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控輟保學”攻堅戰:學習困難成義務教育階段輟學主因
2018-02-23 07:09:2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控輟保學”攻堅戰

  今年春節,孫靜超(化名)回到了河北老家。這次回來,他“洋氣”了不少,也不再擔心寒假作業和開學,每天和同樣務工回來的小夥伴吃飯、聚會、打遊戲……

  在這之前,孫靜超一心想離開父母和學校的管束,于是去年春節一過,當時讀初二的他便退學,跟著親戚去了河北保定。

  孫靜超或許還沒意識到,在這個階段輟學更像是一場放逐。當他將自己放逐在教育體係之外,未來的路並不平坦。

  所幸,目前像孫靜超這樣中途輟學的學生已大為減少。

  據了解,2017年,我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為93.8% ,比2016年提高了0.4個百分點。2017年我國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達到99.92%,初中階段毛入學率達104.0%,九年義務教育普及率已超過世界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準。

  但義務教育階段輟學現象在少數地區仍存在,進一步控制輟學率、真正做到“一個也不能少”,仍是一場攻堅戰。

  輟學多發生在初二、初三

  細究起當時為何輟學,孫靜超也説不出什麼具體原因,只是多次重復著“就是學不進去”“不想學”“沒意思”。

  孫靜超説,他自小學起學習成績就一般,上了初中後,更是聽不懂老師講課,成績也總在下遊徘徊,他還時不時打架鬥毆、偷溜出學校玩,“又學不到東西,還不如不上”。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義務教育處副處長陳文濤説,2006年以後,特別是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建立和“兩免一補”政策實施以來,小學輟學率一直穩定控制在1%以內,除個別地區外,初中輟學率也一直穩定控制在3%以內。

  但在一些貧困民族地區、邊遠山區仍不同程度上存在“輟學相對高發”現象。

  陳文濤説,近年來輟學的原因、輟學學生的年級都發生了明顯變化,因貧輟學和因遠輟學的學生比例逐步降低,因學習困難而輟學的學生已佔到大多數。

  2016年有關統計顯示,流失學生中因厭學或學習困難而輟學的佔60%以上,輟學學生主要集中在初二、初三年級。

  東北師范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院長鄔志輝分析,這些學生學習困難的原因較為復雜:一方面隨著農村學校布局調整,轉學、換老師等導致學習環境不穩定,不利于學生學習;另一方面,農村教育基本上模倣城鎮的教育模式,包括教材、教學方式等,這不一定適合農村學生,“教育是基于孩子們的生活經驗的,農村孩子並不完全具備城市背景,對學習內容的理解就會很困難”,而隨著初中學科增多和難度加大,學習困難的情況會比小學更為明顯。

  輟學務工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輟學後的學生往往走上了外出務工的路。

  自六年級輟學後,劉隆隆(化名)已打工8年,他在保定打過零工、在天津當過學徒,也吃過不少虧,還被人騙過不少錢。

  如果能重新選擇,劉隆隆説他願意上學,“至少能少吃些苦,少走些彎路”。劉隆隆覺得,如果當時能有人拉住他、阻止他,“或許就不是現在這樣子”。

  我國法律規定,學生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受到法律保護,父母或其他監護人無正當理由未送適齡少兒入學是違法行為。“但現在也有些父母對孩子輟學不反對。”某鄉鎮中學退休教師孫權印介紹,因為有些農村父母覺得供孩子上學就像一場賭博,“錢花了,孩子考上好大學了,就賭贏了;錢花了,考不上,把大人坑了,也把孩子坑了,房子蓋不起,媳婦娶不起……他們急著改變眼前的狀況,考慮不了那麼長遠。”

  中國教育科學院副研究員史亞娟説,輟學主要發生在老少邊窮地區、家庭經濟困難的孩子,如果這些學生再輟學,貧困就會代際傳遞,“即使這部分農村學生能夠進城務工,因為學歷低,學習崗位知識或者職業技能的能力差,只能從事簡單繁重的體力勞動,收入不高,沒有前途,在城市中很容易被邊緣化。”

  此外,史亞娟認為,義務教育階段輟學的學生年齡小,還沒有形成正確穩定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進入社會很容易受不良思想的影響,而成為問題兒童、問題少年。

  控輟保學有待建立長效機制

  為更好地開展義務教育控輟保學工作,國務院辦公廳于2017年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提高義務教育鞏固水準的通知》,指導各地完善控輟保學工作機制,針對學生輟學原因,因地制宜地採取有針對性的工作措施,落實政府及社會各方控輟保學責任,切實保障適齡兒童接受義務教育,確保實現到2020年全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5%的目標。

  陳文濤説,教育部啟動了學籍係統與國家人口庫的比對機制建設工作,同時會同民政部共同開展了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專項行動,共摸排輟學留守兒童1.88萬名,勸返復學1.77萬名。

  但一旦學生鐵了心輟學,勸返復學並非易事。

  一位初中輟學生的母親向記者反映,她最初聽説兒子不上學時先是苦口婆心地勸,勸説無果就一頓痛打,但沒想到“孩子把自己反鎖在屋裏,兩天不吃不喝”,最後她也沒轍,便任他打工去了。對此,鄔志輝建議父母平日應多關注孩子在學校的不良體驗,包括學習困難、打架等,“孩子有這種不良體驗不太會主動跟家長説,家長應該主動多去了解,多和老師溝通”。

  在史亞娟看來,“目前來看,全國很多的村小和教學點教學品質明顯低于中心校,不少村小和教學點的學生進入中心校學習後成績差,跟不上,帶來輟學的隱患”。她認為,對于學習困難的學生應該建立幫扶機制,通過教師的個別輔導、學習小組的同伴支援等,幫助他們提高學習成績。

  鄔志輝也認為,學校和老師在控輟保學上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學校可以在義務教育階段的課程中加入些職業技能等學生感興趣的課程,增加他們的學習積極性。

  陳文濤説,教育部將推動各地建立長效機制,完善輟學學生行政督促復學機制、入學聯控聯保工作機制、控輟保學動態監測機制、督導檢查機制和考核問責機制。同時,還將推動各地把幫扶政策“精準化”,因地、因家、因人施策。重點是通過提升農村學校教育品質、因地制宜促進農村初中普職教育融合、建立健全學習困難學生幫扶制度等措施,解決好學生厭學問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243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