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關愛但別消費冰花男孩
2018-01-23 09:40:52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冰花男孩王福滿的北京圓夢之旅,在聚光燈下,在主席臺前,在大紅標語的喜慶熱鬧中開始了。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高樓大廈……

  表面上看,的確圓了很多夢。對于一個大山裏的孩子來説,這三天經歷的事足夠他回味很長時間了。問題是,這些夢圓了,另外一些夢想也許就支離破碎了。繁華城市與農村如此大的落差,我倒是很擔心他幼小的心智能否坦然面對這樣的差異。他會不會在心裏問:難道圓夢就是讓他領略到京城的繁華再回到那個上個學都要走好幾裏地的農村?遊歷了現代化的教學大樓,再回到擁擠簡陋的山區小學,他會不會自覺不自覺地作出對比,看到巨大的落差,從而引發對未來的擔憂?他會不會感到,有些事情從一開始就已經不公平了?

  冰花男孩也許一心只有感激,感激有人幫他來了一趟北京,讓他在短短的三天時間裏經歷了這麼多次“第一次”,但在公眾眼裏,這種圓夢,是拿錯了劇本,變成了對冰花男孩隱性的傷害。小福滿的這麼多“第一次”照出的也許有社會的關愛有多深,還有輸在起跑線上的焦慮,有城鄉之間巨大的差異、大城市教育和山區教育之間巨大的落差;更有現實有多冰冷。

  陷在主席臺上大椅子中的王福滿,他像一個道具被擺弄來擺弄去,被誘導著説一些跟他們根本無關的夢想,在花團錦簇之下,卻要説那朵冰花的故事,那到底是誰的夢想呢?那不是王福滿的夢想,而是一些人廉價的眼淚。

  扶貧和圓夢都是一件嚴肅的事。圓夢不僅在于讓他們明白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畢竟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與他們隔著千山萬水,他們還是要面對重重疊疊的山路,面對一路上的風霜雪雨。圓夢更不是請到大城市來做一回客,然後回去,而是創造條件,用各種辦法讓更多的農村孩子有一個成長通道。圓夢是要讓更多的農村孩子能像城市孩子一樣追逐自己的夢想。

  冰花男孩的故事,是跟留守兒童、農村教育問題、貧困家庭如何改變家庭命運,這些沉重的社會問題聯係在一起的,他的背後是無數個像王福滿這樣的孩子、期盼的眼神。光一個魯甸縣,就有海拔2000米以上的冰淩區學校45所、“冰花男孩”數千名,當目光追隨著小福滿時,有沒有對他們投去深深的一瞥?有沒有想過,什麼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幫助?(高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299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