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00後”成年:成長是一個又遺憾又驚喜的過程|新青年·王源
2018-02-19 08:28:57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年到來,

第一批“00後”成年。

“小鮮肉”們告別年少,

在各個領域裏嶄露頭角,

成為引領未來的新青年。

但迅猛崛起的同時,

他們身上也被貼滿標簽,

“二次元”“宅腐”“早熟”“熊孩子”

 ……

王源是其中一員,

當他站上聯合國講臺代表中國青年發聲,

被《時代》周刊評為全球影響力青少年時,

很多人會問:

為什麼是他?

從成名到成為巨星,

他一路跌跌撞撞,

經歷著同齡人都有的青春,

困惑,選擇,改變,成長。

“成長,是一個又遺憾又驚喜的過程。”

“新青年”第8期

邀請到“00後”標桿人物

王源

講述他的理想、責任與擔當

 

演講實錄

新青年,我準備好了!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王源。

17歲,經歷過很多不同的風景,

有了很多奇妙的經歷,

無論好壞,已然成為風景。

而我路過的那些風景,

只為了向更美好的地方前進。

17歲,是一個很棒的節點,

有些少年的青稚,

也有些果敢與衝動。

很高興我在嘈雜、繁忙中過了幾年,

依舊那麼喜歡音樂,

也很慶幸我能抓住轉瞬而逝的靈感。

2018年,我將迎來18歲生日,

即使對我自己而言,

 也會不時問自己:

王源,你為自己的18歲準備好了嗎?

這世上沒有什麼無盡平坦的路,

只有認真走路的人。

但我也不想否認,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

隨著年紀的增長,

去了很多的地方,

見了很多的人,

看著形形色色的人,

和我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

我漸漸覺得,

命運對我有所偏愛。

我很喜歡一句話:

 “命運所有的饋贈,都已經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我覺得一個人有多幸運,

就必須有多努力多奉獻,

才能付得起他的價格。

2018年我將迎來18歲生日,

即將跨入成人世界。

我該怎麼迎接自己的18歲,

才能不辜負青春好時光,

不辜負親人、朋友、粉絲,

不辜負于時代國家呢?

我要繼續學習,繼續創作,

用更多優秀的作品回饋支持者;

從《青春修煉手冊》到《十七》,

我的音樂之路會一直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我還想要把源公益專項基金做得更好 ,

讓更多人得到幫助,

讓我的愛心匯聚到更多人的愛心,

讓更大的正能量得到傳播。

18歲將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告別,

也是我們人生中第一次送別,

送別年少的自己。

長大,意味著更多的責任和承擔,

所以,我不得不送別過去的年少,

少年的青澀、少年的任性、少年的自由,

成為一名新青年。

我們中國有兩億七千八百萬青年人,

我們每一個青年都勇于奮鬥,

 這社會就是一個活力四射的社會;

我們每個青年人都做一點善事,

這國家就是一個善行普施的國家;

我們每一個青年人都充滿自信,

這個民族就是一個偉大而自信的民族。

我堅信青年的力量可以改變世界,

青年的思想可以改變未來。

我是新青年王源,

 我的18歲,

我準備好了!

 

長大,意味著要承擔更多責任;

所以,不得不送別過去的年少。

告別少年的青澀,

告別少年的任性,

告別少年的自由,

成為一名新青年。

新青年對話·王源

 

訪談實錄

  大家好,我是王源。

  在2018到來之際,我在這裏祝大家,新年快樂,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問:如何看待代表作《17》?

  答:把自己前17年經歷過的一些事情和一些感受寫成了一首歌。

  《17》這整首歌,每一句在我心裏都有一個意思,每一句都是對應一個畫面,對應一個事件的。其實中心思想就是,不管是以前的開心也好,難過也好,現在都把它摒棄掉。向前看,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真的很認真地在做這首歌,因為我寫詞的時候稍微有點偏執,寫了很多遍,每一遍不好會完全刪掉,從頭開始寫,最後寫到這裏。

  我比較喜歡看樂評人的評論,能真正地説出哪裏好哪裏不好,讓我從中吸取到教訓,得到一些東西。

  第一版《17》跟現在完全不一樣,在那個時候我就把自己真正定義為一個歌手,用自己的聲音來打動別人。

  問:成長過程中,如何面對質疑?

  答:有時候真的是令我特別生氣,因為我覺得,在自己不該軟弱的時候,一定不要軟弱,要勇敢地站出來,所以有時候就會有暴脾氣。

  我最開始被人家非議,被人家負面評論的時候,我也很難過很生氣。有些網友真的可以顛倒黑白,明明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從他口裏説出來就像真的發生過一樣,然後大家也會去相信他,但其實在我這裏是真的沒有。

  後來我就慢慢地看淡了,時間會展示出一切事情的真相。

  但如果是我自己做的不太好的地方,你説的對了,我這裏不好那我會改進。

  我聽過一句話:“人的成長,是一個從感性到麻木的過程。”

  面對這種聲音,不得不迫使自己變得麻木。但是對于一些正面的事情,我會變得越來越溫暖,因為受到了社會這麼多的關注和關愛,所以對人對社會上面,我會變得越來越溫暖,越來越感性。

  問:與同齡人相比,成名讓你有什麼不同?

  答:我甚至想過晚一點再做藝人這件事,進入了娛樂圈,認識了很多真正幫助我、真正對我好的人,然後也找到了一些愛好,比如説音樂,比如説有時候遇到好的角色可以演。

  但是遺失掉了和同學的相處。可能因為沒有時間,在這一路上丟失了一些朋友。

  對家裏其實會有一些愧疚,和家裏人團聚的時間很少。因為我這個年紀,正是該陪在家裏人身邊的。所以我現在會用一些很笨拙的方式去彌補,比方説給家裏人買東西什麼的。但其實有時候買多少東西,都遠遠比不上陪家裏人吃一頓飯能讓他們開心。現在只能用這種方法,用物質來彌補他們。

  我覺得自己現在的年紀,正是應該在學校學習知識的時候。我覺得現在,自己的文化儲備不足,是一個比較沒有底蘊、沒有厚度的一個人。

  所以説我希望如果能夠再多學習幾年,讓自己變得更加豐富,談吐更加文雅,更有學識,再進入這個行業,可能會讓自己更加安心、踏實一點。

  問:是什麼讓“00後”開始做公益?

  答:在參加一個公益活動時,當時我記得特別清楚,有一個老人,當時我把他扶進去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渾身抽搐,眼睛翻白,站不住要往後倒了。然後就找來擔架,直接就往醫院最重的急診室推。

  在那段路上,我真的覺得是在跟死神賽跑。當時我也沒有很害怕,就是很急。我在想,如果當時有什麼不幸的話怎麼辦,我會很自責的。

  就是那一次,對我心理震撼是挺大的。

  我覺得現在做公益其實是正好,一個是自己心裏所想,因為受到社會這麼多的關注和關愛,我覺得我要想一點辦法能夠回饋社會,這是我的一個初衷。

  第二個是我現在受到很多人關注,我覺得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如果能夠借助這個力量讓更多人知道我在做公益,讓更多人加入進來一起做公益,在這股力量推動下,會越來越好的。

  所以我覺得做公益,在這個時候是恰當的。

  問:迎來18歲,你準備好了嗎?

  答:我覺得人就是要成長的,不管做什麼樣的行業,是什麼樣的人,都是要成長的。

  成長是一個令人又遺憾又驚喜的過程。但是其實在生活中,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保留一些當前年齡獨有的特質。

  其實我覺得對自己蠻滿意的,因為有時候我也像同學一樣貪玩,有時候也有點小調皮和叛逆。我覺得身上能夠保留這些特質,我還是挺開心的。

  隨著成長,你可能會看到自己一點點地失去一些東西,但是你在成長的過程中,又可以一點點地得到一些東西。但是我現在挺想讓大家看到我的成長的。可能因為小時候組合唱“左手右手”什麼的,標簽對人家印象太深刻了。

  所以現在我就是在用自己的努力告訴大家,我王源是在成長,我真正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在幫助社會,我在變得越來越好。

  可能在我的年紀,身上會有一些標簽,比如叛逆,就比如説人家要怎麼樣,我非不要這樣,就是一種叛逆。但是我覺得我是提早進入了社會,所以説我有些事情能收的就會收。我自己的原則就是“圓中有方,方中有圓”,就是待人要溫和,然後柔和,要就是稍微,不能説圓滑,待人要親近親和一點,但是自己的內心的秉性是不能被掩蓋掉的。

  有一些鋒芒,比如説別人讓我很生氣,需要吵架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可以收住,這就是磨滅了我的鋒芒。在這個時候完全可以自己把它壓抑掉,那這就是我的成長。

  問:去聯合國,是種什麼體驗?

  答:因為當時自己前面擺的牌子是“中國”,真的是很緊張,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就是希望一定不要出錯,最後把稿子給念下來,那一刻就如釋重負。

  其實我不太夠格去代表國家發聲。但是我覺得,我是作為一個青年,作為我這個年齡的一個代表,去發表我關于我這個年齡的聲音,我覺得僅僅是這樣而已。

  我還是希望能把想法準確地傳達出去,所以説我覺得那一次,我做到了“準確傳達者”這樣一個身份。

  問:想對青年人説些什麼?

  答:我要説的其實和你們媽媽説的一樣,你們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管在學習還是在工作中,身體是第一位的,要好好吃飯,不要太累,我和你們的媽媽一樣擔心你們。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不容易,

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幸運。

在這個富裕的年代裏,

互聯網不等于不必吃苦,

智能手機不代表玩物喪志。

我們曾經或許就是他們,

他們也許終將成為我們。

給“00後”多一些包容,

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

打開這扇新時代大門,

才是新青年的打開方式。

“新青年YouthTalks”

新華社創新項目

分享新時代的青年故事

— 新華社新青年工作室出品 —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亞娟 陳淑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3281298137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