(州)監察委員會並完成挂牌工作;2月10日前,依法産生省、縣(市、區)兩級監察委員會並完成挂牌工作……”

  走進四川省紀委機關,一張張挂在辦公室墻上的“工期圖”格外醒目,圖上清晰列明了推進改革的重要節點。

  設定時間表、路線圖,倒排工期、挂圖作戰,“將時間節點具體到天、任務落實到人”,這是多地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一個亮點。

  “我們注重在改革中加強頂層設計、統籌協調,省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小組審議研究通過了20項工作制度,確保在人員轉隸之後,各級監委能夠立即按照制度運轉起來。”四川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王雁飛説。

  制度建設和實踐探索同步進行,一方面自上而下加強改革頂層設計,另一方面又發揮地方的積極性主動性。

  四川探索將各級監委主任提名為上一級人大代表人選,福建將全省“兩規”點統一升級改造為留置場所,由公安機關負責安全管理和人員看護……

  時不我待,只爭朝夕。

  1月26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選舉産生了自治區監委主任。這是改革試點工作全面推開後選舉産生的首個省級監察委員會主任。

  2月11日,青海省監察委員會領導班子成員全部産生。全國省級監察委員會全部成立。

  2月13日,河北唐山市監察委員會正式挂牌。全國市級監察委員會也全部完成組建。

  2月25日,廣西崇左市大新縣監察委員會揭牌。至此,全國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全部組建完成。

  上下同欲者勝。改革藍圖正在神州大地上化為一個個生動的實踐,再次彰顯出重大改革的速度和效率。

  人員融合、工作磨合——打造全新體制機制

  如何確保監察體制改革過程中“思想不亂、隊伍不散、工作不斷”?在機構組建的基礎上,關鍵要做好人員融合和工作磨合,實現反腐力量的全面深度融合。

  ——牽住“思想轉隸”牛鼻子,做好政策保障、凝聚改革共識。

  改革絕不會一蹴而就。對改革認識不清、對個人前景迷茫疑惑、對待遇保障有所擔憂……確保轉隸人員的思想穩定,是將轉隸工作做實做好的基礎。

  人員轉隸,首先是思想的轉隸。會議動員、調研座談、實地走訪……幾個月來,各地紀委與檢察機關針對轉隸人員進行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引導轉隸人員擁護改革、投身改革。

  山西開展與轉隸人員進行“一對一”“面對面”談心談話,消除檢察官“脫掉制服轉換角色後有些不知所措”的陌生感;河北承德成立擬轉隸人員臨時黨支部,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鬥堡壘作用……

  “我們對轉隸幹部進行了百分百家訪,與轉隸幹部和家屬談話談心,了解他們八小時之外的情況,傾聽他們的所思所想和實際需求。”福建泉州市紀委副書記、市監委副主任鄧安娜説,解開思想“疙瘩”,才能做到“進一家門、説一家話、幹一家事”。

  ——實行“1+1〉2”的人員配置,混合編成、優勢互補。

  四川德陽市紀委監委第一紀檢監察室主任龍永是一位從事了20多年職務犯罪偵查工作的“資深反貪局長”。

  “以前的思維是要把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轉隸後反腐敗的主題沒有變,角色發生了轉變。紀委是政治機關,不僅要拔爛樹,還要正歪樹、治病樹,保護整片森林。”他説,作為一名轉隸幹部,必須要加強對黨規黨紀的學習,提高政治站位。

  “紀委工作像老中醫望聞問切,關注全身心的健康,注重懲前毖後,防患于未然。”廈門湖裏區監委轉隸幹部趙亮打了個生動的比喻。

  監委成立後,新崗位新使命也對紀檢幹部提出了新要求。

  “作為一名紀檢幹部,在法律業務方面也有本領恐慌。”福建泉州德化縣紀委監委五室副主任徐財金坦言,以前只要查清違紀事實,對涉嫌犯罪的就可以移送檢察院偵查,現在必須“一竿子插到底”,既查違紀又查違法,證據要達到直接移送司法機關的標準。

  如何實現檢察院轉隸幹部和紀檢幹部的優勢互補,是紀委監委班子必須思考的問題。

  為加快推進紀委監委機關人員思想、工作、業務等方面的全面融合,各地在監察體制改革試點過程中普遍進行了人員“交叉配置、混合編成”,絕大部分轉隸幹部充實到了執紀監督和審查調查部門,監督執紀一線力量得到加強。

  以廣東為例,改革後,廣東省紀委監委設立24個內設機構,其中執紀監督部門7個、審查調查部門6個,以及1個專司追逃追贓部門,直接從事執紀監督和審查調查的人員佔比增加了10%,達76%。

  “機構挂牌、人員組建,只是邁出了改革的第一步,還要做好從‘物理融合’到‘化學融合’的文章。”杭州市紀委副書記、市監委副主任張振豐介紹,杭州2017年6月開始舉辦年輕幹部夜學班,通過全員集中專題培訓和年輕幹部每月一至兩次的夜學,使全體紀檢監察幹部深化對全面從嚴治黨的認識,將法律法規、黨紀黨規融會貫通,提高了隊伍戰鬥力。

  ——再造工作流程,創新監督方式,延伸監督觸角。

  在機構設置上,各地以監察體制改革試點為契機,實現省市兩級紀委監委的執紀監督和審查調查部門分設,通過劃分職責和權力邊界,實現權力的相互監督、相互制約。

  執紀監督部門負責日常監督,運用“四種形態”,延伸監督觸角;審查調查部門負責線索初核和案件辦理,不固定聯係單位和地區,一事一交辦,一案一受理;案件監督管理部門發揮中樞協調作用,加強對依法依規辦案的監督,對線索進行統一歸口管理……

  “信訪室集中管理所有信訪舉報,力求各個渠道來源的信訪線索一個不漏。通過集體會商機制,分析研判問題線索,將線索重新回爐,重走程序,進行分流,強化內部監督。”浙江紹興市紀委副書記、市監委副主任吳海洋介紹説。

  在各地改革實踐中,各級紀委監委不斷強化自我監督和外部監督,嚴格遵循決策和審批程序,建立重要事項向上級紀委監委、同級黨委請示報告制度,在執紀審查和依法調查過程中通過文字和視頻形式全面留痕,使監察職能履行全過程有據可查。

  浙江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劉建超表示,在機構設置和業務運行方面採取的一係列措施,將進一步強化紀委監委自我監督,扎緊制度的籠子,嚴防“燈下黑”。

  形成合力、效果彰顯——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

  1月4日上午9點,四川遂寧市監察委員會舉行成立大會並挂牌。會後,市監委即召開會議,經集體研究決定並報上級批準,依法對大英縣副縣長陳小平採取留置措施。在採取留置的24小時內,市紀委、市監委分別將紀檢、監察《立案決定書》和《留置決定書》送達陳小平工作單位,並通知其家屬。這是四川省實施的首例留置案件。

  挂牌即開局,開局即開工,改革無空檔,反腐不停歇。遂寧的案例在全國並不鮮見。

  1月6日,山東首家監委菏澤市監察委員會成立,2天後對菏澤職業學院副院長周俊舉採取留置措施;1月19日,貴州遵義市紅花崗區監察委員會挂牌成立,5天後對該區住建局局長唐龍採取留置措施;1月31日,黑龍江省監察委員會成立,不到10天對黑龍江省林業廳廳長楊國亭(非中共黨員)採取留置措施……

  監委一成立即高效履職盡責,黨委統一領導下的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反腐敗工作體制機制的威力得到彰顯。

  監察范圍進一步擴大,實現了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察全覆蓋。

  黑龍江監察對象數量從改革前的29萬人增加到105萬人;福建監察對象數量從22.48萬人增加到74.21萬人;廣西監察對象數量從30.5萬人增加到90.3萬人;新疆監察對象從22.1萬人增加到116萬人;江西監察對象從46.6萬人增加至116.5萬人;天津監察對象由9萬人擴大到60萬人左右;貴州監察對象從22萬人增加到60萬人;安徽監察對象從24.7萬人增加到58.9萬人;寧夏監察對象從5.6萬人增加到23.3萬人……

  從多地新成立的監委辦理的留置案件看,留置對象不少是原來黨內監督覆蓋不到的人群,其中既有國家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中的非中共黨員幹部或職工,也有公辦的科教文衛體單位中從事管理的人員,還有農村社區等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集體事務管理的人員。

  只有全覆蓋,才能零容忍。監察對象的“擴容”,體現的正是把公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係的改革初衷。

  反腐效率進一步提高,實現了反腐敗資源力量高度整合、執紀執法順暢銜接。

  2月9日,福建首例留置案——泉州市德化縣某國企兩名財務人員涉嫌侵吞上千萬元資金用于賭博的案件,經德化縣監委近1個月的調查結案,移送檢察機關。

  “實戰是最好的融合。”德化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林明義説,由于此案涉案資金數額特別巨大,外查外調的工作量非常大,僅查賬目就達4萬多筆,整個案件卷宗近兩百卷。監委工作人員和檢察院轉隸人員高效配合、各展所長、連續作戰,同時商請檢察院公訴部門提前半個月介入熟悉案情,在證據的補充和固定方面提出建議,保證了案件在短時間內就順利移送。

  “完成人員轉隸、機構組建,只是改革試點工作的第一步,盡快實現監委高效運轉才是關鍵。”福建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劉學新説,改革之後,原先分散的行政監察、預防腐敗和檢察機關反貪污賄賂等力量整合起來,形成了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監察體係,有利于攥緊拳頭打出去,使反腐敗鬥爭取得更好成效。

  在案件查辦中推進人員深度融合,在案件查辦中建立健全工作機制。

  改革實踐進一步證明,以往反腐敗力量分散、紀法銜接不暢問題得以有效解決,以往職務犯罪多頭調查、重復勞動局面得以徹底改變,監察機關調查、檢察機關起訴與審判機關審判三者“協作更高效,制衡更有力”,反腐敗的工作效率進一步提高。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監察委員會挂牌不到一個月,已有27人主動交代問題;黑龍江佳木斯市監委已對5人採取了留置措施,其中2起案件從立案、留置到移交檢察機關歷時僅一個月;2017年杭州市共採取留置措施31人,留置時間人均43天,而2016年“兩規”用時加檢察機關偵查用時人均129天,縮短了三分之二;2017年北京共立案3585件,給予處分3215人,全市立案數、處分數等均再創改革開放以來歷史新高……

  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這個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所蘊含的制度優勢正不斷轉化為治理效能,推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向壓倒性勝利轉化。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45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