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雲南偏遠農村:幼兒園拖住小學的“腿”
2018-01-29 08:57:0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雲南偏遠農村:幼兒園拖住小學的“腿”

  “我們在對全省建檔立卡貧困戶義務教育適齡子女輟學情況及輟學原因進行調研、統計後發現,因為聽不懂普通話使學習跟不上,導致厭學而輟學的學生佔61.7%。”在政協雲南省第十二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民進雲南省委的一份集體提案,引起了不少政協委員的共鳴。

  “由于學前教育的缺失,入學前漢語水平較低或基本不會漢語,使這些孩子入學後很難跟上學習進度。”一位來自基層的雲南省政協委員説。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農村幼兒學前教育“入園難、無園入”,也是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的短板,是近年來地方“兩會”上代表委員關注的焦點,也是老百姓的痛點。

  “3~6歲是人體格發育、語言發展、習慣養成和潛能開發的關鍵期。這一時期的教育是兒童進入基礎教育體係的基礎。”一位政協委員説。

  有的村多年沒有幼兒園

  大學畢業後,尹月娥(化名)回到家鄉雲南臨滄市滄源佤族自治縣,在村裏用自家的院子開辦了一所幼兒園。她貸款買了黑板、蹦蹦床、滑梯和一些玩具,四處找來一些高高低低的桌椅,放在幾間改為教室的平房裏,自己動手在墻壁上裝飾了圖畫、英文字母等。還買了一輛二手面包車做校車,由丈夫每天早晚負責接送孩子。

  幼兒園的兩名老師只有高中學歷,也沒有幼兒教師資格證。而負責做飯、洗衣等日常生活的是一位60多歲的農婦。因經費困難,幼兒園硬件設施嚴重不足,幼兒的活動范圍也十分有限。

  雖然條件簡陋,但因周圍幾十公裏的村寨沒有幼兒園。這個位于集市上的幼兒園,交通方便,附近鄰村不少家庭都把兩歲至6歲的孩子送到這裏,幼兒園每年能招收五六十名孩子,分為兩個班。

  對此,民進雲南省委一位專家表示擔憂:“‘空白’是目前學前教育布點建設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他説:“盡管學前教育實施了3年行動計劃,但由于前期欠賬較多,民族貧困地區學前教育資源依然嚴重不足,入園率較低,入園難問題突出。”

  據民進雲南省委的調研顯示,雲南邊境縣大多處于山區、半山區,居住分散,村級學前校點建設投入較少,政府新增投入的規劃布點與邊境民族地區的分布和居住脫離,使得縣城、鄉鎮所在地孩子入園率相對較高,而偏僻的鄉村學前教育布點缺乏;25個邊境縣2052個行政村中,有690個行政村沒有幼兒園。另外,還存在1173個小學附設學前班的情況。

  規劃布點的不合理,致使邊境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普及率不高。民進雲南省委的提案直言不諱地指出:“雲南省的學前3年毛入園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9.13個百分點,而全省入園率低的又集中在25個邊境縣,僅為61.71%,低于全省6.56個百分點。”

  村鎮幼兒園,名為幼兒園實為學前班

  蔣葉海(化名)和妻子都是雲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富寧縣人,曾經是代課教師,因沒考取公辦教師,夫婦兩人在村裏辦了一個“家庭式”幼兒園,靠較低的收費維持。幼兒園沒有太多的教具和玩具,他們只招5~7歲的孩子,兩人身兼數職,既當保育員也當老師,教孩子們簡單的拼音和算術。

  蔣葉海説,由于交通不便、生源少、生源貧困、收費困難,使得鄉鎮開辦私立幼兒園的少,村裏的就更是鳳毛麟角了。他們夫婦曾當過老師,村民都覺得他們的幼兒園“正規”,從沒有人對他們的學前班提出過異議。

  民進雲南省委的專家在調研中看到,目前,雖然大多數鄉鎮建立幼兒學前教育點,但由于師資、資金等方面的原因,大多沒有獨立辦園,而是通過小學輻射學前班,利用小學資源臨時調配教師來解決部分孩子的學前教育問題。這些學前班教學期普遍不足一年,不少地區僅在每年的3~6月開5~6歲幼兒學前班。25個邊境縣中,就有1173個小學附設學前班。

  雲南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副院長李志農教授在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的調研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

  2014年以來,迪慶州新建和改擴建了鄉鎮中心幼兒園11所,但因沒有幼兒園教師編制等原因,使得鄉鎮幼兒園,名為幼兒園,實為學前班。

  “由于幼兒教師是由小學教師或小學其他人員臨時兼職,沒有專門的保育員和醫務人員,使得針對幼兒的課程設置十分不合理。”李志農説。

  民進雲南省委的提案中也指出,邊境民族地區的幼兒園都不同程度存在幼兒教學“小學化”現象,尤其以民辦幼兒園和小學學前班更為突出。有的甚至小班就給孩子留作業,幼兒園內做不完,回家還要做。

  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與資金短缺有關。對大多數村鎮學前教育來説,資金短缺是他們面臨的共同問題,費用全靠自籌或挂鉤扶貧單位捐助。

  在迪慶德欽縣的羊拉村和甲功村,李志農看到,村裏的學前教育班的相關費用和聘請的生活老師、炊事員的工資,每月全靠鄉政府東挪西湊來支付。幼兒需要的學習和遊戲設施幾乎沒有;幼兒睡的高低床太高,學校將床腿鋸為兩段後,對年幼的孩子來説仍然顯高。

  民進雲南省委的提案也直言不諱地指出:“政府財政投入不足。”

  提案寫道:“在25個邊境縣市的21個貧困縣中,地方政府基本上沒有財力投入學前教育,有些年份甚至是零投入。政府每年對家庭經濟困難的在園幼兒給予資助,資助面約佔全省公辦幼兒園在園幼兒總數的10%,每年每生300元。但相比政府對貧困人口的補助,這項資助的比例較小。”

  鄉鎮學前教育師資緊缺

  自幼兒園開辦以來,尹月娥從未得到過來自政府的扶持資金。讓她焦慮的是,由于給老師的工資每月只有500~700元不等,造成老師流動性很大,最長的只待了半年。能來的老師文化程度都不高,有的甚至是初中以後就輟學的女孩。

  鄉鎮幼兒園也面臨著師資不足的問題。由于有的鄉鎮無學前教育教師編制,學前班只能從鄉村小學臨時調配教師擔任幼兒教師;而在公辦幼兒園中,大部分教師實質上是小學編制。

  民進雲南省委的調研顯示,學前教師短缺制約了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

  提案中稱:“雲南25個邊境縣在園幼兒數199550人,教職工總數僅為15232人,按照《幼兒園班級規模及專任教師和保育員配備標準》,仍有4810人的缺口;師資質量不高,專業能力弱,特別是邊境民族地區的幼兒園雙語教師嚴重不足;邊境地區教育培訓體係不健全,教師培訓針對性不強。”

  對此,民進雲南省委建議對25個邊境縣村級幼教點需配備的幼兒教師,實行縣級協調、地州統招、本地優先,對外公開招聘。

  李志農在給當地政府的咨詢報告中也建議,要“充分考慮到不同區域教育基礎條件的差異性,放寬對幼兒教師的編制限額及空編、缺編招錄人員比例”。

  雲南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表示,雖然近年來雲南省學前教育事業發展迅速,但普惠性資源嚴重不足和投入滯後,學前教育仍是雲南教育發展中的短板。

  為此,雲南省向世界銀行貸款5000萬美元用于農村學前教育發展。同時,將新增幼兒教師編制,用于招聘專任教師、安排小學轉崗教師、實施幼兒教師特崗計劃和高校畢業生三支一扶計劃,重點補充鄉、村兩級幼兒園;對長期在農村幼兒園工作的教師,在職務(職稱)評聘、鄉村教師生活補助、農村學校教師周轉宿舍等方面給予傾斜。

  值得關注的是,在1月25日召開的雲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寫進了該省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報告稱,2018年,將“突出抓好農村義務教育,完成‘全面改薄’任務,對88個貧困縣的‘改薄’投入全部由省財政負責”。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文淩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大雪迎年會
國際·一周看天下:大雪迎年會
2017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1351萬人
2017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1351萬人
白族夫妻傳承千年扎染技藝
白族夫妻傳承千年扎染技藝
大山貧困娃和她的“駐村媽媽”
大山貧困娃和她的“駐村媽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3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