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更多歷史遺産有望“開放” 支援遺産修繕利用
2018-01-24 07:38:3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京更多歷史遺産有望“開放”支援遺産修繕利用

  昨日,讀者正在左安門角樓圖書館二層閱覽書籍。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北京更多歷史遺産有望“開放”

  代表委員建議“活化”保護文物,讓居民享受到文物福利;北京支援社會各界參與遺産修繕利用

  左安門角樓,一處埋藏著老北京記憶的城樓,在重建修繕之後,變身古色古香的圖書館,重回北京人的生活裏。去年10月28日,左安門角樓圖書館(東城區第二圖書館分館)正式開業。

  又一處文化遺産在市民的生活裏“活”了過來。近年來,北京已有多處文化古跡實現變身,承擔起新的公共服務功能。例如中軸線上的雁翅樓24小時中國書店,已成為京城不打烊的新文化地標。

  在今年北京兩會期間,如何喚醒文化遺産的新生命,也成為很多代表委員關注的話題。

  “把文物利用起來是活化的保護”

  記者採訪發現,北京已有多處文化遺址以新的“身份”對公眾開放。

  西城區萬松老人塔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4年以博物館、展覽館、圖書館、實體書店“多重身份”對外開放。現在,這座不到400平米的院落每天吸引著1000-1500人次的遊客,是一些“國保”單位客流量的10倍。

  2013年,北京市級文物保護單位長椿寺的北院成為西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産傳習基地,引進傳承人進行非遺研究、創作、傳習、展示,包括泥塑彩繪臉譜、北京內畫鼻煙壺等,成為京城一處有文化味的新去處。

  此外,孔廟國子監建成博物館和教育基地,天壇神樂署變身為中國古代皇家音樂展館,明城墻遺址改造成優美閒適的遺址公園……

  “北京歷史文化和近現代文化建築資源非常豐富,市民整體文化認知基礎也較好。”北京市政協委員、致公黨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辦主任兼國土規劃研究中心主任許檳認為,讓文物遺産“活”起來,北京有獨特優勢。

  市人大代表、北京建築大學教授秦紅嶺也表示,文物是有公共屬性的,將文物利用起來是活化的保護,可以讓居民享受到文物的福利。

  北京支援社會各界參與遺産修繕利用

  不過,讓秦紅嶺“著急”的是,當前北京文物古跡開放度仍然不夠,“我在做古都建築文化資源庫時調查發現,很多古建都被一些單位佔用了。”

  秦紅嶺認為,文物利用的第一步,就是騰退並對公眾開放,包括博物館、圖書館、社區文化中心等方式。

  《北京市“十三五”時期加強全國文化中心建設規劃》中提到,北京將做好歷史文化名園騰退,統籌古建築保護與歷史文化資源的挖掘利用,並鼓勵支援社會各界參與名人故居、壇廟、胡同、四合院、會館、歷史宗教建築、工業遺産等修繕保護與合理利用。

  在東城區人大常委會主任、東城區人大代表團副團長金暉眼中,左安門角樓就是一個成功范例。金暉告訴記者,今年東城區還將開展一係列文物騰退計劃,“如果將這些不可移動文物作為公共文化設施進行合理開發,對城市文化品質的提升、古都北京的整體保護都有很高的價值。”

  “遺産利用不能對本體結構造成破壞”

  文化遺産再利用如何衡量好“新舊”的關係?許檳認為,在利用文化遺産之前,首先要摸清底數和現狀,在此基礎上根據規定流程進行改造。在此過程中,管理部門和相關專家不能缺席。

  許檳建議,改造利用文化遺産、古建築等,要先定下規則。“例如,不能對古建築本體結構造成破壞,外墻和顏色也不能隨便裝修改造。”此外,對各類文化遺産都應分類制定改造利用要求,建立主管單位和專家的係統合力。對級別高的古建築、文物古跡,審批流程和專家論證要非常全面嚴格。

  北京市政協委員、中國傳媒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張鴻聲提醒,除了這些已被保護利用的文化遺産,北京還有大量規模性、高價值的建築遺存,因沒有入選文保單位而得不到保護,以致傳統建築風貌喪失。

  張鴻聲提出一個方案:建立“建築文化遺存規劃保護”制度,即先有規劃,後有保護,由文化專家、規劃專家組成委員會提出方案,交由規劃部門嚴格執行,使成規模的建築遺存進入保護名錄。

  ■ 探訪

  角樓圖書館辦活動需提前“搶座”

  昨天,記者來到位于東南二環內側的角樓圖書館,步入圖書館內,一面鏤空的赤色屏風將圖書館一層分成內外兩個區域,讓讀者得以從車馬喧囂的鬧市中短暫抽離,沿著木質樓梯走上二樓,朱紅色的書架和桌子顯得十分古樸大方,幾位年長的讀者正圍坐在茶桌前品茗讀書,也有人盤在蒲團上安靜閱覽。

  書籍的選擇更突出了京味,文學區的老舍文集和京劇傳統劇本匯編,歷史類的有《北京地方志》、《北京史》等多種講述北京及各區歷史、文化、風俗的圖書。館中還設有一臺電子閱覽機,記憶體海量經典連環畫,可以很方便地翻閱。

  據東城區第二圖書館館長、左安門角樓圖書館館長左堃介紹,從去年10月28日開業至今,累計進館2.6萬多人次,共舉辦100多場各類文化活動,不少活動讀者還需在“角樓圖書館”公眾號“搶座”才能預訂得上。

  “角樓圖書館如此受讀者歡迎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左堃坦言,由于左安門角樓的交通並不是十分便利,還未開放時,他們甚至擔心會不會有人來。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這座始建于元代的古建築卻遺憾地毀于自然坍塌。1957年後,殘破的城墻也被逐步拆除。而從2015年起,北京市決定復建“左安門角樓”,歷經兩年多的精心修繕,參照乾隆十五年的《京師全圖》,在保護原有風貌的前提下,升級裝飾環境,完善設施條件,並將左安門角樓打造成特色圖書館。收錄地方文獻圖書6700冊,報紙30余種、期刊100余種。

  ■ 對話

  左安門角樓圖書館館長左堃

  讓大爺大媽也愛上“泡圖書館”

  新京報:除了給大家提供閱讀空間外,角樓圖書館還有什麼活動?

  左堃:角樓圖書館目前是東城區第二圖書館分館,除向市民提供閱覽服務以外,還通過和各有關單位的溝通,並利用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邀請文化公司來運營管理,要求他們每年度提供不低于300場的各類文化活動,角樓圖書館還面向傳統文化愛好者、閱讀愛好者、社區居民等人群,開展文化沙龍。開業以來,我們角樓圖書館共開展了100多場富有特色的專題活動,包括非遺項目制作體驗、傳統文化歷史講座、老北京特色展覽等等。

  “非遺52日”將是2018年新開的一個係列活動,每周將會邀請到一位非遺傳人,帶著手藝來圖書館,讓現場讀者親自感受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魅力。

  新京報:對于如何更好地開發圖書館的公共文化效能,有什麼計劃?

  左堃:現在的上班族多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為滿足上班族的閱讀需求,我們開創了“角圖夜讀”服務。每周五晚7時到9時為有需要的讀者和有閱讀愛好的團體開放。目前已吸引人民日報讀書會、九三學社讀書會、老舍研究會等13個群眾團體入駐。下一步,還將根據讀者需求增加開放時間。

  新京報:你覺得將左安門角樓這樣的古建築轉化為公共文化空間有何優勢?

  左堃:圖書館和古建築的內在氣韻吻合,那就是靜。不少讀者都反饋説,坐在角樓圖書館讀書,就像是穿越到過去,不由自主地想去保持安靜,每一個參觀者都去自覺約束自己的行為,其實也有利于對文物的保護。

  另外,我們也會定期收集網絡上對于角樓圖書館的評價,大家都很認可這麼把古建築和圖書館結合的形式,除了追求“形式感”的年輕人很喜歡在這種環境中閱讀以外,附近不少上了歲數的大爺大媽也愛上了“泡圖書館”。

  讓我印象特別深的一位80多歲的老先生,他是這邊的老街坊,老爺子拄著拐上三層,非常激動地給工作人員講左安門城樓的歷史,還指給我們看下面哪所房子是他曾經住過的。這時,角樓圖書館就不單是一個閱讀空間,也是一個回憶歷史的空間。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倪偉 王夢遙 沙雪良 裴劍飛 戴軒 李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河南魯山阿婆寨景區現霧凇景觀
河南魯山阿婆寨景區現霧凇景觀
“盱眙龍蝦”年味飄香
“盱眙龍蝦”年味飄香
印尼萬丹省南部海域發生地震
印尼萬丹省南部海域發生地震
趕制燈籠迎新春
趕制燈籠迎新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04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