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宣講十九大活躍在基層 南通有群“理論名嘴”
2018-02-02 09:45:4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核心閱讀

  聽聽講座、讀讀文件、看看視頻,過去的理論宣講往往給人留下刻板難懂的印象,導致群眾坐不住、學不透、聽不好。

  在江蘇南通,活躍著這樣一群“理論名嘴”:他們針對群眾的不同需求因人因地做好宣講方案,通過深入的學習、面對面的交流、生動的表達,解決了理論宣講“通俗化”和“簡單化”的矛盾,讓群眾聽得懂、用得上。

  “鄉村振興,不僅要産業興旺,還要生態宜居。生態宜居是什麼?就是要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甚地(什麼)叫鄉愁?”

  “鄉愁啊,咱們小時候是不是都到河裏去遊過泳、捉過魚、摸過蝦?這就是鄉愁。”

  這是在江蘇南通市港閘區農村的“小院課堂”裏,“理論名嘴”黃正平宣講十九大精神時和農村黨員的對話。在南通,一群熱情宣講黨的理論的工作者,被當地幹部群眾親切稱為“理論名嘴”。

  “名嘴”是拼出來的

  “宣講的時間不能少、路上的時間不能少、學習的時間不能少,能少的,只有吃飯的時間”

  “十九大報告,通俗但並不易懂,所以我今天的題目是,《學深才能講透》。”1月24日,黃正平應邀為南通如皋市黨員幹部作十九大精神輔導報告。他一口氣列出了20個表述不準確甚至錯誤的問題,臺下不少幹部頓時睜大了眼睛。

  “理論宣講,首先是自己把理論學深吃透了,以其昏昏怎能使人昭昭?”黃正平是南通“理論名嘴”的“頭”,“老師的老師”。他既是南通市委宣傳部分管理論宣傳的副部長,還是南通市委宣講團成員、“黨的創新理論宣講團”團長。“説我是‘名嘴’們的‘頭’,無非是我帶著大家一起學、第一時間學,然後把自己的心得、錯誤再拿出來供大家分享和指正。”黃正平笑著説。

  午餐時,記者和黃正平邊吃邊聊,他吃飯的速度非常快,如風卷殘雲。“我接的宣講單子排著隊,宣講的時間不能少、路上的時間不能少、學習的時間不能少,能少的,只有吃飯的時間!”

  “名嘴”姚呈明更忙。“十九大閉幕後這仨月,我已經做了130多場宣講。”59歲的姚呈明鬢發斑白,在理論宣講陣地上已工作了27年,至今熱情不減,人送綽號“姚鐵嘴”。

  “鐵嘴”是怎樣煉成的?“上午場、下午場、晚上場,基本上連軸轉。套用一句話,我不是在宣講,就是在宣講的路上。”姚呈明坦言,他多年來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這個“早起”,一般是淩晨4點多鐘,他要利用早餐前的三四個小時把前一天的學習心得、宣講體會和各種資訊資料做一番梳理,再充實到當天的宣講稿中。

  姚呈明的手提電腦裏,滿眼是word文檔,全是他這些年的宣講稿,“差不多有1000多個稿子吧,常講常新,基本沒有完全重復的。”

  “名嘴”是磨出來的

  考慮到基層黨員群眾的接受能力,在保證正確的前提下,以聽眾容易接受的方式來宣講

  如皋市戴莊社區服務中心的大會議室裏,滿滿當當坐了幾十名農村黨員和村民代表,他們在等著聽姚呈明做十九大精神宣講。

  “我今天先跟大家講幾個問題,一是十九大有多重要,二是新時代時間有多長,三是新時代有啥新模樣……”姚呈明用濃重的鄉音侃侃而談。

  “十九大有多重要?咱從國內説,它關係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前途命運;咱從國外説,哎呀也不得了,它驚動了全世界!美國總統特朗普、俄羅斯總統普京都給習總書記打過電話……”

  “瀏陽河,彎過了幾道彎……”“喂,你找哪個?”會場裏驟然響起電話彩鈴和一位老同志高聲接電話的聲音,全場先是愕然,然後爆發出一陣哄笑。

  再看姚呈明,不慌不忙,微笑著等滿臉不好意思的老同志挂掉電話,才接著往下講,“十九大講新時代,那是指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有同志問新時代有啥新模樣啊?我給大家講一個我同事買菜的故事。他早上鍛煉身體看到一個老太推著三輪車賣菜,菜很好很新鮮,等老太稱好斤兩,他一摸口袋沒帶錢,連忙道歉説‘老太不好意思哦,我莫得帶錢’。老太嗔他一句,‘那你也莫得帶手機嗎?我三輪車上有二維碼啊’”……生動的故事引來臺下一片笑聲,姚呈明也笑著總結:“推三輪車賣菜的老太都用二維碼了,這是一個出門不帶錢包的時代,這就是新時代的一種新模樣啊!”

  “到基層宣講,得考慮到基層黨員群眾的接受能力,在保證正確的前提下,以聽眾容易接受的方式來進行。對于多數農村普通黨員來説,理論宣講不在深,而在重要概念和觀點能入腦入心。”姚呈明説。

  “名嘴”曹榮琪的宣講比姚呈明更有激情,他每次都不坐在講臺上講,而是拿著話筒,站在聽眾中間,一邊講一邊與聽眾互動,連會場倒水的服務人員都放下熱水瓶聽起了他的宣講。曹榮琪説:“站在聽眾中宣講,講者和聽者在一起,説明理論就在你的身邊啊!”

  “名嘴”們不但在縣內、市內講,還應邀在省內講、送講到省外。今年初,在如東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張蓉蓉的組織下,黃正平等“名嘴”趕赴北京、上海等地,為當地的如東商會企業家分別作了專場宣講。

  “名嘴”是悟出來的

  引導而絕不迎合、通俗而絕不庸俗,理論宣講可以“改變人”,也可以“滋養人”

  “宣講的最高境界,在于4個字,精準通透。”黃正平説,“理論宣講,我不在乎有沒有更多的掌聲,更在意能否引起聽眾發自內心的共鳴。”

  從事理論宣傳十幾年,黃正平一直強調“一切以文本為中心”,“三句話,就文本讀文本、跳出文本讀文本、回到文本看文本,聽起來抽象,講白了很簡單,就是將文本學懂弄通,這樣才能講透。”

  在不少黨員幹部眼裏,理論是枯燥的,宣講需要通俗化。在宣講工作者眼裏,理論是嚴肅的,宣講不能簡單化。理論宣講如何處理好“通俗化”和“簡單化”的矛盾,其他“名嘴”和黃正平一樣,都有著自己深入的思考。

  “名嘴”劉萬春認為,通俗化要特別警惕形式大于內容,宣講可以借助民間俗語、順口溜,也可以借助詩歌、小品的語言表達,但不能成了文藝表演。

  理論“常青樹”、退休10多年的南通市委黨校老教授季建林在宣講中一直堅持兩條原則:引導而絕不迎合、通俗而絕不庸俗。有次他應邀去鄉鎮宣講,本以為聽眾是基層黨員幹部,現場一看全部是年長的農民,他立馬同組織者商量,“能不能給我半小時再重新準備”。半小時後,一場農村改革故事生動展開。

  “內容講全,精神講準,重點講透,難點講清。”一直呼吁“接地氣”的姚呈明,宣講仍然立足于“內容四講”,“宣講的力量根植于理論本身。比如,有家民營醫院,幾年前我第一次去宣講時黨員只有五六個,前段時間去宣講時醫院負責人告訴我,每次聽完宣講,不斷有人遞交入黨申請書,到現在黨員已經有53人了。”

  “為什麼迷上宣講?”

  面對這個問題,“名嘴”們普遍用兩句話來回答:宣講可以“改變人”,澄清人們在重大問題上的模糊認識、錯誤認識,起到撥雲見日的效果;宣講可以“滋養人”,理論工作者可以從中汲取源源不斷的養分,推動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工作持續深入、永葆活力。

  如今,南通“理論名嘴”隊伍不斷發展壯大,以黃正平、姚呈明等全國基層理論宣講先進個人,劉萬春、曹榮琪等江蘇省宣講先進個人為領軍人物,帶動市級宣講團120多人,縣級宣講團300多人,百姓“名嘴”1400多人,十九大以來共做了5300多場宣講。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汪星人也有冬訓 神犬奇兵雪地突擊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建成通車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建成通車
春運中的“萌寶寶”
春運中的“萌寶寶”
寒冬為貧困戶送溫暖
寒冬為貧困戶送溫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58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