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景德鎮新思維看文化自信
2018-01-20 15:21:27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者: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劉健 陳建華 吳鍾昊 朱昊晨

  “China”在英文中,既有“中國”之意,也有“瓷器”之意。這個雙音節詞與景德鎮古名“昌南”亦頗有淵源。中國、景德鎮、瓷器之間這一獨特的關聯表明,景德鎮一向是中國文化的根脈之一,瓷器不僅是絲綢之路上的商品,更是外國人眼中的中國文化。如今,景德鎮呈現出一些新氣象。

  “匠從八方來,器成天下走”。舉世聞名的元青花就是海納百川的産物,也因而成為世界上最早的全球化商品。現在,景德鎮仍是中國藝術人才最為集中的地區之一,每年有3萬海內外“景漂”到景德鎮進行藝術創作,其中還包括5000多海外人士。從這個群體中,我們看到不同藝術流派相互交流碰撞,看到來自哈佛大學的物理學家癡迷于瓷器研究,看到年輕人對傳統技藝的傳承與發展。

  在景德鎮,頂級藝術與普通人的距離被拉到最近。身懷絕技的陶瓷大師、工匠就生活在市井之中。這裏不僅有眾多免費開放的公立博物館,還有近百家風情萬種的私人博物館向公眾免費開放,其主人是傳統文化的守衛者,更是傳播者。越來越多來到景德鎮的人因此開始喜歡陶瓷,研究陶瓷,醉心于藝術,以至于整個城市從街道、商店、餐廳,到書店、咖啡館都充滿了藝術氣息。

  創新創造是文化的生命所在。互聯網時代,私人定制為景德鎮陶瓷提供了創新空間。許多用傳統眼光看“離經叛道”的設計被大量運用于陶瓷産品當中。通過互聯網平臺,剛剛走出校門的年輕藝術工作者可以便宜地在景德鎮創業、生活。借助互聯網,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藝術家得以交流碰撞,景德鎮陶瓷開始承載來自全世界的創新智慧,景德鎮工匠也成為了真正的世界工匠。

  在全球化的視野之下,當許多城市在競追速度,做大經濟總量、再造“東方曼哈頓”的時候,景德鎮卻在靜靜地醞釀著新的可能性:即在中國傳統文化意識蘇醒的背景之下,展現一條與其他城市完全不同的發展之路。我們嘗試用三種思維去剖析景德鎮的新氣象,是要在中國文化軟實力建設大背景下,從景德鎮的故事中找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力量。

景德鎮的新思維 

  2017年7月5日,德國柏林,表演者在“感知中國·匠心冶陶”景德鎮陶瓷文化展開幕式上演奏瓷制樂器。 單宇琦 攝

   在中國瓷都江西景德鎮,有一個獨特的文化現象:3萬多名來自全國、全球各地的藝術工作者匯集于此,如癡如醉地研究陶瓷文化,其中不乏知名的古陶瓷專家、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教授、哈佛大學物理學博士。

   “匠從八方來,器成天下走”,融匯貫通是景德鎮陶瓷光耀千古的魂魄。放眼全國乃至全球,鮮有像景德鎮這樣的城市能有如此多的世界頂級人才為投身同一個行業而匯集在一起。3萬“景漂”背後的虹吸思維更折射出中國文化強大的吸引力。

   “洋景漂”帶來多元文化碰撞融合

   2005年暑假,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弗莉斯蒂·艾利芙(Felicity Aylieff)第一次來到中國景德鎮,這兒的一切都讓她興奮不已。“整個城市似乎只因瓷而生,遍地都能看到瓷器的蹤影。”這讓弗莉斯蒂不知從何處著眼看去。

   弗莉斯蒂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博士生導師。在此前40多年裏,她一直嘗試著突破西方傳統陶瓷的概念。直到在景德鎮,見證了2米多高的瓷器成型制作,中國傳統釉下與釉上彩的裝飾手法,讓她萌生了到景德鎮進行創作的想法。

   向當地工匠學習如何使用中國毛筆,用相機記錄下景德鎮瓷器上精美的紋飾,並進行解構消化和重新創作……2008年,經過幾年積累,她終于將自己在景德鎮創作的巨型作品運回了英國,進行了兩年的巡回展覽。“景德鎮給予了我在其他地方不能得到的技術支持。”如今,弗莉斯蒂已經可以成熟地使用當地的材料。她的青花作品,覆蓋著一層層濃淡不一的鈷藍;她的粉彩作品,用細微的線條勾勒出各種形狀和花卉的圖案。

   美國歷史學家羅伯特·芬雷則認為,第一次全球化來自16世紀的景德鎮青花瓷。“China”與“china”這一眾所周知的稱謂重疊,昭示著西方世界長期通過“景瓷”這一內斂而高貴的器物來感受中國人文歷史。“景瓷”代表一種手工業文明,也深刻地影響了西方的生活方式,甚至取代木制、錫制、陶制等餐具,引發了一場“飲食革命”。

   如今“洋景漂”讓景德鎮瓷器再次成為多元文化碰撞融合的載體。他們在借助景德鎮傳統手工藝把藝術構想變成現實的同時,也幫助景德鎮的工匠、陶藝家打開視野,收獲全新的創作理念。

   51歲的英國物理學博士蓋博天(Guy Thompson)曾是一家跨國銀行的亞洲區高管,5年前他和來自中國臺灣、同樣辭掉了歐洲金領工作的王代平,以及景德鎮畫師羅艷合作,三人立志要把西方的審美需求和景德鎮的制瓷工藝相結合,把傳統工藝和現代商業相結合,從而找到創建高端陶瓷品牌的渠道。

   但成為“景漂”之後,他們發現這並不容易。“同樣的顏色在不同的溫度下燒出來的效果差異很大。”王代平説,他們花了3年的時間去試驗釉中彩餐具的發色、單色、復色、調色、配色等等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蓋博天發揮自己的物理專業優勢,仔細記錄溫度並不斷測試,以穩定成品質量。

   曾經只畫花鳥工筆的羅艷常常感到驚訝,“他們沒學過繪畫,卻總是有出色的想法。比如把中國元素轉化為抽象的符號,設計出讓東西方人都喜歡的紋飾。”

   研發4年後,他們燒制出的第一批産品,擺在了倫敦頂級陶瓷專賣店的櫥窗裏。“我們一致認為,景德鎮是一個可以實現夢想的地方。”王代平説。

   三寶國際陶藝村“副村長”李文英送走了一批批來景德鎮尋夢的“洋景漂”。

   她和哥哥、陶藝家李見深創建的隱居山間的小山莊,每年要接待數十名海外藝術家,現在已經蜚聲海內外陶藝界。前不久,在三寶村呆了7年的韓國弘益大學博士李憐美離開中國。走之前動情地對李文英説,在景德鎮看到了中國文化的根。

   在李文英看來,外國藝術家與本土工匠的互動,給景德鎮帶來了新的理念。一些理念是景德鎮工匠沒有見過的,一些理念的實現必須改進傳統工藝。“外來與本土互動和交流,必定會有創新的東西出來。”她説。

   年輕頭腦與古老技藝“交融”

   一入秋冬,景德鎮浮梁縣鵝湖鎮柳溪村天寶龍窯便迎來了一年中最忙碌的階段,年逾古稀的“窯主”金躍安臉上滿是笑容,因為天寶龍窯將再次在這裏燃燒。

   金躍安從18歲起學習傳統盤缸技藝,1974年受聘從老家鎮江來到景德鎮,在浮梁縣鵝湖鎮依山勢建起64米長的天寶龍窯,專事缸、罐等日用器皿的燒造。

   老金的盤缸技藝在當下景德鎮年輕陶藝工作者眼中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他不借助于拉坯機,所有的坯體與形體都是拍打出來的。他每天繞著一架用了半個世紀的做古腳(工作臺)轉圈,居然走出一圈深深的踏痕。

   整天跟泥巴打交道,老金看起來像個老農民。但其實他受邀去過希臘、英國、韓國等不少國家,每當和老外説起陶藝,言語中都充滿了自豪。“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技藝,外國人驚訝得不得了!”金躍安告訴《瞭望》新聞周刊。

   老金的外孫汪智勳擔起了傳承盤缸技藝的重任。不過,古老的盤缸技藝在這位從景德鎮陶瓷大學畢業的年輕人手中,變得天馬行空。因為他盤的不再是大缸,而是半人高的大佛頭、禪意的佛手,以及看起來有些滑稽的陶人。

   “現在大缸已經退出了人們的生活,傳統技藝也要跟著時代創新。”汪智勳説。

   在景德鎮,《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了解了許多關于堅守與創新的故事,古老的技藝正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其中,幻化出別樣的風採。無論是“家傳派”“學院派”還是“跨界派”,都能在這裏尋到真諦,找到靈感。

   雖然不會拉坯、不會上釉、不會燒窯,但30出頭的熊建亮依舊創建了自己的窯口。2009年從景德鎮陶瓷大學油畫專業畢業後,他留在景德鎮創業,嘗試著把西方的美學、工藝和裝飾手法引入到制瓷工藝中。

   “我不會做,但景德鎮有這麼多老師傅,他們可以幫我做。”熊建亮拿起一只青花茶杯對記者説,一只普通的杯子,從成型到燒成,至少需要經過8位工匠的手;一件復雜作品往往出自十四五位工匠之手。

   來自浙江臺州的“景漂”柳誠也不會制作瓷器,不過得益于家族企業生産木質茶具的經驗,他也深諳市場對于陶瓷茶具的審美需求。他聘請了70多位老工匠,設計燒造出許多熱銷産品。“好的瓷器需要時間來沉淀。每設計出來一款蓋碗、一款茶杯,都要自己先用一段時間,看看到底好不好用,耐不耐看。”2017年,柳誠的工坊銷售額突破1000萬元。“手工制瓷是景德鎮無可替代的優勢。”柳誠説。

   “景漂”之後見“景歸”

   景德鎮上不少是土生土長的“鎮巴佬”,在離開多年闖世界後,如今又回到景德鎮。景德鎮籍海歸實業家董克勤,是國內陶瓷界知名策劃人。他不僅癡迷家鄉陶瓷文化,而且正在努力推動景德鎮陶瓷文化走向世界。

   景德鎮外銷瓷是中國留給世界的輝煌記憶,也是見證全球化進程的“世界商品”。為搶救中國歷代遠銷海外的瓷器,董克勤的團隊從海外回購了3000多件精美外銷瓷,並準備在景德鎮興建“歸來”陶瓷博物館。

   位于陶溪川陶瓷文化創意産業園的胡桃裏音樂酒吧,將一線城市潮流生活方式引入到景德鎮。這個酒館的老板李睿,是一位“80末”海歸。

   李睿的少年時代是在昌江邊度過的,之後長期旅居國外,在香港創辦了3家公司,成為金融行業裏的青年翹楚。2016年,李睿從上海回到景德鎮探親,邂逅陶溪川,她被這個特色文創街區的魅力所震撼,決定回景德鎮投資創業。

   像李睿和董克勤這樣的“景歸”還有很多。旅德的景德鎮籍男高音歌唱家熊柯嘉,準備為景德鎮搭建一個國際化的音樂平臺;曾在景德鎮學習十余年的陶瓷藝術家、中央美院教授呂品昌,推動中央美院陶瓷藝術研究院落戶景德鎮……

   但上世紀90年代末,伴隨著十大國營瓷廠倒閉,大量瓷業人才離開景德鎮自謀出路,景德鎮陷入人才流失的産業蕭條期。就像是一個巨大失序的蜂巢,景德鎮能讓人走起來踏實的人行道不多,違章建築卻比比皆是。如今,一場城市修復、生態修復,為城市“松綁”的“大腳革命”正在改變景德鎮的面貌。

   “除了用好景德鎮陶瓷文化的吸引力,還要重點打造好城市環境。”景德鎮市委書記鐘志生説,“過去講距離,指的是空間距離,但如果我們把環境搞好了,空間距離就可以用功能距離來彌補。”

   破舊的棚戶區被拆除了,背街小巷不再污水橫流,數千畝的景德鎮國家森林公園植被茂盛,松枝間偶爾能夠看到松鼠跳躍,置身其中頗像紐約的“中央公園”。貫穿景德鎮全境的昌江水清澈見底,沿著昌江,一條百裏風光帶成為市民休閒新去處。

   “許多外國朋友再次來到景德鎮時,無不驚訝于景德鎮的變化。”定居景德鎮的考古學者黃薇説,十年前初到景德鎮時,看到城市凋敝的失落感如今已蕩然無存。

   今年景德鎮成立了招才引智局和“景漂”、“景歸”人才服務局,完善扶持政策,支持創新創業。“景德鎮需要更大的胸懷接納人才,開啟新時代‘匠從八方來’的局面。”景德鎮市市長梅亦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越來越多從景德鎮走出去的企業家、學者和藝術家回鄉,僅去年以來,“景歸”在景德鎮投資億元以上的項目就達30多個。

   “一次百年難遇的大運正在漸行漸近。”作家胡平在著作《瓷上中國》中提出這樣的問題:當今國內城市的發展大同小異,景德鎮是否能展現一道嶄新的風景?在中國文化軟實力名片上,景德鎮能否説好中國故事?

   “有人就有故事,十萬陶瓷産業工人、3萬海內外‘景漂’和越來越多的‘景歸’,讓這座城市值得期待。”鐘志生説,歷史給了景德鎮底氣,時代給了景德鎮機遇,人才給了景德鎮無限可能。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衝乎爾:“雪樹銀花”童話鎮
衝乎爾:“雪樹銀花”童話鎮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湖北恩施:臘梅飄暗香
湖北恩施:臘梅飄暗香
古法榨茶油 香飄大山外
古法榨茶油 香飄大山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28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