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內蒙古退伍狙擊手專拍草原狼蒙古馬 用鏡頭呼吁環保
2018-02-08 13:43:14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內蒙古退伍狙擊手專拍草原狼蒙古馬 用鏡頭呼吁環保

內蒙古退伍狙擊手專拍草原狼蒙古馬用鏡頭呼吁環保

  圖為“全副武裝”的高玉江。本人供圖

  “狼團結、忠誠,有組織有紀律,而且等級意識很強。”跟草原狼“親密”接觸了幾年後,高玉江這樣總結道。

  高玉江有著一副高大的身材,但性格卻很靦腆,接受採訪時,他甚至喝了2兩草原白(當地的一種烈酒)來緩解內心的緊張。

  1986年,高玉江出生在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一個軍人家庭裏,18歲時他選擇了參軍。在部隊裏,他種過地、喂過豬、修過路、蓋過樓,並且還以優異的成績被選入特種部隊擔任狙擊手。

  圖為高玉江的攝影作品。本人供圖

  圖為高玉江拍攝的蒙古馬群。本人供圖

  復員那一年高玉江剛滿20歲,回到地方後做了5年協警。2011年,他辭去協警工作,進入內蒙古電力培訓中心。“那時每月只有800塊錢生活費,放學後同學們都去網吧,我沒有多余的錢,就拿著一臺傻瓜相機在街頭溜達,邊走邊拍。”慢慢的,高玉江對攝影産生了濃厚的興趣。

  周末的清晨,室友還在呼呼大睡時,高玉江就背著相機出發了,早晨6點鐘出門,晚上10點鐘才回來。

  剛開始,呼和浩特市大青山裏的小動物是他最鐘愛的“模特”,為了拍到小動物覓食的一瞬間,他經常要在一個地方呆幾個小時。“好幾次遇到了蛇,開始會嚇出一身冷汗,後來就見怪不怪了。”

  高玉江告訴記者,有時也覺得攝影枯燥,但部隊裏磨練的意志讓他堅持了下來。

  2013年,高玉江進入了錫林郭勒盟電業局工作。變電站的工作性質是上5天班休息10天。不上班的日子裏,他就帶著相機走40多公裏去拍攝,每天只睡4個小時。

  深冬的錫林郭勒大草原一眼望去白雪茫茫,在-30℃的低溫下,高玉江拉開長焦鏡頭,在雪地裏一呆就是幾個小時,等待群狼和蒙古馬成群結隊經過時,他會將最有意義的瞬間定格。

  高玉江告訴記者,有時候群狼會發現他,他就得立即遠遠躲開。但這並不代表放棄,他會想盡辦法隱藏自己的身形追趕著狼群的行蹤,直到拍到滿意的照片為止。

  寒冬裏,高玉江拍到了難得一見的草原狼群圍獵、對峙、戀愛等珍貴場景,並用鏡頭記錄了狼群棲息、覓食、嬉戲、憤怒、求偶的各個細節;酷夏中,蒙古馬奔跑時的矯健身姿、涉水而來的歡欣模樣,也一一被他定格。

  令高玉江印象最深的是,在幾次拍攝過程中,他不慎摔倒,眼看馬群就要從他身上飛奔而過,但頭馬發現他後,就帶著後面的馬匹繞道而行,也有後面的馬因閃躲不及,在即將要踩到他的一瞬間改變落蹄的角度,導致它們自己重重摔倒在地。

  “動物的這種善良讓我很長時間都難以釋懷,當一些人追趕它們、或者會用一些手段傷害它們時,它們卻不會傷害人類。”高玉江説。

  圖為高玉江拍攝到的黑狼。本人供圖

  圖為高玉江拍攝的草原狼捕獵。本人供圖

  5年時間,高玉江為草原狼拍攝了近6萬張照片,為蒙古馬拍攝超過10萬張,加上民俗、文化、牧人的照片,總量達到近20萬張。

  “如果不是因為真摯而狂熱的喜愛,如果不是因為與生俱來的愛好和理解,我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能夠使他在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堅持了這麼久,來做這樣一件長期不被人所理解的事情。”同事郭靜芳這樣評價高玉江。

  “我希望用鏡頭來記錄草原的故事和生靈,用照片來展現草原的文化和習俗,用影像來喚起人們熱愛環境的意識。讓草原屏障得以保護,讓瀕危滅絕的物種得以生存、繁衍,讓脆弱的生態環境得以恢復,人、動物、生態和諧共融。”高玉江説。(作者 張林虎)

+1
【糾錯】 責任編輯: 龔 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086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