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夫妻聯合兩親屬收販假藥 快遞發藥填日用品
2018-02-03 08:49:2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建收販假藥黑色産業鏈 親屬4人受審

  90後夫妻及兩親屬組成收販藥品團夥,部分藥品被認定為假藥;涉嫌非法經營罪、銷售假藥罪受審

  昨日,一個收販假藥4人團夥在門頭溝法院受審。團夥成員包括一對90後夫妻及其兩名親屬。 法院供圖

  “我分辨不出這些藥的真假……”24歲的白某在法庭上説,他與妻子以及兩名親屬,從網上、街上收購各種藥品,轉手加價將藥品轉賣給急需藥品的病人。

  昨天上午,白某等4人因涉嫌以非法經營罪、銷售假藥罪在門頭溝法院受審。據檢方指控,白某與妻子等4人,通過自建的一條收販假藥的黑色産業鏈,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非法獲利達57萬余元。

  90後夫妻聯合兩親屬收販假藥

  公訴機關指控:去年3月至8月初,白某、單某等4人在北京市豐臺區、門頭溝區永定鎮租住地,通過某物流公司到府取貨、代收貨款的方式銷售藥品,得款共計人民幣57萬余元。

  去年4月底,白某為銷售藥品牟利,租賃門頭溝區永定鎮某處用于存放藥品。同年8月1日,執法人員在該地查封扣押20種藥品,其中有4種藥品被認定為假藥,價值人民幣64148元,其余藥品價值人民幣14166元。同年8月1日,白某等4人在該地被民警抓獲。

  檢方認為,白某、單某等4人未取得經營藥品許可證,非法經營藥品數額人民幣591387元,擾亂市場秩序,情節特別嚴重;4名被告人銷售假藥,應當以非法經營罪、銷售假藥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4名被告人中,90後的白某與單某是夫妻關係,另兩名被告人為單某的姐夫和表弟。

  在操作過程中,白某和妻子單某負責聯繫貨源,在微信群裏發收藥廣告,填寫發貨快遞單,單某為賣藥單獨辦理了銀行卡,收取和支付銷售貨款。單某的姐夫和表弟主要負責核對藥品數量、整理包裝、搬運和接送貨。其中單某姐夫有時也負責聯繫快遞員接貨。

  快遞發送藥品 填寫“日用品”

  昨天上午9點半,該案在門頭溝法院開庭審理。開庭後四名被告人對公訴機關起訴的罪名表示認可,但白某提出,自己獲利的金額並沒有指控的57萬那麼多。

  法官隨後要求公訴人説明獲利的計算方法,公訴人表示,計算的金額包括某物流轉賬給被告人的金額,以及當場查獲藥品的金額,共計57萬余元。白某馬上回應稱,自己還用該物流發送過其他物品,“不光發藥”。

  在白某看來,不僅是網絡微商群,豐臺的收藥市場或者一些有藥品出售的大街,都是他買藥的途徑,他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收藥,加價到仍不高于市場價的價格將藥品賣出,從中賺取差價。

  白某及其妻子單某表示,在用快遞發送藥品時,他們會在快遞單上填寫“物品”或者“日用品”,因為他們知道快遞藥品是不被允許的。

  該案未當庭宣判。

  - 案情

  通過上百個微信、QQ群開展交易

  在案證據顯示,2016年9月,白某和單某經中間人介紹,從黑龍江老家來到北京市豐臺區,通過網絡廣告等途徑認識中間人,加入100個與“醫療資源”相關的微信、QQ群,再通過發送廣告、獲得藥品供求資訊,然後跟買貨人取得交易聯繫。

  案件承辦人門頭溝檢察院檢察官助理陳賡介紹,白某等人的具體做法是,通過在微信上花錢轉紅包交“入會費”的形式,讓一些有購藥資源的人,把他們拉進一些銷售藥品的微信群,進群之後,被告人發布“長期收購治療心腦血管疾病藥品”等小廣告,將市場價格比較昂貴的藥品,低價收購後再加價賣出。

  白某將大部分藥品通過某物流公司發貨,待下家收到貨物後,白某再通過物流公司的代收貨款功能收取贓款。

  據初步調查,涉案藥品包括波立維、拜糖平、恩替卡韋、立普妥(阿托伐他丁鈣片)、阿司匹林等多種藥品,受害人涉及冠心病、糖尿病等患者人群。

  “市場上有各種收藥的人,如果我手裏有他們要收的藥,我就把藥給他們,他們就直接給我現金”,白某等人稱,假藥市場牟利基本是通過低價收藥、高價轉手的方式從中賺取差價。在扣押的賬本中可以看見“立普妥38元”字樣,而在正規藥店,該藥售價大約在60元左右。據了解,多數涉案藥品流向山西、河北、陜西等省份的二三線城市。

  收購“半瓶藥”填滿重新包裝出售

  去年4月,因豐臺區藥品銷售“市場競爭激烈”原因,白某等4人搬至門頭溝區永定鎮,租住某處平房用于存放藥品。繼續通過網絡廣告、QQ群等方式,違法收得多種藥品,白某等人利用化名,通過快遞到府取貨、地下現金交易等方式繼續販賣藥品。

  經查,買賣假藥過程中,被告人單某與其姐夫、表弟在犯罪過程中,通過收購散裝藥盒,更換藥品包裝,郵寄快遞、記錄交易帳單等方式參與作案。執法人員在該地現場查封扣押20種藥品,其中有4種藥品被藥品鑒定機構認定為假藥,價值人民幣64148元,其余藥品價值人民幣14166元。據辦案人員介紹,被告人的假藥來源有兩個方面,一是通過街頭小卡片收藥,另一中就是網絡收購。

  該案受害人多為外地長期患病人員,苦于藥價太高,家屬就在網上聯繫賣藥人,或者其他病友介紹購買。

  據介紹,辦案人員發現,白某等人在街頭收購藥品時,標出高于網絡的收購價,主要向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收購尚未用完的“半瓶藥”,之後,再用其他藥丸將“半瓶藥”填滿,用塑裝機重新包裝後出售。辦案人員在案件調查中還發現,河北和東北一些藥房的老板,從白某等人手中收購一些來路不明的藥,這也是假藥流入市場的一大隱患。

  - 解讀

  檢察官:網上假藥泛濫 監管存問題

  門頭溝檢察院檢察官助理陳賡介紹,該案是由于接到群眾舉報後案發。派出所接到舉報後聯合屬地的藥監部門,端掉了該藥片銷售窩點,並將白某等4人當場控制。

  “案件背後暴露出網絡監管的一些問題,目前有很多微信群,一些人通過購藥交流的形式,在群內發布收購和出售藥品資訊,但由于互聯網微信群缺乏監管,這些群往往也是假藥泛濫的地方”,陳賡介紹,違規銷售假藥不僅破壞了藥品的管理制度,也損害了社會公眾的生命健康權,建議國家食藥監部門加大打擊和管理力度。

  陳賡説,辦案人員還通過快遞單聯繫到了一些被害人,但是由于部分藥品已經被服用,現有證據無法判斷受害者的病情是否是因服用假藥加重,進而也無法判斷藥品真假。因此辦案機關審查時,對這部分無法鑒定的藥品,以非法經營罪這個罪名,對白某等四人起訴;現場查獲經過鑒定確認4種假藥,以銷售假藥罪起訴。(記者王巍)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 深圳特大假藥案:醫生牽線 一盒抗癌藥獲利上萬元
    記者了解到,由于國內市場銷量好,涉案人員除了直接從海外買藥銷售,還自制膠囊盜用國內外知名抗癌藥品牌出售。”  經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和深圳市市場稽查局的檢驗鑒定,涉案的抗癌藥抗腫瘤藥中,有的不含有效成分,有的屬于未經批準。
    2018-01-12 06:38:09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汪星人也有冬訓 神犬奇兵雪地突擊
汪星人也有冬訓 神犬奇兵雪地突擊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建成通車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建成通車
春運中的“萌寶寶”
春運中的“萌寶寶”
寒冬為貧困戶送溫暖
寒冬為貧困戶送溫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04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