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獨此一家的校服採購平臺真的陽光嗎
2018-01-23 09:40:5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營企業,那麼又是如何被選中的?是否通過了必要的公開和遴選程序?是否徵求了公眾意見?

  中央三令五申降低企業制度性成本,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更好的市場環境,但全國16個省份的數百家中小學生校服生産企業卻遇到新的煩惱:只有進入一個名為“陽光智園”的App,才能參與校服招標和供應服務。同時,該平臺向校服生産企業收取貨款4%的服務費,瓜分掉校服企業約一半的凈利潤。這場貌似由教育部門主導的校服採購模式變革,實際操盤者卻是一家民營企業,眾多校服企業質疑其借機制創新之名,行壟斷斂財之實。(《經濟參考報》1月22日)

  校服問題,包括校服本身的質量、價格問題乃至腐敗問題,近年來時有曝光。2015年7月,教育部、工商總局等多個部委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見》,規定學生可以自願購買校服,也允許學生按照所在學校校服款式、顏色,自行選購、制作校服,這被視為是對校服亂象的針對性糾偏。

  “陽光智園”也在這一背景下“應運而生”,標榜為“校服互聯網+”管理應用平臺,能讓家長與廠家直接建立購買關係,學校不再經手校服費用,有利于廉政風險防控。

  這聽起來似乎不錯,但仔細一想,卻並非那麼回事。一方面,既然校服的購買權交給了家長,那麼到哪兒買校服,就當由家長做主。可現在家長只能選擇那些與“陽光智園”簽訂了協議的校服企業,這顯然是對改革初衷的某種背離;另一方面,“陽光智園”立足于打造校服訂購平臺,卻向企業收取高達4%的服務費,規定家長和企業都只能在平臺交易,吃相是不是太難看了?

  不僅是校服企業,地方教育部門也有幹部提出質疑,可替代陽光智園平臺的免費互聯網平臺不勝枚舉,為何單獨強推該平臺,而不是兩家或多家並舉,從而推動公平競爭?

  “陽光智園”到底是什麼來頭,實在讓人好奇。拋開這種採購模式是否真地能夠實現廉政風險防控的初衷不談,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營企業,那麼又是如何被選中的?是否通過了必要的公開和遴選程序?是否徵求了公眾意見?以“紅頭文件”發出的倡導建議,多多少少都具備了強制性。事實上,多個地方的教育部門在執行過程中都是將之作為“必須”要求來落實。

  一紙僅供參考的論證會紀要,到了省級及以下很多教育部門就變成了“必須”。從字面上理解,這確實是執行上出現了加碼乃至扭曲。但文件專門為某個互聯網平臺背書,哪怕只是倡導,提供“參考”,真地合適嗎?按理説,這種行政倡議,在地方上所可能引發的“執行走樣”其實也是完全可以預估到的。

  從實際效果看,“陽光智園”的操作模式,也顯得疑點重重。比如,早就有人指出,即便是所有學校和企業都統一使用“陽光智園”平臺,校服企業能否進入平臺參與競爭,還是要有學校等相關部門決定。另外,也有家長表達了對于“陽光智園”平臺上校服企業的售後服務與校服質量的質疑。在這種現實之下,一些地方教育部門和學校大力推廣“陽光智園”,除了受到上級紅頭文件的鼓勵,是否也有不當的利益驅動?

  校服市場問題時有曝出,恰恰是因為這個市場受制于學校和教育部門的“權力”,在相關改革後,試圖以“平臺壟斷”的模式來“凈化”校服市場,只能是一廂情願,也構成了對改革初衷的架空。

  一個App一旦獲得紅頭文件背書,在地方教育部門的“配合”下,就可以將不與自己簽訂合作協議的校服企業排除在市場競爭之外,這再次反映出市場公平的脆弱性。相關部門不僅需要好好查查“陽光智園”的來頭,更要對于“紅頭文件”介入校服市場的行為,給出明確説法。(任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教育強縣也要發展好小規模學校
    現在的升學教育模式對鄉村發展是不可持續的,因為不可能所有孩子都走得通這條路。鄉村教育應立足鄉村,給那些不能通過考學實現階層躍升的孩子指明另一條路。
    2017-12-21 08:42:32
  • 拆了重裝!學校報警係統經不起折騰
    要各學校花上至少三四倍的高價去吃貴貨,這裏邊可有什麼利益輸送、權錢交易的貓兒膩,不免令人浮想聯翩。
    2017-12-13 09:15:19
  • 家委會豈能變成學校亂收費幫手
    如果有家長在家委會的學生,就自動高人一等,可以享受種種特別關照,家委會不變味才怪呢。
    2017-11-23 13:43:2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298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