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上春樹:用故事的力量對抗“歪曲歷史”
2018-02-09 20:42:4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東京2月9日電(天下人物)村上春樹:用故事的力量對抗“歪曲歷史”

  新華社記者楊汀 馬崢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新作《刺殺騎士團長》的簡體中文版日前開啟預售,線上線下反響熱烈。這部作品直面南京大屠殺等日本歷史陰暗面,剖析時代洪流中的多重人性。

  從沉浸在個人世界中的敘述者,到入世的思考者,村上的轉變並非突如其來,而是一種自然的延續。

  對抗“歪曲歷史”

  去年4月,極少在媒體露面的村上春樹站到聚光燈下,就新作《刺殺騎士團長》接受日本媒體聯合採訪。

  同年2月,村上時隔7年推出的長篇小説《刺殺騎士團長》問世,書中提到日本侵華戰爭等歷史事件,並因“承認南京大屠殺”遭到右翼勢力和極端網民圍攻,右翼攻擊村上撰寫該作品“是為了討好中國”“為了得諾貝爾文學獎”。對此,村上在採訪中強調,他希望用講故事來對抗“歪曲歷史”。

  “歷史對于國家來説是集體性記憶,將其視為過去的東西試圖忘記,或者涂改,都是錯誤的,必須與之對抗。小説家可以用‘講故事’這一形式來對抗。我相信故事的力量。”

  村上究竟是在怎樣的語境下提及南京大屠殺的?記者閱讀原文發現,書中主人公“我”在探尋一幅藏在閣樓裏的畫中隱藏的真相過程中,與鄰居談起該畫作者雨宮具彥及其弟弟在20世紀30年代的經歷。對話中,村上借鄰居之口寫到,1938年前後,發生了幾件對日本而言是“致命的,導致崩潰的、無法回頭的事”,包括盧溝橋事件和南京大屠殺。

  “是的。就是世間所説的南京大屠殺。日本在激戰之後佔領南京城,並在那裏殺害了很多人。既有交戰中的殺人,也有戰鬥結束之後的殺戮。日軍無暇管理俘虜,殺害了大部分投降的士兵和平民。”書中説。

  村上借小説中人物的對話表達了對南京大屠殺的看法,指出除了戰爭傷亡,日軍還大量屠殺了平民,這就是問題的本質。

  研究日本文學的武漢大學學者李聖傑認為,村上作品中對社會和歷史問題的關注是一個發展和延續的過程。在早期作品中,村上基本沉浸在個人世界中,但1995年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令他大為震動,此後的作品更注重社會性。這在《1Q84》等近年作品中都有體現,也觸碰了日本社會一些禁區。村上這部新作提到歷史問題,是這種關注和思考的延續,而絕不像日本右翼所説的那樣,是突然轉型或為了得諾貝爾文學獎。

  “酷酷”的人氣作家

  村上極為低調,絕少接受媒體採訪。據説,連母校早稻田大學邀請他演講也未能如願。但村上作品的人氣不言而喻。從1979年發表的處女作《且聽風吟》開始,他的作品通過刻畫都市人的疏離感和孤獨感,在海內外讀者、尤其是年輕人中喚起共鳴。相關資料顯示,村上作品在全球已被翻譯成50多種語言。

  10年前,日本華文文學筆會理事王海藍對中國22所高校3000名學生做過一份問卷調查。結果顯示,9成受訪學生表示“聽説過村上春樹”,超過半數回答“閱讀過村上作品”,特別是《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等受到追捧。

  在亞洲不少國家,“村上熱”是一種都市文化現象。東京新宿有一家爵士酒吧因為曾出現在《挪威的森林》中,經常有海外粉絲前來尋訪。

  在這間酒吧工作20年的店長中平壘説,因《挪威的森林》尋訪而至的亞洲其他國家客人甚至多過日本客人。這些尋訪客人一般會點小説中人物綠子常點的一款名為“伏特加湯力”的雞尾酒,“我應該是全日本調制伏特加湯力最多的人”。

  村上曾在東京千馱谷區的某個社區經營爵士酒吧“彼得貓”,這間酒吧如今已成為村上文學愛好者的“朝聖地”之一。社區制定了尋訪村上足跡的路線圖,包括“彼得貓”舊址、收藏村上簽名作品的書店、為村上理發10年的店面,以及《且聽風吟》中提到的地點等。

  社區工會負責人大谷英利告訴記者,經常有村上粉絲拿著地圖和書來詢問這些地方,所以他們幹脆制作了路線圖。

  在這處社區的4年裏,村上一邊經營酒吧,寫下了《且聽風吟》《1973年的彈子球》和《尋羊冒險記》這三部被視為其創作“基石”的作品。

  大谷説,村上後來並沒有回過這裏,也沒有聯係過他們,“村上先生就是這麼酷的一個人”。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平昌冬奧會開幕式舉行
平昌冬奧會開幕式舉行
江西峽江:絲糖飄香年味濃
江西峽江:絲糖飄香年味濃
朝鮮藝術團在韓國舉行首場演出
朝鮮藝術團在韓國舉行首場演出
西安大明宮上演3D光影秀
西安大明宮上演3D光影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5471112239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