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博士與C刊不必是標配
2018-01-14 07:25:2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山之石

  博士期間,最重要的是寫好博士論文,沒有其他。一篇博士論文的優劣,足以看出一個博士生的學術水準。沒必要再發其他論文。

  日前,華中師范大學教授、博導范軍,在公開場合大聲呼吁應該取消博士畢業生必須發表兩篇C刊論文的硬性要求,“發兩篇C刊論文的要求,都快把博士生和導師逼瘋了。”

  什麼是C刊

  外行可能並不知道什麼是C刊。“C刊”是學術圈內約定俗成的説法,它的全稱為南京大學核心期刊(CSSCI)。每兩年,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心都會公布期刊目錄,在目錄內的,就是C刊。

  在我看來,規定博士畢業必須發C刊論文,是學術生態不成熟甚至處于蒙昧化狀態的表徵。謂其蒙昧,是因為這是明顯違背科研規律的規定。不管是需要個體日積月累的社會科學研究,還是需要實驗室經年累月的自然科學,其創見、思想與發現、發明,在時間方面很難預期,特別是對于剛剛踏入學術訓練門檻的博士生而言,更是如此。

  不惟如此,中國的博士學制,目前除在少數高校實行四年制之外,絕大多數都是三年制。在短短的三年時間之內,別説像范軍教授所説的發兩篇C刊論文,即使發一篇,都足以讓博士生深感壓力。

  博士發論文不必強求

  或許有人問,那就不需要任何要求了嗎?不作要求,如何保證博士生品質呢?

  其實,不做要求,是最高的要求。這不是故弄玄虛,在發達國家的博士培養中,就是這麼做的,沒有硬性規定要求博士畢業必須發論文。為什麼這些國家不對博士畢業做發論文要求、卻能培養出高品質的博士?因為,博士期間,最最重要的是寫好博士論文,沒有其他。一篇博士論文的優劣,足以看出一個博士生的學術水準。

  因此,取消發C刊論文的規定,不是對博士生實行放羊式管理,而是要嚴格博士論文審核。不能説發夠C刊論文、湊夠學位論文字數的博士生,可以順利畢業;而那些沒發C刊論文、但寫出了高品質學位論文的博士生,卻無法畢業。這種結果,顯然是荒唐荒謬的,是學術愚昧。

  事實上,每個博士生都知道發論文的重要性。只要想繼續從事學術研究,就必須發論文。在學術領域的硬通貨,就是論文,比著作都重要,國外之所以有些人年紀輕輕就做了教授,就是因為發表了高品質、高水準論文。所以,只要想繼續做學問的博士生,每一個都日思夢想發表論文。發表過論文的博士生,通常比沒發表過的,在找工作或從事博士後研究的申請中,會佔有更大優勢。

  中介發論文要幾萬

  我們現在規定博士畢業必須發表C刊論文,使得很多學術期刊洛陽紙貴,隨便從網上找個論文中介,只要是發C刊,沒個幾萬塊錢,休想。可是,這種發表,只是增加了論文數量,與學科發展以及學科品質,風馬牛不相及。

  從學校的硬性規定而言,一方面是種懶政行為,只管數數。在很多學校,對教師的規定也是如此,一年或一個聘期要發幾篇C刊,發不夠就是沒有完成任務。另一方面,有利益驅動。相關教育管理部門的各種評判規則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數數,其中特別重要的就是數C刊數量,博士生發表的論文署名本校,自然也被計算在內。在這個意義上講,之所以要求博士必須在C刊發論文,與教育行政化有著極強的相關性。

  學術研究是個奢侈工作,因為它需要時間,慢工出細活,文獻需要一頁頁閱讀,考據需要一點點打撈,實驗需要一天天等待。這是基本的科研規律,沒辦法,全世界都這樣。之所以發達國家有發達的學術,就是有平靜從容的科研環境,才能出來好東西。因此,對博士生的要求,硬性規定能看到論文數量,但不意味著學術品質,甚至助産了學術垃圾。

  取消硬性發刊規定,嚴格博士學位論文審核,由學術生態圈自我優勝劣汰,遵循高層次人才的培養規律,遵循科研規律,尊重學科間差異,尊重學科發展規律,讓學術研究不必時時面臨量化約束,讓博士生在校期間專心學位論文,對于中國學術的長遠發展,應是正途。(任孟山)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天鵝湖晨曲
天鵝湖晨曲
探訪馬賽族村落
探訪馬賽族村落
【美麗中國】冰雪火山
【美麗中國】冰雪火山
冰封海灣
冰封海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25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