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月嫂打工13年攢夠百萬 實現小目標要培養兒女成材
2018-02-01 07:07:0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月嫂李國勤:我實現了自己的小目標

  13年攢夠百萬,這位在寧波打工的月嫂今年春節買了一張站票,站16個小時回老家

  做月嫂的,都有小目標,有的要還錢,有的想買個拖拉機,而她,要培養兒女成材

  月嫂李國勤在和錢報記者面對面。

  臘月廿九,做完最後一單,月嫂李國勤就可以回河南老家過年了,坐一晚火車,她就能在除夕當天趕到家。

  春運的票不太好搶,李國勤半個月前就托老鄉買票,臥鋪票一張近300元,她舍不得,想買140多元的硬座,很可惜,沒搶到。最終,她買到一張站票。

  在寧波做了13年月嫂,李國勤掙到了百萬元,前段時間,在當地的家庭服務業協會上,還作為先進代表發了言。

  但賺滿百萬元的李國勤,每年回家,如果是自己買票,都是一張硬座票,或者像今年,買不到硬座就站回去,16個小時。

  我錯過了大學,不能讓孩子們錯過

  見到李國勤費了一點周折,她半個月前剛接了一單,正在工期。

  經她所在的寧波海曙藍孚家政服務有限公司和雇主溝通後,對方很爽快地答應她出來兩小時,李國勤説,這家雇主實在太好了。

  短發,皮膚白皙,微胖,説話慢聲細語,看起來,55歲的李國勤很精神,實際上,前一晚上,她只斷斷續續睡了兩個小時,對月嫂來説,這是常態。

  這天上午,女兒剛給李國勤打過電話,説她刷到一張大年初一的臥鋪,讓媽媽把原來的站票退了,晚一天回家。李國勤在電話裏把女兒“兇”了一頓。

  一旁的家政公司負責人魏雪麗指了指她説,“行了,行了,你還不是因為人民幣。”李國勤笑了下,沒接話。

  李國勤的老家在河南南陽,她2005年隨同村的人一起到寧波做月嫂。那一年,她19歲的女兒和17歲的兒子一起考上了大學。

  在老家,李國勤算是一個能折騰的人:做過小學數學老師,開過煙酒批發部,開過飯店……生意很好,但當地賒賬嚴重,十多年做下來,錢沒賺多少,外賬十多萬,徹底收不回。

  李國勤年輕時,差點成了大學生。上個世紀80年代,高中畢業的她考上了一所大專,因為家裏沒錢,父母把她的錄取通知書藏了起來,她兩年後才知道這事。

  “我以為自己沒考上,差點崩潰。因為我讀書時成績很好,考試是全鄉第一,最後別的同學考上了,我卻落榜,想不通,覺得自己命不好。”

  所以,當兩個孩子考上大學後,李國勤是無論如何都要供他們讀書的,這是她的信念,“我有生之年,要給他們帶來改變。”

  那個時候,兩人的學費加生活費一年兩萬多元,為湊齊這筆錢,李國勤賣掉了自己戴了多年的“三金”:金耳環,金項鍊,金戒指。在當地,這是女人的門面。

  七湊八湊,第一年的錢夠了,但李國勤心裏沉甸甸的,將來幾年呢?

  親戚朋友都勸她,還是讓孩子出去打工吧。還説,讀了書又怎樣,你高中畢業,還不是在家修地球(指種地)。

  她回了一句:人各有志。

  我能做到最好,因為我有知識

  李國勤的月嫂生涯就這樣開始了。

  2005年,月嫂的收入不像現在,那個時候,做到最好每月也不過2000多元,剛入行的李國勤只能拿到每月1000多元。

  “我當時就覺得這行好,首先它不欠賬,其次它每下一次單都會漲工資,只要踏踏實實做,肯定一年比一年好,而且我堅信我能做到最好,因為我有知識。”這是李國勤的眼界。

  “她的學習能力真的很強,我們培訓月嫂是有教材的,她的教材上密密麻麻都是批註。” 和她相識十多年的魏雪麗舉了個例子,書上寫要怎麼給小孩子洗澡。李國勤在旁邊寫一句:腳先入盆,“這是老師上課講的,非常重要的細節,她都記下來,一個優秀的阿姨,就體現在這些細節上。”

  李國勤的高中文化在她做月嫂時幫了她大忙。

  她曾服務過一個客戶,寶寶小名特意取了個數學裏那個“π”,她立刻説,是不是祖衝之的那個圓周率啊,3.1415926……,客戶驚奇:阿姨,不簡單啊!

  李國勤有點小驕傲:“我讀書時數學最好。”

  做月嫂,最大的挑戰大概就是遇到挑剔的客戶。

  孩子一月增重只能1.5斤,不高不低;洗衣服只能手洗,還不能把水灑出來;燉雞湯要不多不少不鹹不淡,數量要不多不少……這些都是李國勤遭遇過的雇主。

  她當然會覺得委屈,但會和對方溝通,也會勸慰自己:人家挑剔才能提高我的水準。

  “她不畏難,不挑活。我們這行挑活的阿姨不少,但她從不挑。我覺得還是因為她學習能力強,遇到挑剔的客戶就再學習提高。”魏雪麗説。

  最初,和李國勤從老家一起出來做阿姨的有十多位,幾年來,大家都陸續回家了。

  出來時,每人都帶著自己的小目標,有人是想還清欠債,有人是想給家裏買一臺彩電,魏雪麗至今記得有一位阿姨是想攢錢買一臺拖拉機,有一天她來辭職,説攢夠買拖拉機的錢了。

  只有李國勤一直堅持到現在,因為她的小目標是供兩個孩子讀完書:兒女雙雙畢業,兒子又考取了人大的研究生。女兒留在了武漢,兒子定居北京,她又資助兩人買房安家。

  “我知道即使讀書畢業了也是去給人家打工,但打工和打工的性質、待遇是不一樣的。”李國勤的想法直白又簡單,“我們農村出來的孩子,沒錢沒背景,改變自己只能靠讀書。”

  魏雪麗説,李國勤的人生目標很高。“我因為招工,接觸過很多農村來的人,很多人的目標,就是養大孩子,給他娶妻生子。李國勤的目標不止這些,她的人生廣度和高度不同,我由衷佩服她。”

  錢沒花到我身上,但我依舊開心

  13年攢夠百萬,這其實意味著,掙的這些錢李國勤幾乎一分都沒花。

  雖然已經到寧波13年,李國勤到現在還分不清東西南北,別人做月嫂一年做8個月,她一年做10個月,這10個月,吃住在不同的客戶家裏,幾乎足不出戶。

  “我就對超市的名字熟悉,歐尚、三江,其他地方不知道。”

  她現在做到了公司的明星月嫂,月收入高的時候超過萬元,但還是和十幾個老鄉租了一間房,每月均攤1000多元的租金。對他們來説,這只是一個存放行李的地方。

  這麼多年來,李國勤在寧波沒有逛過街,沒去過任何一個景點,也沒給自己買過東西。“説句難為情的話,連雙襪子都舍不得買,覺得這錢是分分秒秒熬出來的,要用在刀刃上。”

  女兒工作後想給媽媽再置辦一份“三金”,被她制止,李國勤給出一堆蠻有説服力的理由:耳環磨耳朵,戒指硌手,做事不方便。

  懂她的魏雪麗感嘆,這些月嫂人人都燒得一手好菜,但輪到自己吃飯,不上單的時候就是一個大白饅頭就著老幹媽。

  可李國勤不覺得自己辛苦,她認為自己過得很開心,連説幾個字:值,值,“想到孩子,我心裏自豪,踏實。”

  她感念身邊的一群人,採訪中,反覆對記者説,你一定要把這些話寫進去:我感謝一起做月嫂的姐妹們,大家相互幫助,感謝魏經理,培養我,給我提供了這個平臺,讓我從農村走出來,這是我的真心話。

  每年從寧波回家,如果是兒子女兒給她買票,買的不是硬臥就是軟臥,但她自己買,不是硬座就是無座。今年這張票,是她提早讓老鄉買好的,不想驚動孩子。

  “我老公聽説我要站回去,説你這樣太辛苦,又説,好的,快回來吧,回來我給你多按摩按摩。”説這話時,李國勤笑得爽朗。

  魏雪麗指著她説,你以後不要再站著回去了。

  李國勤搓著手,笑呵呵,“好,好,我接下來的目標是,以後都臥鋪回家。”(本報記者 吳朝香 文/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印象北極村
印象北極村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5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