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子搶劫殺人潛逃16年藏身寺廟 被抓時已成住持
2018-01-18 06:46:1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男子搶劫殺人潛逃16年後成寺廟住持

  2002年夥同他人在廣州番禺涉嫌搶劫殺人;輾轉各個寺廟躲藏,因懂針灸、推拿成“大師父”

  力天佑的身上,有很多種標簽。在江蘇泗陽,他是德高望重的“大師父”,是中醫,是寺廟住持;在1500公里外的廣州番禺,他的代號是“紅桃五”,他是殺人者,逃犯。

  2002年1月7日,廣州番禺發生一起殺人案,一名男子在出租屋內被劫殺。警方查明,作案人員共有四人,其中三人不久後歸案,主犯力天佑一直在逃。2016年9月,番禺警方通過技術比對,鎖定江蘇泗陽一名男子與力天佑年齡、外形高度相似,進一步調查後,確認即為力天佑。近日,力天佑被番禺警方抓獲。

  這16年,力天佑換了身份,遁入空門,成為寺廟住持,並因懂得針灸、推拿,備受當地居民讚譽。

  見到警察,力天佑沒有抵抗,而是舉起雙手説,“你們把我帶走吧”。

  洗白成寺廟住持後,力天佑發布的朋友圈恬淡而有禪意,但從不以正面示人。

  四人作案一人在逃

  2002年1月7日,廣州番禺區市橋街的一處出租屋內,發生一起命案,一名男子被殺。

  新京報記者從番禺警方獲悉,現場痕跡勘測後,警方確認,遇害男子姓盧,因窒息而死,死亡時間在前一天晚10時左右。

  借助現場痕跡,番禺警方很快鎖定作案者為四人。幾天後,兩名男性嫌疑人耿樂、胡安,以及女性嫌疑人翁紅(均為化名)被警方控制。三人的供述,拼湊出一個“仙人跳”式作案過程。

  2002年元旦前後,一名為力天佑的男子,找到熟人耿樂和胡安稱,自己找到一條發財之路:三人找一處出租屋“埋伏”好,再由一名同夥女性出面,將“有錢人”騙入出租屋,隨後實施搶劫。

  三人很快就這一“模式”達成一致,在其看來,被劫者礙于多種因素,報警幾率較小,得手比較容易。隨後,女子翁紅加入,承擔“誘餌”角色,並提供自己租住的出租屋作為作案場所。

  四人團夥將首次合作目標,放在“有錢人”盧某身上。2002年1月6日,力天佑帶著耿樂和胡安先行進入出租屋內等待。當晚10時左右,翁紅帶著盧某回到出租屋,一進入屋內,力天佑等三人合力將盧某推倒在床上,用手捂住嘴巴,用繩索綁住手腳。力天佑從盧某身上搜出兩部手機和一個錢包,他將其中一部手機給了耿樂,又給了胡安一千元錢,剩下的則揣入囊中。

  分贓完畢,四人發現,床上的盧某已經因窒息而死亡。隨後,四人離開出租屋,各自潛逃。隨後幾天,耿樂、胡安和翁紅三人相繼被抓,而主犯力天佑則一直在逃。

  力天佑住處的天窗有一格永遠開著,用10萬現金撐著,他原本計劃一有風吹草動就拿著現金從這裏逃跑。

  洗白身份成寺廟住持

  事發後,番禺警方組成專案組,針對力天佑的社會關係、可能出現的區域,進行了多次排查,並派出警員赴力天佑位于江蘇宿遷的老家調查。

  按照番禺警方的説法,力天佑倣佛“人間蒸發”,見不到任何留存于世間的痕跡。在這期間,專案組始終保持工作狀態,一旦發現有線索,便會開始核驗。

  2012年4月,廣州警方以撲克牌編號形式,發布一連串通緝令,向全社會徵集破案線索,被稱為“撲克牌通緝令”。全部54名在逃人員均身負要案,且多年沒有線索。其中,力天佑位列“紅桃5”。

  轉機在2016年9月份出現。警方通過大數據比對發現,一名男子外形、年齡等均與力天佑非常接近。不過,這名男子在戶籍係統中姓楊,河北吳橋人氏,並在2011年出家。此時,已經是江蘇泗洪縣一處寺廟的法人代表,成為“住持”。

  一組辦案人員來到泗洪縣的這處寺廟調查,卻被告知,住持已經“不在”。一名參與辦案的民警告訴新京報記者,在獲悉這一情況後,辦案人員隱隱覺得,這名住持的身份撲朔迷離。隨後,警方分為兩組,一組人在寺廟周圍進行調查,另一組人趕赴百公里外的宿遷市宿城區,前往力天佑的老家摸查。

  此時,警方卻發現,這名神秘的住持再一次“人間蒸發”,寺廟僧眾以及信徒都表示,聯繫不上“大師父”。

  被抓時準備從天窗逃跑

  2017年12月29日淩晨,宿遷市區一處老式居民樓下,幾名便衣人員正在蹲守。這些警察來自番禺和宿遷,已經在零度以下的寒風中守候十多個小時。

  此前幾天,警方連日的排查有了線索。多條關鍵資訊顯示,神秘失聯的寺廟住持的藏身處,就在宿遷市區一個小區內。多日偵查後,警方鎖定了一處目標房屋。

  一名參與辦案的警官告訴新京報記者,冬日的宿遷,淩晨時分起了濃霧,即便是面對面站著,也看不清對面的人臉。鑒于這一情況,現場人員重新調整了方案,分人守住樓棟的各個出口。清晨6時,警方決定實施抓捕。

  現場警員衝進目標房屋後,將正準備從天窗逃脫的“大師父”控制,現場辨認,此人即為警方追捕16年的力天佑。

  ■ 延展

  天窗夾十萬現金隨時準備逃跑

  力天佑在微信朋友圈發布的照片,風格統一:夕陽西下,身穿僧袍的他,站在楊樹林裏,或是遠眺,或是俯身,顯得恬淡而有禪意。

  不過,所有的照片中,力天佑都沒有正面出鏡。辦案民警稱,亡命十六載,力天佑從不以正臉面對鏡頭。這也是警方在排查時,難以找到圖像資料進行佐證的原因。

  番禺案發後,25歲的力天佑從廣州逃往韶關,小住一段時間後前往雲南,最後回到江蘇。在此期間,力天佑一直輾轉各個寺廟之間,以化名安頓下來。不過,出于“安全”考慮,力天佑一直沒有使用真實身份證,也就無法辦出家的度牒。

  2011年,力天佑托人辦了一張身份證,以楊某的身份落戶河北吳橋。隨後,他用這一身份出家,正式成為僧人,並在泗陽一處寺廟常住。這是一處香火慘澹的小廟,只有幾名僧人。力天佑到來後,憑借一手針灸、推拿的手藝,免費幫助周邊居民治病,獲得附近鄉民認可。緊隨而來的,是越來越多的布施。

  幾年之後,寺廟規模擴大,前來挂單的僧人眾多,而力天佑也因為有功,成為寺廟的住持。

  風光背後,是難以擺脫的焦慮。一名辦案人員説,為了防止被“鎖定”,力天佑從不上網,也極少參加公開活動,幾乎與世隔絕。此外,他要求所有進出寺廟的人都需要登記身份證,並叮囑登記人員,對廣東籍訪客要報備。

  正因為這種“謹慎”,辦案人員首次到訪寺廟,力天佑便有所察覺,他一面交待弟子以“不在”為由搪塞,一面離開寺廟,躲進一輛麵包車中。此後半年,依靠一名弟子的幫助,他吃住都在車裏。直到2017年6月,才搬進一處老式小區內。

  力天佑最後藏身的住所,是一處位于頂樓的房屋,擁有天窗。平日裏,天窗一格永遠被打開,用一摞10萬元的現金頂著。在力天佑的計劃中,一旦有風吹草動,自己可以從天窗離開,依靠十萬元現金,還可以支撐很長時間。

  直到民警進入這處房屋時,10萬元現金,依然夾在天窗上。面對辦案人員,力天佑沒有再抵抗,他舉起雙手説,“你們把我帶走吧”。

  新京報記者 王煜 本版圖片/番禺警方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為大橋“體檢”
為大橋“體檢”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蘭海溝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蘭海溝
大苗山歡度苗年
大苗山歡度苗年
無償獻血 奉獻愛心
無償獻血 奉獻愛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275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