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掃黃打非辦清查“兒童邪典視頻” 專家:視頻平臺應受罰
2018-01-23 07:04:0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全國掃黃打非辦部署清查“兒童邪典視頻”

  卡通人物被包裝成血腥暴力或軟色情內容,有公司翻譯制作後“搬到”國內視頻平臺

  近日,“兒童邪典視頻”在國內視頻平臺傳播一事引發關注,此類視頻以卡通片、兒童劇、木偶劇為包裝,對少年兒童喜愛的艾莎公主、米奇老鼠、蜘蛛俠、小豬佩奇等卡通形象二次加工,其中充斥大量含有血腥暴力、恐怖、虐待、色情等內容。

  昨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發布聲明稱,已部署開展深入監測和清查。目前,相關網站開展了自查和清理。該部門將持續關注,對不履行企業主體責任,造成有害視頻及信息傳播的企業,一經查實,必予嚴懲。

  北京文化執法總隊昨日下發緊急通知,查禁“兒童邪典視頻”,要求相關內容一律下線。

  新京報記者發現,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等視頻平臺也發布公告稱,對相關視頻和賬號進行刪除下架和封號處理。

  某視頻平臺的一個賬號現實存在大量“兒童邪典視頻”。網絡截圖

  “邪典卡通”被貼“教育”“少兒”等標簽

  近日,一篇題為《一群變態鎖定觀看YouTube的孩童,我以前為他們工作》的文章引起熱議,文章指出,國外某些機構針對兒童,把一些兒童熟悉的卡通人物形象包裝成血腥暴力或軟色情內容,比如《冰雪奇緣》的艾莎公主被捆綁、被開喉、開顱,蜘蛛俠喝醉被撞倒。還有很多影片由小孩主演,以情色的形式描寫孩子,很多內容跟搖屁股、“扮演醫生”和假裝嘔吐有關。

  據報道,這些“兒童邪典片”已在國外引起了高度關注。2017年11月,YouTube宣布刪除了超過50個相關頻道、15萬個視頻。

  但這些視頻被悄悄搬到了國內,並呈現“本土化”特色。其中一些視頻被翻譯、再創作,發布在各大視頻平臺,搜索“艾莎” “小豬佩奇”等詞,就能出現,並且在部分平臺上被貼上“教育”“少兒”等標簽。除了“搬運”的國外視頻,還有模倣制作的中國版“兒童邪典片”。

  昨日,新京報記者登錄優酷、愛奇藝等視頻網站搜索發現,類似視頻基本已無法搜索到。但流傳于網絡的諸多截圖顯示,幾大視頻網站上均曾出現類似含有暴力傷害、色情隱喻等內容的視頻。比如,自稱為“一檔少兒成長教育節目”的優酷“廣之潮親子互動”自頻道就曾播放係列疑似視頻,截圖畫面顯示,其內容包括小男孩掀起女孩的裙子打針,女孩趴在桌上衝著鏡頭笑,還有模擬女孩懷孕等。

  廣州一公司翻譯並上傳相關視頻

  據報道,在將“兒童邪典視頻”本土化的賬號中,有一個叫“歡樂迪士尼”的賬號,是國內較早一批翻譯並制作上傳相關視頻的賬號之一。根據其注冊信息,背後是廣州胤鈞貿易有限公司。

  並且,該公司曾發布招聘英語筆譯、兒童創意美術、動畫設計卡通定格動畫師等相關職位。記者根據其公司信息找到兩個企業電話號碼,撥打過去均無人接聽。

  - 回應

  北京文化執法總隊:

  “兒童邪典視頻”一律下線

  早在2017年12月,公安部有關部門就曾發布提示,稱一些二次加工後帶有血腥暴力或軟色情內容、甚至虐童的動畫或真人短片,已悄悄流入國內各大視頻網站。

  1月22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發布聲明表示,針對利用經典卡通形象制作傳播涉暴力、恐怖、殘酷、色情等妨礙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有害視頻情況,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已部署開展深入監測和清查。目前,相關網站開展了自查和清理。我們將持續關注,對不履行企業主體責任,造成有害視頻及信息傳播的企業,一經查實,必予嚴懲。

  1月22日下午,北京文化執法總隊下發緊急通知,查禁“兒童邪典視頻”,要求相關內容一律下線。

  - 專家觀點

  視頻平臺監管缺失應受罰

  北京教育學院宣武分院心理教研員鐘珩老師表示,這些視頻含有色情內容,會給孩子對性的健康理解、兩性關係的健康發展等帶來一定影響。這些視頻某種程度上是有性侵的意味在裏面,可能會影響到他們以後跟異性健康的交往。一些涉及暴力的視頻,會給孩子一個壞的示范和誘導,可能導致孩子以後在解決問題的時候,選擇用不那麼友善的方式去解決。

  首都師范大學政法學院教授李昕説,這些視頻的制作構成違法,公安部門、網絡監管部門需要打擊,不過難點在于如何取證。如果查出哪些公司在制作這些視頻,情節嚴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對沒有盡到監管職責的視頻平臺,也應受到處罰。

  - 對話

  “兒童打針”視頻拍攝者:

  我後悔死了不該拍那些視頻

  昨日,記者聯係上一位在此次整頓中被封號的自媒體頻道博主林宇(化名),他此前一共上傳了700多條短片,大多播放量過萬,其中少數有成年人打小女孩屁股,小女孩“懷孕”等內容。他向記者透露了制作拍攝此類視頻的“內情”。

  “為了流量,沒考慮觀看者感受”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被媒體曝光的?

  林宇:昨天(21日)下午。平臺的編輯發了新聞報道的截圖給我,告訴我被封號了。

  新京報:你的視頻裏,有一個成人拿戒尺打女孩屁股,女童排隊承認錯誤的,為什麼要做這個視頻?

  林宇:競爭太激烈了,得想一些別人沒做過的,就想了這個,流量挺高的。視頻裏的女孩都是我女兒。

  新京報:你對著鏡頭打女兒屁股,不覺得有不妥嗎?

  林宇:剛開始沒覺得什麼,打屁股很正常啦,不會打得很疼,主要起警示作用。後來發布之後,也有人説不好,我也覺得有些不妥,但不得不承認,打小孩的視頻太火了。都是為了流量,沒有考慮過其他觀看者的感受。

  新京報:打小孩的視頻為什麼這麼火?

  林宇:我也不知道,可能很多人喜歡看熱鬧吧。

  新京報:你還有一段視頻是“四歲小女孩懷孕到醫院生孩子”,一個小孩給另一個小孩屁股上打針,為什麼要拍這個視頻?

  林宇:打針視頻點擊量很高的,我做打針的視頻是比較多的。最開始我做兒歌的,女兒跳《小蘋果》,有一些人開始關注、評論,但播放量一般。後來我發現隨便一個玩玩具的,都有幾百萬點擊,尤其是醫生玩具。

  最多的時候月入兩萬

  新京報:之前做了多久自制兒童視頻?

  林宇:2014年左右開始做,那時候好幾個星期才發一條。

  新京報:你之前是做什麼的,為什麼自制兒童視頻?

  林宇:我沒什麼學歷,初三畢業後四處打工,後來到一家廣告公司給攝影師抬三腳架,他走到哪裏拍我就跟到哪裏,怎麼用光怎麼做場記我都記下。後來我自己試著拍,一開始用手機,之後也開始自學,買了單反相機。為什麼做兒童視頻,是覺得這個掙錢。

  新京報:這些視頻帶來的收入每月大概有多少?

  林宇:第一次有收入我記得那個月是掙了53塊,後來很長時間就保持在每月幾百塊。直到2017年初,每個月大概能有幾千塊錢,從下半年開始收入就越來越多,所有的都加上,能達到2萬。我和國內平臺簽過合同,平臺會給我做一個單獨的自媒體頻道頁,我有一個後臺賬號登錄進係統後,就可以看到收入。每個月有多少點擊量,就對應多少錢。

  大多是小孩子在看這種視頻

  新京報:都是些什麼人在看這些節目?

  林宇:大多數是小孩子。

  新京報:你怎麼知道是小孩子?

  林宇:很多人會發那些標點符號和英文字母,那種我看到就知道是年齡小的孩子,還不會打字。大一點的就會寫一些短句。

  新京報:哪條推薦或哪條不推薦,平臺會告訴你嗎?

  林宇:這個我不知道,他們不會説。我猜,應該是我做得好就會推薦吧,我的全部心思都在怎麼做好這個視頻上。太多人做這些視頻,競爭太激烈了。

  新京報:經過這個事件,你有什麼想法?

  林宇:我後悔死了,我不該拍那些視頻。

  本版稿件/新京報記者 王俊 陶若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29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