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公證“黑名單”將全市聯網防假人假證
2018-01-14 07:08: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公證“黑名單”將全市聯網防假人假證

  兩年來近600人被列入“黑名單”;今後所有公證處均接入誠信查詢係統,造假被發現將處處受限

  公證人員近一年在辦理公證時沒收的幾十份假證件,包括假身份證、假戶口簿、假畢業證書、假房産證等。受訪者供圖

  近年來,當事人利用偽造證件和虛假材料辦理公證的情況日益增多。一位公證人員向記者展示了一年來沒收的假證,包括假戶口簿、假身份證、假畢業證、假離婚證、假房屋所有權證等,多達幾十份。

  在這種背景下,北京各公證處在加強內部培訓的同時,引入技術手段輔助公證人員核查。部分公證處還建立了“黑名單”,將造假當事人記錄其中。記者從北京市公證協會獲悉,兩年來已有近600人被列入“黑名單”。

  北京市司法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建立公證黑名單誠信查詢係統,所有公證處都接入該係統,造假者只要被一家公證處發現,今後將處處受限。

  除採取防范舉措外,業內人士也呼吁加大對假人假證的懲戒力度,並建議建立全市各職能部門間共用的資訊平臺,保障相關數據流通。

  案例 為賣房找“假妻子”頂包騙公證

  2017年12月的一天,一對“夫妻”到北京信德公證處辦理賣房委託公證。負責辦理公證的工作人員在核實身份證時發現“妻子”有些可疑。為保險起見,這位公證員就詢問“妻子”具體資訊,“剛開始問一些基本情況還很順暢,但問到丈夫和孩子的出生日期時,就支支吾吾,一位母親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生日,這不太正常。”

  看情況不對,公證員試探著告訴對方,讓本人來吧,否則不給辦。話剛説完,兩人拿上材料就走。

  除用“假人”辦公證外,在一些涉及房屋買賣的公證中,還有當事人用“假證”。

  北京方圓公證處副主任王建介紹,去年9月,北京首個共有産權住房開始搖號,一位女士拿著一份美國洛杉磯開具的委託公證書到了公證處,稱遠在美國的孩子委託自己辦理買房手續。

  查驗過程中,公證員注意到,這份委託書為手寫,每兩個序號之間都特意空了兩格,為確保萬無一失,方圓公證處跟外交部取得了聯繫,經過核實,委託文書確實是假的。原來,當事人在序號之間留下空隙就是為了方便後期改寫添字。

  中信公證處主任助理唐騫告訴記者,辦理公證過程中當事人使用的假證種類繁多,包括結婚證、離婚證、戶口本等。

  現象 造假成本低 假人假證層出不窮

  在唐騫看來,用虛假材料辦理公證的現象層出不窮,是因為造假成本太低,“對當事人來説,能騙過去就騙過去了,騙不過去可能就是沒收證件,損失不大,因此很多人都抱著僥倖心理。”

  信德公證處主任官月梅也説,因為公證行業沒有行政執法權,遇到“假人”“假證”也無法採取制裁措施。“我們會根據當事人敘述的情況區分,有的確實人在國外或者有特殊情況不能來,這種情況沒有造成財産損失,我們會引導和教育,告訴對方如果有困難可以加急辦理;涉及重大財産處分並且有故意隱瞞嫌疑的,我們會盡量沒收假證。遇到一些情況我們也報過警,但警方基本上也只能進行教育,對個別情節比較嚴重的進行過行政拘留。”

  因沒有具體懲戒措施,還出現了當事人拿著不同的假材料反覆來辦公證的情況。長安公證處調研部主任陶峰告訴記者,之前有一位公證員在微信群裏通知,有一個“假人”來辦理公證被自己識破,提醒同事注意防范。結果到了第三天,這個“假人”又來了,“不巧”撞上了同一位公證員,只能掉頭離開,稱自己走錯了。

  防范 臉部識別儀、交叉詢問齊上陣

  在這種情況下,防范“假人”“假證”成了公證行業的頭等大事。

  隨著技術提升,到2017年,北京25家公證處都上了人臉識別儀、身份證識別儀,幫助公證人員進行核實。

  不過,多個公證處負責人告訴記者,單純依靠技術,也可能出現“假人”通過識別的情況,公證處只能將其作為輔助手段,最重要的還是依靠肉眼識別和交叉詢問來綜合判斷。

  除技術上陣,公證員和公證員助理還要不斷學習怎麼識別“假人”“假證”。官月梅説,公證處會經常組織培訓,“比如一段時間內辦理夫妻財産協議、房屋處置、遺囑繼承公證的情況比較多,我們就會提示公證中出現了哪些險情,跟大家講是如何發現的,讓經驗老道的公證員分享經驗。”

  全市公證行業的從業人員還建了一個470多人的微信群,在辦理公證過程中發現異常情況,就把相關資訊發送到群裏,提醒所有公證員注意。

  方圓公證處副主任王建對“假人”“假證”有自己的一套“秘密武器”,“我們有一套題,如果本人作答,就非常簡單,如不是本人就非常費勁了。有的人鐵嘴鋼牙死活不承認,但一做題就暴露了。”

  記者了解到,依賴全市信息化平臺,已有部分公證處接入該平臺“黑名單”。截至目前,該黑名單已有近600人。

  措施 將建公證黑名單誠信查詢係統

  在業內人士看來,虛假材料辦理公證的情況愈演愈烈,造成的一個結果就是辦理公證的成本越來越高。

  唐騫用“低”和“高”來概括公證行業目前面臨的狀況,“造假成本低,但每個公證員每年受理的案件上千件,每一件都涉及核查問題,首先靠經驗看人、證件有沒有問題,一旦材料存疑就很困難,因為目前各個係統沒有統一的數據庫,比如民政、法院、房産、銀行等部門,公證員就要到府去核實每一份法律文書,這樣一來,時間和人力成本大大增加,也不利于滿足當事人的需求。”

  北京市司法局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下一步要實現資訊聯網,全市公證係統建立公證黑名單誠信查詢係統,所有公證處全部對接到這一係統,一旦當事人偽造或冒用證件和人員辦理公證被發現,將處處受限。

  上述負責人還建議,公證係統還應與其他係統連接,“比如民政局,我們想讓對方提供婚姻狀況查詢,但對方不能一一對應全市25個公證處,這就需要整個係統之間互聯,此外還涉及戶籍、房産、工商等部門,如果把資訊係統打通,一方面不良行為可以記錄到係統提醒其他部門,提高懲戒力度,另一方面也方便數據在不同行業間流通,提高運作效率。”

  ■ 説法

  “假人”“假證”情節惡劣的追究刑事責任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告訴記者,按照《公證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當事人提供虛假證明材料,騙取公證書,給他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違反治安管理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因此,用假證去騙取公證書屬于違反公證法的行為,但是公證法並沒有規定如何進行處罰,而是要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對當事人進行罰款或拘留。情節惡劣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不過在實踐中,一些當事人使用“假人”“假證”僅僅是為了辦理公證,在被公證人員發現後直接離開,並且造成的損失和情節嚴重程度難以明確,因此在實踐中往往難以認定其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

  當然,對于公證處而言,在辦理公證時應嚴格審查當事人的身份證件,確定身份證件真實有效。

  韓驍説,公證機構所出具的公證書對社會具有重要公信力,需要恪盡較高的注意義務,對辦理公證手續者的身份進行嚴格的審查。如果因當事人冒用他人身份證件造成其他當事人損失的,且公證處存在過錯的,也需向受損失的當事人承擔民事侵權責任。

  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夢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天鵝湖晨曲
天鵝湖晨曲
探訪馬賽族村落
探訪馬賽族村落
【美麗中國】冰雪火山
【美麗中國】冰雪火山
冰封海灣
冰封海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255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