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氣主播與平臺為何頻頻翻臉
2018-02-12 09:10:0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主播自曝被直播平臺“欠薪”百萬 平臺直接起訴索賠千萬 專家稱應警惕平臺間惡意競爭

  人氣主播與平臺為何頻頻翻臉

  有業內人士表示,對于遊戲直播公司,最關鍵的資源就是“主播”,而最不穩定的因素也是“主播”。作為稀缺資源,這些具有明星效應的主播簽約哪個平臺,他們的粉絲就隨之涌入哪個平臺,為平臺帶來流量、打賞等,流量既會吸引廣告商,又是投資人最看重的數據之一,因而平臺往往願意花重金簽約主播,並要求“獨家”。不過,主播的頻繁跳槽也成為不穩定因素,主播由于抬高身價等原因擅自跳槽並非新鮮事。

  近日,3名遊戲主播相繼接到鬥魚平臺的起訴,被要求賠償共9000萬元的款項。據了解,ID分別為“蛇哥”、“韋神”、“sy是個萌妹”的三名主播,在與鬥魚的獨家合作協議未到期,就在虎牙、企鵝電競等平臺進行直播。主播給出的解釋是由于鬥魚欠薪等原因,鬥魚方面則表示,欠薪純屬謠言,已按期分別向他們支付合同款項。目前,這幾起案件已被法院立案受理。

  事發

  人氣主播突然爆料鬥魚欠薪800萬

  今年1月26日,前鬥魚人氣主播蛇哥發布微博稱,“截止到我簽訂合約至今已經4個多月了,某魚4個月拖欠我工資總計約800萬元!(魚丸貴族提成並未算在內)”。其中的“某魚”即指鬥魚直播平臺,同時,蛇哥稱鬥魚方面強行更改合同期限,“當初9月簽訂的合同期限為一年。在某魚直播後強行更改為5年。”蛇哥稱,因此“會停止在某魚的直播,並且會嘗試通過法律的途徑為自己維權。”

  蛇哥表示,離開鬥魚還有另一原因:關于網上流傳蛇哥“開挂”一事,鬥魚方面對其“線下自證”的處理方式令他感到不滿。“原視頻是某魚錄播有嚴重抽幀現象,並且非常巧合的是同時有多家媒體炒作造謠這一視頻,並且本人受到大量水軍攻擊與抹黑……我長期對某魚處理外挂事件的應對方式有著極大的意見和分歧。”2月1日,蛇哥到另一直播平臺企鵝電競進行第二次“線下自證”,以此來證明自己並未“開挂”。

  蛇哥在鬥魚擁有472萬熱度,屬于鬥魚的“大V”。2017年9月24日,蛇哥從虎牙跳槽到鬥魚。9月22日,鬥魚直播的官微就為蛇哥的進駐造勢,“9月24日直播界鬼才將率領百萬大軍強勢入駐鬥魚!你能猜到他是誰嗎?”在評論中,鬥魚認可了粉絲猜測的蛇哥。24日,蛇哥尚未開播,粉絲就開始刷屏送禮物,蛇哥直接登入鬥魚禮物榜第九名,首場直播線上觀看人數超116萬。

  不過,時隔4個月,蛇哥便再次離開鬥魚平臺。其粉絲則表示“百萬蛇家軍誓死追隨蛇哥”、“蛇哥去哪我去哪”。

  響應

  跳槽主播也向鬥魚“討薪”百萬

  幾乎與此同時,另一高人氣主播韋神也發布了類似微博,稱“從9月16日與某魚簽訂合同,直播至12月6日。至今都沒有收到任何來自某魚一分錢工資、禮物,以及廣告費用。某魚3個月拖欠我工資總計約369萬元(魚丸貴族提成並未算在內)”。同時,韋神表示將離開鬥魚。

  此前在1月14日,鬥魚人氣主播“sy是個萌妹”在剛剛拿到鬥魚盛典頒發的“優秀主播”獎項後,突然宣布跳槽虎牙,令許多網友大吃一驚。在直播節目中談及跳槽原因時,他表示:“來虎牙之前,鬥魚給我開虎牙多兩倍的底薪,但我還是來虎牙了。不是因為錢多才跳平臺的,是因為某些主播不好好直播,開了挂還請水軍帶彈幕節奏搞人,噁心競爭,不太喜歡這樣的氣氛。”同時,“sy是個萌妹”在微博中也對蛇哥、韋神的“討薪”表示支援。

  反駁

  鬥魚稱不存在任何違約行為

  不過,對于蛇哥的欠薪、自證等説法,有鬥魚內部人士表示,這實際上是蛇哥為了給自己的跳槽“洗白”。

  鬥魚一位超管稱,蛇哥這幾次發聲是一次有準備有預謀的洗白事件,其計劃大概是:第一步:借“欠薪”吸引充足的關注與話題,站在輿論的最高點為後續即將曝光的“洗白和跳槽”預埋,並拉攏眾多主播為自己站臺;第二步:借鬥魚視頻“抽軸”一事為自己的無辜及後續的“洗白行動”預埋;第三步:借所謂的“公布在某魚經歷”的真相再次吸引關注;第四步:正題開始,宣布自己即將進行線下自證,並@眾多直播平臺為自己提供一個直播環境,幫自己已簽約的幕後平臺打掩護;最後,選擇企鵝電競作為自證直播平臺,引導輿論認為他行得正做得直,並宣布簽約該平臺。

  對于韋神的微博,鬥魚方面回應表示,“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蓄意抹黑行動”,並稱蛇哥和韋神的微博“歪曲事實、充滿敵意、捏造‘欠薪’誤導網友”。鬥魚表示,根據雙方協議約定鬥魚已向蛇哥足額支付相關費用,不存在任何違約行為;根據鬥魚虛擬禮物結算規定及雙方協議,鬥魚根據主播申請按時結算禮物收益,蛇哥至今尚未提起禮物結算申請,鬥魚也不存在任何違約行為。

  鬥魚表示,平臺獨家簽約主播“sy是個萌妹”公然宣布跳槽至虎牙直播,令鬥魚倍感震驚。“鬥魚自2016年6月和sy簽署獨家解説協議後,已多次提高合作金額,且給予大量資源為其進行宣傳推廣,且雙方協議有效期至2021年。合作期間鬥魚已經完全適格履行合同義務,sy單方終止協議在第三方平臺直播的行為構成了嚴重違約,我們將追責到底。除此之外,鬥魚將正式封禁其直播間,並永久斷絕與其相關的一切合作關係。”

  應對

  三位主播被鬥魚起訴索賠近9000萬

  2月3日,鬥魚發布《關于鬥魚追責曹海(蛇哥colin_)違約及侵權的法律聲明》,聲明稱已分別以“侵犯商譽”和“單方違約”兩項行為起訴蛇哥,主張分別賠償共計4000萬元的損失。鬥魚表示,已于1月29日就其侵害商譽的行為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蛇哥賠償鬥魚損失1000萬元並賠禮道歉。同時鬥魚表示,蛇哥和鬥魚簽署獨家合作協議,約定5年合同期限內在鬥魚平臺獨家直播,蛇哥單方面違約,擅自到企鵝電競進行直播,其行為嚴重違反了雙方協議約定,已起訴要求蛇哥賠償3000萬元。目前,兩起案件已被法院受理。

  5日,鬥魚再發布《鬥魚對韋朕(韋神)、許雷(sy是個萌妹)違約跳槽的追責聲明》,稱已就兩位的違約行為訴至法院,分別要求賠償3000萬元和1392萬元。鬥魚方面稱,韋神和鬥魚于2017年9月17日簽署獨家合作協議,約定在鬥魚平臺獨家直播,自協議簽署後,鬥魚一直適格履行雙方協議,然而韋朕自2017年12月7日起到虎牙直播平臺進行直播,並在微博等平臺發布鬥魚欠薪的不實言論,其行為嚴重違反了雙方協議約定,鬥魚已就其違約行為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韋朕賠償3000萬元,目前該案件已在武漢中院立案。

  “sy是個萌妹”和鬥魚于2017年12月5日簽署獨家合作協議,約定在鬥魚平臺獨家直播,鬥魚已依照約定通過其經紀公司向許雷支付了192萬元的合同款項,然而許雷自2018年1月15日起到虎牙直播平臺進行直播,並在微博平臺發布鬥魚欠薪的不實言論,其行為嚴重違反了雙方協議約定,鬥魚已就其違約行為提起了違約訴訟,要求許雷賠償1392萬元。目前,案件已被法院立案受理。

  追訪

  “只要簽字了我們一定買單”

  鬥魚方面認為部分主播的“欠薪説”傷害了鬥魚的形象,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他們繼續歪曲事實詆毀鬥魚,散布欠薪等不實言論,鬥魚將進一步追究其誹謗等刑事責任。

  據悉,目前韋神、許雷已經簽約虎牙平臺。虎牙方面對北青報記者表示,目前虎牙直播一直保持很穩健的發展勢頭,有一整套成熟的主播培養體係為平臺輸送血液,虎牙一直認為培養新的主播才是對行業有整體貢獻的。作為一個開放的直播平臺,虎牙也不排斥外部的優秀主播加入,而且虎牙對主播最大的承諾就是不欠薪,不賴賬,“只要簽字了我們一定買單”。

  聚焦

  被索賠千萬的主播到底掙多少

  不難看出,主播們的欠薪官司往往與跳槽有關。有業內人士表示,根本原因還是目前優質主播稀缺,各個平臺為了搶主播,不斷開出高薪,主播也就被越來越高的待遇吸引走了。

  直播業務有多火爆、多賺錢?前不久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止到2017年12月,中國遊戲直播用戶規模達到2.24億,佔網民總體的29.0%。如此龐大的遊戲直播用戶帶來行業繁榮。上市企業包括陌陌、YY等直播業務營收同比增長較快,而未上市的企業包括虎牙、鬥魚等先後完成了新一輪融資,且融資金額均超過億元。

  除了融資之外,網友的打賞、禮物、廣告等提成也足夠高。根據蛇哥公布的數字來看,平臺主播的收入由平臺合作費、禮物收入、廣告等方面組成,對于人氣主播來説,每月每項收入都在數十萬元。蛇哥公布的數字是,4個月時間,禮物總收入稅前約800萬元(本人分成稅前約400萬元),廣告總收入約350萬元(本人分成稅前165萬元)。也就是説,平臺每月在這一名主播直播節目中的禮物抽成、廣告的總收入在稅前150萬元左右。

  而在直播平臺上,這樣的主播並不少。北青報記者看到,在鬥魚的“主播粉絲榜”上顯示,親密度最高的主播一周拿到695萬親密度,按照1魚翅(約1元人民幣)=10親密度來算,該主播一周禮物收入達到近70萬元人民幣;排名第二、第三的主播,由此推算其一周禮物收入分別為52萬元、40萬元。榜單顯示,排名前十的主播,其親密度最少都在166萬以上,也就是説,一周的禮物收入超過16萬元。實際上,每個粉絲贈送禮物每天産生的親密度是有上限的,因此,實際禮物收入或超過該數字。

  而在鬥魚的“土豪實力榜”上,展示了用戶對熱門主播的贈送值。其中周貢獻榜上,排名第一位的用戶一周貢獻391.1萬,第二名貢獻133.2萬,第三名貢獻112.3萬。根據鬥魚1元人民幣禮物帶來10貢獻值的規則,該用戶每周打賞最高金額近40萬元,平均一天5萬多元。人氣主播帶來的可觀收益,使得平臺願意給主播開出高價。

  分析

  “明星主播”稀缺導致跳槽頻繁

  有業內人士表示,對于遊戲直播公司,最關鍵的資源就是“主播”,而最不穩定的因素也是“主播”。作為稀缺資源,這些具有明星效應的主播簽約哪個平臺,他們的粉絲就隨之涌入哪個平臺,為平臺帶來流量、打賞等,流量既會吸引廣告商,又是投資人最看重的數據之一,因而平臺往往願意花重金簽約主播,並要求“獨家”。不過,主播的頻繁跳槽也成為不穩定因素,主播由于抬高身價等原因擅自跳槽並非新鮮事。

  鬥魚方面對北青報記者表示,頻繁挖角或許能在短時間內迅速擴大流量和用戶基數,但如何留下這些用戶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是,主播身價被惡意哄抬,並不利于行業的良性競爭發展。專家表示,應該警惕平臺之間用不正當手段互相挖角。

  有消息稱,鬥魚、虎牙等平臺近期或有融資、上市計劃,對于旗下主播日漸強化的管理和激烈競爭也是為下一步資本市場做準備。不過,雙方都沒有對上市及下一步的融資計劃作出回應。(文/記者 溫婧)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橋衛士”
嘉陵江上“橋衛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40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