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年村”炕頭話振興
2018-02-07 10:42:2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2月7日電(記者鄒大鵬、楊喆)皚皚的雪墻上貼著福字,家家戶戶懸挂著大紅燈籠……還沒進“年村”,就遠遠地聞到了久違的年味兒。

  正在村口招呼遊客的“姜老太”,一把拉住記者的手,“你看看咱村這一年變化多大,再也不用擔心旱廁的臭味了。”她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踩著嘎吱嘎吱的積雪,大夥兒來到了一戶農家院,屋裏潔白的衝水馬桶和熱水器讓衛生間透著舒服勁兒。

  一年前,“年村”還叫福祥村,是黑龍江省農業大市富錦市的農業村,旱廁蚊蠅亂飛的場景曾讓眼前這位62歲的老支書姜馳感覺“寒磣”:“上次你來村裏住遭了不少罪,現如今也讓你跟咱農民一起享享福。”

  盤腿坐上火熱的炕頭,“姜老太”開始嘮起她“不務正業”帶來的新氣象,一幅鄉村振興的畫卷徐徐展開。

  “種了40多年地,土裏刨食得換個刨法了!”姜馳身上有一股闖勁兒,從改革開放村裏第一個貸款買“鐵牛”,到調整種植結構種甜菜、水稻和紅高粱,再到帶領鄉親們成立農機合作社、種有機食品搞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她在國家好政策裏如魚得水。

  可是,這位“全國勞模”總覺得還“差點勁兒”,心裏揣著的“小目標”讓她輾轉反側:“等咱村有八成的鄉親存款能到30萬元,我就安心了。”

  這可咋整?農業的高品質發展,不能只靠苦幹,還得學會巧幹。姜馳打起了算盤,她決心把農業當“生意”,在鄉村振興戰略裏找門路。

  “咱守著這麼好的綠水青山和冰天雪地,可不能端著金飯碗要飯。”姜馳説,過去是“頭拱地”種地,現在該“抬頭看看天”了。

  正巧,富錦市的招商項目“年村”也在尋找美麗鄉村落地,富錦市鄉村旅遊示范點和鄉村旅遊扶貧工程就在這片黑土地扎了根。省城來的旅遊文化公司選了40戶民居,免費改造庭院、安裝下水管線、修建冰雪觀光娛樂設施,地板、沙發、衛生間讓鄉親們很受用,這些家庭旅館主打北方年俗特色,由公司統一經營,利潤農民拿八成佔大頭。

  “過去冬天貓冬打麻將,現在有活幹誰還打麻將啊。”來給家庭旅館添煤的村民冷世民摘下手套也坐在了炕上,給旅遊公司打工燒鍋爐的他每個月能賺3000多元。他説,幾十個鄉親都在家門口打上了工,“年村”飯店裏做服務員、幫廚的大閨女、小媳婦每個月也能賺2000多元,自家養的大鵝、小雞也賣上了高價。

  “年村”火了,煩惱也來了,陡增的垃圾讓村裏犯了難。“遊客就是喜歡咱幹凈整潔的環境和民俗味道才來的,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村文明、治理有效和生活富裕一個都不能少。”姜馳帶著黨員用自家鏟車清理了垃圾,叮囑村裏的服務員做好垃圾分類。

  聊著聊著,天色漸黑,窗外的路燈和冰燈在炊煙中熠熠生輝。姜馳説,改革開放以來第20個指導“三農”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剛發布,“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産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的鄉村振興之路,讓鄉親們看到了幸福的光亮。

  寧靜的小村一夜極寒。清早,晨光穿透窗上的冰花,遠處隱約看到“姜老太”急匆匆的身影。“我得找公司再嘮嘮民宿改造的事兒,現在遊客對火炕很感興趣,但村裏旅館床多炕少。”姜馳説,國家政策這麼好,可不敢在奔小康路上“拉松套”,實幹才能早日實現“小目標”。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龔 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冷的邊關熱的血
冷的邊關熱的血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8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