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連續高訪難掩美國中東困境
2018-02-23 11:50: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2月23日電  特稿:連續高訪難掩美國中東困境

  新華社記者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日前先後訪問埃及、科威特、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這是繼美國副總統彭斯1月到訪之後,美國高官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第二次訪問中東。

  美國高官連續訪問中東,既表明這一地區對于特朗普政府的戰略價值和重要意義,但同時也暴露出美國當前在中東面臨諸多困境,一時很難擺脫。

  巴以問題:美國失去公信

  蒂勒森在訪問中東5國期間宣布,美國制訂中東和平新計劃的工作“進展相當順利”,他親自參與制訂,何時出臺這一計劃將由總統特朗普決定。

  中東媒體猜測,向相關國家領導人透露新計劃內容,為新計劃正式出臺做鋪墊,是蒂勒森此次中東之行的主要任務之一。

  然而,特朗普去年12月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遭到中東絕大多數國家譴責,使得美國繼續扮演巴以和平進程調解人的正當性受到質疑,這給美國中東和平新計劃的前景蒙上濃重陰影。

  巴勒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政治分析人士哈尼·馬斯裏認為,從美國現政府種種做法可以看出,美國完全偏袒以色列,這只會讓巴以問題不斷邊緣化,而不是化解巴以矛盾。

  加沙政治分析人士塔拉勒·奧凱勒指出,特朗普對耶路撒冷歸屬作出魯莽決定之後,美國就在巴以問題上失去了話語權。

  拉姆安拉作家、政治分析人士哈利勒·沙辛説,美國在中東和平問題上的不公正,使其難再發揮應有作用,美國未來對巴以政策很難得到有效推進。

  美土關係:難以和好如初

  土耳其國際政治學者迪米爾塔什表示,在蒂勒森訪問土耳其期間,美方釋放了防止美土發生對抗的信號,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美土緊張關係。然而,兩國想在短時間內和好如初,將十分艱難。

  從2017年年初至今,土美關係經歷了一係列激烈交鋒,危機四伏,具體包括美國冷對土方引渡居倫請求、美指控土銀行家違反對伊朗制裁規定、土俄簽訂購買S-400導彈協議、土逮捕美領館當地雇員引發簽證風波等。

  今年1月中旬,美國宣布與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武裝組織“敘利亞民主力量”共同成立所謂“邊境安全部隊”,導致美土關係進一步冷淡。

  1月20日,土耳其對敘利亞阿夫林地區發起代號為“橄欖枝”的軍事行動,重點打擊“敘利亞民主力量”的主要派別“人民保護部隊”。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16日重申,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部隊”必須從阿夫林以東的曼比季撤走,土美才能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共同採取行動。

  敘利亞危機:脫離美國預想

  敘利亞危機爆發以來,美國一直努力追求以下目標:一是通過支持敘反對派推動政權更迭,扶持親美勢力上臺;二是遏制伊朗在敘利亞的勢力擴張,保護盟友以色列的安全和利益;三是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名,維持在敘軍事存在和影響力,制衡俄羅斯。但中東分析人士認為,當前敘利亞形勢發展已經脫離了美國預想的軌道。

  首先,敘利亞反對派在戰場上不斷失勢,使武力推翻巴沙爾政權的可能性大為降低,美國強推政權更迭的計劃受阻。

  其次,俄羅斯通過“以戰促談”,在敘地位不斷提升,削弱了美國的地區影響力,逐漸主導了敘政治進程走向。

  再次,土耳其因庫爾德武裝問題與美國嫌隙加深,拉近與俄關係,戰略重點也從推翻巴沙爾政權轉向打擊庫爾德武裝,影響了美國在敘戰略的推進。

  最後,伊朗通過支持巴沙爾政府不斷加大在敘軍事部署,打通了從德黑蘭到地中海的“什葉派走廊”,對美國及其地區盟友沙特、以色列構成威脅。

  盡管遭遇挫折,美國在敘利亞不會善罷甘休。一方面,美國將通過支持庫爾德武裝並助其在敘利亞謀求自治,制衡俄羅斯、伊朗的影響力,維護自身利益;另一方面,美國將利用“化武問題”不時向敘政府發難,威脅對敘直接動武。

  海灣地區:矛盾持續激化

  特朗普上臺以來,一再威脅撕毀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的伊核問題全面協議。但此舉不僅未能讓伊朗屈服,而且引起美國盟友不滿。

  伊朗德黑蘭大學國際關係學家馬蘭迪認為,美國再次將其霸權置于國際法規之上,這種行為必將作繭自縛,不得人心。伊朗德黑蘭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穆罕默德·禮薩·巴霍爾達裏指出,如果美國撕毀伊核協議,將在中東産生連鎖效應,加劇地區局勢動蕩。

  美國和伊朗之間矛盾激化已經對伊拉克局勢産生影響。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納德胡姆·朱布裏認為,伊朗不斷擴大的影響力是美國在伊拉克面臨的主要挑戰,而且伊朗與俄羅斯、敘利亞在本地區聯係密切,而原來可以對伊朗發揮牽制作用的土耳其近來與美國關係不佳,這更讓美國感覺到自身利益受到重大挑戰。

  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6個成員國均是美國盟國,但雙方依然存在不少矛盾。首先,美國與海合會國家在敘利亞問題上立場存在差異。美國圖謀搞亂並控制敘利亞,而海合會國家則希望以一個由遜尼派掌控的政權取代巴沙爾政權;其次,海合會國家認為美國對待伊朗不夠強硬,關鍵時刻猶豫不決;再次,特朗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引起海合會國家民眾強烈憤慨,也讓6國政府在巴以問題上與美國拉開距離。

  此外,沙特主導的也門戰事使美國陷入被動。沙特原打算在也門速戰速決,但事與願違。這讓美國左右為難:欲助沙特,既無勝算,還可能陷入戰爭泥潭;置身事外,則可能進一步喪失盟國信任。(參與記者:施春、魏玉棟、程帥朋、趙悅、楊媛媛、楊元勇、鄭一晗、穆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44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