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獐子島扇貝“消失” 前股東精準減持近200萬股
2018-02-01 07:43:2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熱門遊戲“旅行青蛙”在中國出現了漢化版“旅行扇貝”。1月30日晚間,獐子島發布公告,公司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預計2017年凈利潤最多虧損7.2億元。

  對于此次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眾説紛紜,有獐子島的捕撈扇貝船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去年11月扇貝曾出現大規模死亡,也有投資者猜測公司造假。對此,新京報記者在1月31日多次致電獐子島,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記者試圖聯繫協助獐子島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存貨盤點的大華會計師事務所,也未獲回應。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扇貝消失前,獐子島股東和島一號基金精準減持1612.39萬元。

  扇貝“消失”前股東精準減持近200萬股

  1月30日晚間,獐子島發布公告稱,正在進行底播蝦夷扇貝的年末存量盤點,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同步實施監盤。

  盤點發現,目前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相關規定,可能對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或核銷處理,相關金額將全部計入2017年度,預計可能導致公司2017年度凈利潤虧損5.3億元-7.2億元。

  獐子島自1月31日開市起停牌,公司將不晚于2018年2月5日披露盤點結果並復牌。

  新京報記者在1月31日多次致電獐子島,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記者試圖聯繫協助獐子島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存貨盤點的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人員稱會有品牌負責人或負責獐子島審計的會計師與記者聯繫,截至記者發稿,未獲對方聯繫。

  新京報記者輾轉聯繫到數位捕撈扇貝船員,船員稱2017年11月初捕撈上來的扇貝出現異常,一多半死亡。

  而在此期間,獐子島第二大股東實施了“精準減持”。

  2017年12月23日,獐子島公司發布股東減持股份計劃進展情況公告,公告顯示,和島一號基金減持計劃已實施完畢。其中,和島一號基金減持計劃最早從2017年11月13日起開始實施,分別于11月17日,12月18日和12月19日依次按比例減持,合計減持199.85萬股,減持金額1612.39萬元。這並非獐子島首次出現扇貝消失。

  和島一號基金有獐子島多位內部員工參與。根據獐子島2016年8月10日公告,公司部分董事、監事、高管及員工擬通過設立新余市海無界資訊咨詢中心(有限合夥)、新余市海上大寨資訊咨詢中心(有限合夥)、新余市養海萬年資訊咨詢中心(有限合夥)參與認購“和島一號證券投資基金”,認購金額不超過7500萬元,其中董事、監事及高管擬認購不超過2500萬元。

  在公司第一次扇貝消失前,也曾出現股東精準減持。2014年10月30日,獐子島集團公告稱,受冷水團影響,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萬畝即將進入收獲期的蝦夷扇貝絕收。受此影響,上市公司2014年度前三季業績出現大幅虧損、虧損金額約8億元。

  依據獐子島今年1月20日發布的公告,公司控股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收到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起訴書》稱獐子島2014年三季報重大虧損發生在公開披露前,屬于《證券法》規定的內幕資訊,而控股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因在敏感期內有減持股票的行為,避損金額1131.6萬元,現由大連市人民檢察院對投資發展中心提起公訴。

  獐子島曾被舉報提前採捕和播苗

  早在三年前,獐子島首次出現扇貝異常時,有獐子島居民(即獐子島股份受益權人)曾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獐子島所公告的“冷水團”致扇貝絕收係謊言,實為被提前採捕,謊報“冷水團”絕收致8億元巨虧,目的為遮掩獐子島近年蝦夷扇貝播苗造假、播撒量虛報。對于居民的説法,公司回應稱見公告。

  而處于同一片海域的海産品養殖業上市公司壹橋苗業,2014年並未經歷“冷水團”的困擾,業績正常。

  在首次發生扇貝消失後,相關監管部門曾專門對獐子島進行了專項核查,發現其存在部分事項決策程式不規范、內部控制制度執行不規范、海域收購決策存在瑕疵、深海底播缺乏充分論證等問題,並對其出示了“責令改正的決定”和“警示函”。

  2016年1月,獐子島被2000多人實名舉報,稱2014年的“冷水團造成收獲期的蝦夷扇貝絕收事件”原因是提前採捕和播苗造假,並非自然災害。舉報者正是獐子島的居民,也是獐子島集團股份受益權人。

  有意思的是,2015年6月1日,獐子島公告稱,公司又對新的海域進行抽測,結果顯示,2012年、2013年、2014年底播扇貝未收獲的海域160余萬畝,不存在減值風險。該公告被投資者戲稱為“扇貝又遊回來了”,而該公告發布同日,獐子島發布了定增計劃。

  于“扇貝又遊回來了”一事,獐子島在2015年6月4日回應稱,本次抽測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與上次核銷的區域不同。

  不過,去年5月9日,獐子島官方微信發布了《扇貝,大海中的“朝聖者”……》一文,文章稱扇貝為了脫離天敵的侵害,會拍動兩片貝殼,以推水前進躲避獵食。扇貝之所以被稱為大海中的“朝聖者”是因為扇貝是集群生活的,經常大規模遷徙,就像趕往麥加的朝聖者一樣,場面蔚為壯觀。

  “扇貝雙殼間歇性地拍擊,噴出水流,借用水流的反作用力推動本身前進。”江蘇一位水産專家告訴新京報記者,扇貝的確會游泳,但很難長距離遷徙。全部遊走消失不見,基本不大可能,此外有許多扇貝終生附著物生活。

  ■ 收入

  2016年扭虧為盈 成功摘帽

  受“扇貝消失”事件拖累,獐子島2014年、2015年實現營收分別為26.6億元和27.3億元,同比增長1.58%、2.43%;凈利潤分別虧損11.9億元、2.43億元。因連續兩年虧損,股票于2016年被ST。2016年一季度,公司扣非凈利潤-1582萬元。若2016年繼續虧損,公司將被暫停上市。

  為保殼,2016年5月9日,*ST獐子島發布公告放棄79萬畝不適宜蝦夷扇貝底播的確權海域,該海域正是此前扇貝消失的地方。到6月,獐子島又公告稱,將旗下評估值及交易價格為1.93億元的三家公司出售給控股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最終,獐子島2016年實現營收30億元,同比增長11.93%;凈利潤7959萬元,扭虧為盈,成功在披露2017年年報後摘帽。

  對于扇貝再度消失,有投資者在股吧留言稱,“兩年一次,又來了!沒有戴帽的風險,耍猴子呢!”還有投資者在股吧號召股民一起起訴獐子島。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2月,獐子島連發12篇公告欲證清白。內容有公司總裁吳厚剛自願承擔1億元損失並主動降薪至月薪1元,其余高管主動降薪26%-50%,降薪至公司恢復至風險事件前利潤水準。2016年年報顯示,吳厚剛持有公司2929.2萬股,未領取年薪。還有十位高管年薪低于5萬元。

  ■ 投入

  每年投資千萬進行海洋監測

  雖然公司扇貝屢次莫名消失,但公司卻投入巨資進行海洋監測。

  獐子島在2013年年報中披露,公司在獐子島海域構建了北黃海冷水團監測潛標網,對底層水溫變化實施24小時不間斷監測,提升了海域環境監控能力。

  在隨後2014年年報中,獐子島稱為加強海洋生態環境風險研究與控制,成立海洋牧場研究中心,每年投資不少于1000萬元,研究海洋生態環境風險防控體係建設、北黃海冷水團水舌波動對扇貝生理生態的影響、海洋牧場建設的風險評估與適用性管理、適養海區的甄別與篩選、北黃海生態容量評估等。

  在2017年半年報中,獐子島又披露與長海縣氣象局合作,進行近距離數據採集、分析、研究,由專注“養殖技術”向重視“産前規劃”轉變。

  獐子島在半年報中還稱,公司海洋牧場包括多個層面的環境監測及預警控制係統,海洋牧場生態技術服務能力不斷加強,內部技術服務體係日漸成熟,為長海縣公共服務平臺建設打下良好基礎。

  然而,盡管如此,獐子島的扇貝依舊出現存貨異常。(記者彭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印象北極村
印象北極村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35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