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銀監會13天三道急令延續強監管 對銀行業有啥影響?
2018-01-15 06:38: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3天三道急令 銀監會延續強監管

  銀監會發布通知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專家稱,今年可能有小銀行處于破産邊緣

  開年不到半個月,銀監會發出第三道監管文件。1月13日晚,銀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下稱“通知”)、《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意見》(下稱“意見”)和《2018年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工作要點》(下稱“要點”)。

  銀監會此次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明確了8個重點整治方面,給出了22條工作要點。

  突出“監管姓監”

  經過2017年的嚴監管,2018年銀監會繼續從嚴治理銀行業各種亂象。

  《通知》指出,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將重點整治問題多的機構、亂象多的區域、風險集中的業務領域,嚴查案件風險。“突出‘監管姓監’,將監管重心定位于防范和處置各類金融風險,而不是做大做強銀行業,強調對監管履職行為進行問責,嚴肅監管氛圍。”銀監會有關負責人表示,注重建立長效機制,彌補監管短板,切實解決産生亂象的體制機制問題。

  在具體的操作上,銀監會明確了2018年重點整治公司治理不健全、違反宏觀調控政策、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産品風險、侵害金融消費者權益等8個方面,每個方面給出若幹工作要點。此外,銀監會還單獨列舉了監管履職方面的負面清單。

  打擊金融“偽創新”

  銀監會表示,深化整治銀行業亂象,要處理好“穩”和“進”的關係、短期化和常態化的關係、合規發展和金融創新的關係、防范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的關係。

  在“穩”和“進”上,銀監會表示,在化解存量風險上求穩,在遏制增量風險上求進,合理把握力度和節奏,預留政策空間,實行新老劃斷。

  在合規發展與金融創新的關係上,銀監會指出,“銀行業出現的一些亂象,不是創新本身導致,而是部分金融機構以創新之名行套利之實。”銀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對于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偽創新”,堅決予以整治和取締。

  在防范金融風險與服務實體經濟上,銀監會表示,一方面,將同業、理財、表外等業務以及影子銀行作為2018年整治重點。另一方面,嚴查“陽奉陰違”或選擇性落實宏觀調控政策和監管要求等行為,優化信貸資源配置效率。

  延續強監管態勢

  2018年開年不到半個月,銀監會已連續三次發布文件整治銀行業亂象。

  1月5日,銀監會發布實施2018年第1號令《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了主要股東的范圍、責任和監管,加大了監管部門對于違規股東的懲戒力度。

  1月6日,銀監會發布《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2號文”),加強對委托貸款業務的監管等。

  連續3道文件,銀行業強監管力度繼續延續。

  2017年3月底至4月,銀監會連續下發文件,啟動“三三四十”(三違反、三套利、四不當、十亂象、十風險)專項治理。據銀監會統計,專項檢查共查出問題約5.97萬個,涉及金額17.65萬億元。

  強監管的同時,伴隨著強問責。新京報統計發現,銀監會2017年全年罰沒金額是2016年的10倍。銀監會數據顯示,2017年銀監係統共處罰機構1877家,處罰責任人員1547名,對270名相關責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終身銀行業從業和高管任職資格。

  “整治銀行業亂象今後將成常態。今年仍將違規開展同業業務、理財業務、表外業務作為治理重點。”接近銀監會的人士向新京報表示。

  ■ 焦點

  金融治亂為何連下“重錘”?

  “2017年銀監會“三三四十”專項治理取得較為明顯的效果,但銀行業的問題涉及面廣、積累時間長,通過半年多時間的整治不可能取得根本性好轉,還需要持續的監管。”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銀行業有些問題刻不容緩,在治理取得有效成果的基礎上還需要繼續保持監管上的高壓。

  連平還表示,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産品風險,需要特別重視,這一問題也是目前銀行業治理中最迫切最重要最復雜的問題。“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風險涉及面廣,各個銀行或多或少存在這一問題,而且因為結構復雜,各個金融機構之間業務互相交織在一起。這一風險最可能帶來全局性風險,也最有可能引發係統性金融風險。”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中心主任曾剛表示,目前監管層面的制度不完善,存在監管的短板,同時,在執法的層面上也確實存在著很多空白點,銀監會此次發文也是逐步夯實去年”三三四十“的整治成效,保障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創造良好的制度基礎。

  連平同時表示,不能簡單地把監管政策理解為金融方面的收緊。此外,此次監管政策很重要的特點是不搞一刀切。在嚴厲措施之下,對于具體問題的處理還留有一定的緩衝余地和回旋空間,政策具有彈性。這樣做,一方面可以嚴格推進強監管,另一方面又使得行業平穩運行。

  公司治理為何放整治領域首位?

  《要點》明確了2018年重點整治的8個方面,其中“公司治理不健全”被放在首位,並從股東與股權、履職與考評、從業資質等三個方面作了要求。

  在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看來,把公司治理放在八大領域的首位主要出于兩方面的考量。首先,公司治理是現代銀行業最重要的方面,2017年開啟的“三三四十”等專項整治也是為了約束銀行的公司治理;其次,中國銀行業規模已經非常巨大,未來將更注重高質量發展,公司治理至關重要。

  “2018年銀監會發布的‘1號文’就是約束主要股東行為,完善公司治理從而使得銀行合規經營的。”何海峰説。他還以廣發銀行“僑興債”為例表示,“僑興債”問題屬于公司內控失范的違規經營行為。

  連平認為,公司治理不一定是目前銀行業最迫切需要治理的亂象。不過,從銀監會角度看,最需要對微觀金融機構進行監管,而公司治理是微觀金融機構中比較高層面的部分。“將這一問題放在首位,或與‘僑興債’等近年爆發的金融案件有關,這些案件是因公司內部治理上出現問題所致。”

  對2018年銀行業有啥影響?

  在曾剛看來,過去一段時間,銀行業經營理念以發展為主,對風險防控和合規有所忽視,導致潛在風險積累。與此同時,銀行發展模式步入死胡同。“銀行業不斷出現的‘資産荒’、‘負債荒’,主要是因為銀行想快速實現規模和利潤擴張,脫離實體經濟需要造成的。監管強化將逐步打消銀行過去不切實際的過度擴張取向,樹立高質量、可持續的發展理念。從長遠發展來看,度過監管強約束的‘陣痛’之後,銀行業可以進入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連平表示,因為中小機構此前業務發展較為激進,監管對中小機構影響較大,而一些此前業務較平穩發展的機構面臨的壓力比較小。2018年可能出現有些小銀行處于破産的邊緣。出現這種狀況不一定是壞事,中小銀行經過這一輪衝擊後,未來在業務開展上會更謹慎。

  ■ 特寫

  銀行人:“偽創新”路子走不通了

  13日晚,銀監會出臺監管文件之後,某股份制銀行地方分行副行長張林(化名)的銀行同行朋友圈“哀號一片”:“有人説,2018年可以好好抽時間去讀個MBA了。”

  “前些年銀行業亂象太多了,券商、信托、互聯網金融人士、各種利益相關人士都從中撈了一杯羹,現在是散場的時候了。”張林説,經過2017年的嚴監管,本來以為2018年會好一點,“沒想到開局之年是連續的大棒,一些總想鑽空子的人,幻想再次徹底打破。”

  在張林看來,13日晚發布的《通知》是監管政策的百科全書。“以前是時段性的監管,先堵這個口子再堵那個口子。前幾天出臺的《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堵住了‘偽創新’的最後一個口子,這次出臺的文件是監管政策的總綱領,可能一些條款並不特別新鮮,但是監管覆蓋面特別廣。”

  此外,張林認為,在連續的嚴監管之下,預計銀行業將出現明顯的分化。

  “一直走正道、苦練內功的銀行,預計估值會越來越高,未來的路越來越好走。而以前一些走‘偽創新’路子的銀行預計將受到很大的衝擊,未來的發展之路也越來越艱難。”張林説,金融被強行縮表和洗牌,隨著潮水退去,將迎來全新的銀行業格局。

  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幫兄弟回家”
“幫兄弟回家”
法國將召回全部受污染嬰兒奶粉
法國將召回全部受污染嬰兒奶粉
寒冬練“精兵”
寒冬練“精兵”
年貨促銷早 年味亦漸濃
年貨促銷早 年味亦漸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257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