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童被拐27年 麻城警方通過DNA比對找到其親生父母
2018-02-08 09:12:41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7年前,他被賣了1000塊錢

  經過DNA比對,曹進城找到了親生父母,曹先金夫婦尋回了苦苦思念的兒子

  上:母子相擁;中:賀客盈門;下:記者(左一)與曹先金一家

  “你兒子曹進城找到了,12月18號回來!”2017年12月17日晚,55歲的曹先金和妻子陳紹榮忽然接到警方的電話通知。

  放下電話,夫妻倆愣在那裏,不敢相信這從天而降的喜訊。而後,陳紹榮像遭電擊一般,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聽到兒媳的哭聲,正在樓上看電視的曹先金的母親慌慌張張跑下來。得知這一喜訊,老人家抱著兒媳跟著哭。對曹家人來説,這一天,這一刻,實在等得太久太久了。

  27年前,曹家的二兒子曹進城被拐,從此失蹤。如今,曹進城終于要回家了。

  骨肉相見喜極而泣

  2017年12月19日淩晨,曹先金和陳紹榮便起床忙碌起來。曹家居住的湖北省麻城市龍池橋辦事處陵園社區也沉浸在濃厚的喜慶氣氛中,一條紅地毯從曹先金家門口鋪過整條巷子,一直延伸到巷外的主幹道上。巷子裏挂著“萬分感謝黨和政府”“喜迎兒子回家”的橫幅,展示著曹家人無比激動的心情。

  上午10點半,鞭炮齊鳴,在眾人焦灼的等待與期盼中,一位特別的“客人”在麻城市公安局技術室主任陳向陽、刑偵隊長胡剛的陪伴下,踩著紅地毯,穿過人群,大步往曹家院子走去。

  這位身高1米78、濃眉大眼,喉結處有一枚黑色胎記的小夥子剛進大門,就被曹先金、陳紹榮、他們的長子、女兒,還有78歲高齡的曹奶奶緊緊圍住。

  “兒呀,你可回家了!”陳紹榮抱著兒子失聲痛哭。“媽媽、爸爸……”曹進城也聲音哽咽。陳紹榮滿臉淚水,捧著兒子的臉看了又看,喃喃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伢呀,你回來了,你爺爺終于可以閉上眼睛了。”曹奶奶見到孫子,顫巍巍地伸出手緊緊抓著他,像是生怕一松手孫子又跑丟了。老人説,幾年前,曹進城的爺爺臨終時一再交待家人要找回孫子曹進城,去世時眼睛都沒閉上。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可以見到弟弟。”曹進城的大哥曹進波説自己倣佛剛從噩夢中醒來。這些年,他一直活在愧疚裏,總覺得當年是自己不小心弄丟了弟弟。在廈門打工的他這次專門請假坐飛機趕回麻城,等著弟弟回家。

  曹進城回來這天,他的舅舅、舅媽、堂兄堂弟、堂姐堂妹、表兄表姐都來了,親戚朋友見證了這個家庭團圓的時刻。從路口到曹先金家,上百名附近居民擠在小巷裏,看著曹進城回家,不少人邊鼓掌邊掉淚。

  兩天後的12月21日,當記者走進曹先金家所在小巷時,看著風中飄揚的大紅橫幅和滿地的鞭炮碎屑,仍然能強烈感受到當時曹家人迎接兒子的激動,感受到這家人團圓的不易。

  兩歲男童家門口被拐

  1990年11月7日,是曹先金一家刻骨銘心的日子。雖然已過去整整27年,但曹先金、陳紹榮夫婦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他們兩歲的小兒子曹進城失蹤了。

  那天上午10點多,曹先金4歲的大兒子曹進波和鄰居家男孩何雙林用小推車推著曹進城在家門口附近玩耍。這時,一個60歲左右的男子上前抱起曹進城,對那兩個孩子説:“我把他抱到你家大人那裏去,你們在這裏玩。”説完,便將曹進城抱走了。兩個還不懂事的孩子完全意識不到事情的嚴重性,直到玩累了,才推著空車回家。

  陳紹榮在家裏忙著照顧出生剛兩個月的女兒,見曹進波獨自回家,大驚失色。得知曹進城被陌生人抱走,曹家立即報了警,並在麻城市區到處尋找。接到報警後,麻城警方也立即安排警力全城搜尋。

  警方和曹先金一家及其親朋好友找遍了整個麻城,仍不見曹進城的蹤影。當時,曹先金在麻城開著一個小店,專門替人加工門窗,每月收入可觀。兒子被拐後,他停下所有工作,從麻城找到黃岡,從黃岡找到武漢,輾轉安徽、河南等地,每次都失望而歸。

  “不管花多大代價,都必須找到兒子!”盡管希望渺茫,曹先金夫婦卻從沒想過放棄。

  兒子失蹤後,曹先金和陳紹榮先後兩次到當地公安局採集DNA血樣,曹進城的相關資訊也上傳到全國失蹤人口庫。幾年前,曹家開始上網尋親,還在“寶貝回家”網上作了登記。

  27年中,每隔一段時間,曹先金夫婦都會到麻城公安局刑偵大隊,打聽兒子被拐案件的進展情況。平時,只要聽説哪裏有撿到孩子的,曹先金夫婦也一定會趕去辨認。

  與兒子分別日久,曹先金、陳紹榮仍清楚記得曹進城脖子上有一小塊黑色胎記,“隨著年齡的增長,相貌可能會變,但這個從胎裏帶來的印記應該不會消失。”夫妻倆還保留著當年曹進城穿過的小衣服,1周歲時拍的照片,以及當年他們發出的尋人啟事。

  警方也從未放棄對曹進城的尋找。2016年初,麻城警方對歷年來兒童被拐案件進行了梳理,成立專班進行回訪和偵辦。同時,隨著鑒定技術的發展,黃岡市公安局也成立了DNA實驗室,對涉拐兒童的親屬進行血樣採集和登記工作。2016年5月10日,麻城警方對曹先金夫妻倆進行了DNA血樣檢驗入庫工作。

  DNA比對幫了大忙

  轉機發生在2017年7月17日。那天,一個操河南口音的小夥子來到麻城市公安局,説自己叫路玉龍,家住河南省許昌市農村。他告訴民警:聽我養父説,我是1990年10月左右被他從一個60多歲的男子手中花1000元買來抱回家的。

  “不會這麼巧吧?”熟悉曹進城失蹤案的陳向陽有些吃驚又不太敢相信。想起曹先金夫婦多次強調過的胎記,他向路玉龍脖子上看去:路玉龍的喉結處真有一塊指甲大小的胎記,很清晰也很特別!

  麻城市公安局立即對路玉龍進行了DNA採集工作,然後將血樣第一時間送往黃岡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

  8月7日,路玉龍的DNA數據入庫比對。比對結果顯示:路玉龍與曹先金、陳紹榮夫婦有親子關係的概率超過99%,可以認定路玉龍就是曹先金、陳紹榮夫婦的生物學兒子。慎重起見,這一數據還要送交公安部打拐數據庫進行復核。

  等待的日子顯得格外漫長。一個月後,上級公安機關完成復核,認定路玉龍就是曹先金和陳紹榮夫妻的親生兒子。

  獲得權威數據後,陳向陽立即聯繫路玉龍,告知鑒定結論。當時路玉龍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怕讓親生父母擔心,要求警方先對其父母保密,等他身體恢復健康就回麻城認親。12月初,路玉龍身體康復,知會麻城警方,説自己可以回家了。

  12月18日晚上,路玉龍抵達麻城,從民警手中接過親子鑒定書。他顫抖著雙手打開證書,反覆看了三遍,看完後眼含熱淚,不停説著“感謝”。民警離開賓館房間時,聽見房間裏傳出路玉龍再也無法控制的哭泣聲。

  7歲開始懷疑身世

  當年曹進城被拐後,被人以1000元的價格賣給在麻城做小生意的路某。路某生了3個女兒,一直想要個兒子,便將曹進城抱回河南許昌老家,起名路玉龍。

  路玉龍7歲上學後,一次偶然的機會,聽鄰居説起他是撿來的孩子,從此在心底埋下疑問:我親生父母是誰,他們在哪裏?他問過養父,可養父一直否認,堅持説他是親生的。後來,路玉龍的姐姐幫忙做通了路某的工作,路某才于2017年7月初告訴曹進城真實情況,猜測他可能是麻城人。路玉龍立即奔赴麻城,到公安局懇請民警為自己尋親。

  如今,即將進入而立之年的曹進城也已結婚生子,有了一雙兒女,大兒子9歲,小女兒7歲。對兒時在麻城的記憶,他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自從明確了身世,他無時無刻不想著要回家,找到親生父母。他從小吃穿不愁,路家人對他也很好,但每到夜深人靜時,想起遠方不知在哪裏的親生父母,他會獨自躲在房間裏哭。

  找到親生父母後,曹進城內心的感受非常復雜。一面是血緣親情,一面是27年的養育之恩。他想的是,親生父母一定要認,否則此生不安,但養父母的養育之恩也不能忘,希望親生父母能多給他一些時間來協調處理好這些事情。開明厚道的曹先金和陳紹榮均表示尊重兒子的選擇。

  “我現在也是做父親的人了,能理解父母的艱辛。”曹進城説,雖然找到了親生父母,但他仍會好好孝敬養父母。

  願天下無拐

  陳向陽對記者説:“看到這一家人團聚,我也淚濕了眼睛。那一刻,我再次感受到警察這個職業的光榮和驕傲。拐賣孩子對一個家庭的傷害太大了,我願為天下無拐做更多工作。”

  黃岡市公安局DNA實驗室技術民警王子強向記者介紹,“目前普遍採用的DNA檢驗技術具有個體識別率高、親緣關係認定準確的特點,是確認走失或被拐賣兒童身份最有效的技術手段之一。公安部已建立全國打拐DNA數據庫,用資訊成果和高科技手段搜尋被拐賣走失兒童。只要採集的疑似走失或被拐賣兒童DNA樣本與數據庫中失蹤兒童父母DNA相匹配,立即就可以實現千裏尋親。尋親人員的DNA資訊在打拐DNA數據庫這個警用平臺上,會實現自動檢索,一旦相關數據吻合,就可能意味著某個尋親的家庭將會團圓。”

  曹進城被拐案也受到公安部刑偵局打拐辦領導的關注,“每一次孩子被解救後送還給親生父母,父母抱著孩子的感覺就好像恨不能將其融到自己身體裏一樣,或抱頭痛哭,或不知所措地流淚,這些場景都讓我激動不已。”

  看到曹家人久別重逢後那份發自肺腑的歡悅和興奮,聽著曹先金夫婦傾訴這27年來,為尋找兒子經歷的那些悲苦,記者的鼻子也有些發酸。比起那些永遠也無法和失蹤親人團聚的人們,曹家人還是幸運的,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份團圓也太沉重了。這樣的別離與重逢,還是越少越好。

  根據我國刑法第240條的相關規定,拐賣兒童罪的起刑是5年,情節嚴重的,最高可判死刑。當年拐賣曹進城的男子,在曹進城尋親前已經離世。但即便法律能懲罰到此人,也不能抹平曹進城和其家人綿延多年的傷痛。

  人販子對失蹤兒童家庭産生的影響是災難性的。但願類似故事不再上演,但願天下無拐。

  連結·對話

  2017年12月21日,在湖北省麻城市曹先金的家裏,記者與曹進城有過一番對話,他袒露了自己認親前後的心路歷程。

  記者: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身世的?

  曹進城:2017年7月。

  記者:知道後心裏有什麼感受?

  曹進城:想著一定要找到親生父母。

  記者:養父母同意嗎?

  曹進城:養父開始不同意,是我兩個姐姐做通了他的工作。

  記者:你妻子同意你來嗎?

  曹進城:她一直都同意,支援我尋親。

  記者:見到親生父母、奶奶、哥哥、妹妹有什麼感受?

  曹進城:又開心又難過。

  記者:為什麼會難過?

  曹進城:來得太晚了,在外面的時間太長了,父母都老了,爺爺也不在了。

  記者:打算在麻城家裏待多久?

  曹進城:待十天吧,然後帶親生父母、哥哥、妹妹一起回去。

  記者:能協調好雙方親人的關係嗎?

  曹進城:我想可以的,他們都是我的親人,我想讓他們彼此也結成親戚。

  記者:你親生父母願意跟你回去嗎?

  曹進城:願意,我父母都説要感謝我養父母,感謝那邊的家人,説他們待我很好,付出了很多心血,應該感恩。

  記者:以後有什麼打算?

  曹進城:找到親生父母,算是了卻了一件心事。以後我會好好工作,努力賺錢,孝順雙方父母,更好地生活。(《方圓》雜志記者 張振華 劉領)

+1
【糾錯】 責任編輯: 龔 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083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