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風險疊加 誤區頻現 城市安全地平線怎麼守
2018-01-09 10:41:51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隨著經濟發展、城市擴張進入快車道,人口數量、流動速度不斷增長,城市風險也在不斷醞釀、發酵。去年以來,國內相繼發生幾起重大公共安全事故,反映出城市風險管理與城市經濟發展水準不匹配的現狀。

  城市風險往往因缺乏風險意識而起,一個小小的導火索就可能引發巨大人員傷亡,讓城市成為“不安全島嶼”。如何讓風險意識、防控理念深植于人心,是我們不能回避的課題。

  消防人員參加天津市和平區舉行的反恐應急綜合演練

傳統和非傳統風險疊加

  城市是一個復雜的機體,一個巨大的社會運作係統。當下,我們面臨著比以往更多、更復雜、影響更大的威脅,“城市問題”逐漸發酵,演變為“城市風險”。近年來,隨著城市化進程加速,城市步入了風險管理階段。

  城市化進程加速度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用40年時間完成了西方發達國家一二百年的城市化進程。城市化作為現代化的必經之路,是我國最大的內需潛力和發展動能所在。

  十八大以來,我國城市規模不斷擴大,城鎮化水準持續提高。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我國城市數量已達到657個。其中,直轄市4個,副省級城市15個,地級市278個,縣級市360個。同期,我國市轄區戶籍人口超過100萬的城市已經到了147個。城鎮常住人口為79298萬人,鄉村常住人口為58973萬人,城鎮常住人口比重為57.35%。與2012年相比,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提高了4.78%,年均提高1.2%,城鎮常住人口增加8116萬人,年均增加2029萬人。

  在當前城鎮化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人口快速向城市集聚,大型、特大型城市的數量不斷增加,城市群、都市圈正加速形成。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5年,京津冀、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城市群,以5.2%的國土面積集聚了全國23%的人口,創造了39.4%的國內生産總值,成為帶動我國經濟增長和參與國際經濟合作與競爭的主要平臺。

  一座城市的“1”和“0”

  20年來我國百萬人口城市數量翻了一倍,不斷涌現的城市已經或者正在成為一個個龐雜的運作係統。隨著城市不斷擴張、人口不斷增長,安全威脅也在不斷加劇。

  去冬以來,一係列安全事故令人觸目驚心:12月廣東珠海鳳凰山突發大火;同月天津市河西區友誼路與平江道交口的城市大廈38層發生火災,10人因此死亡;而就在兩起火災前不久,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一場導致19人喪生的大火,至今還“燒”疼著全國人民的心。

  前些年的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深圳“12·20”滑坡災害事故、上海“12·31”外灘踩踏事故至今歷歷在目。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

  “安全”成為新時代人民美好生活的基礎指標之一,具有重要意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認為,安全是“1”,其他工作是“0”,沒有安全,後面的“0”再多也無用。

  風險管理已經成為我國未來城市管理的重中之重。安全風險管控,是守住生命紅線、遏制各類事故發生的需要,是保和平、促發展的需要,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需要。

  城市的傳統和非傳統風險疊加

  民乃城之本,讓人民群眾在城市生活得更安全、更方便、更舒心,是城市運作的重要尺規。在人民的各種需求中,安全無疑是第一位的。

  在同濟大學城市風險管理研究院院長孫建平看來,城市風險的歸類方式紛繁復雜,其中既包括傳統的風險,也包括非傳統風險。大致可以梳理成以下幾類:

  一是自然環境類風險,也稱不可抗力的災害性風險,包括地震、颱風、暴雨等。此類風險往往暴露出城市的脆弱性,這些自然災害有時還會衍生出大量的次生災害。我國的自然災害種類多,發生頻率高,且災情重、危害性大。若城市人口密度高、建築物密集、産業活動頻繁,自然災害侵擾會增大城市安全風險,考驗政府應對能力,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及2012年的北京特大暴雨災害。

  二是基礎設施運作風險。此類風險包含內容廣泛,如各種交通運輸方式的安全問題、不同運輸方式之間的衝突,高樓建築、工業園區、特定區位的安全隱患,航道內事故引發的港口功能癱瘓等。

  三是公共安全風險,包括人群聚集的大型活動、傳染性疾病和食品安全等。以上海地鐵為例,目前上海軌道交通總裏程已達617公里,日均客流達到千萬已成為常態。除了人潮涌動的地鐵,F1、車展、網球大師杯等大型活動、賽事也是大城市所面臨的挑戰,瞬間散場形成的大客流,無疑對安全構成了壓力。

  四是城市社會風險,主要是群體性事件、恐怖主義襲擊等活動。深圳飛瑞斯科技公司是一家專注于人臉識別、智能視頻分析及物聯網安防應用係統的公司,公司首席執行長董事袁琮煒向半月談記者表示,面對此類非傳統城市安全風險,傳統的城市管理方式已經不能滿足管理者的需求,需要創新技術手段進行管控。

  還有一類風險是伴隨著新業態、新産業、新技術不斷出現的,給城市帶來了更復雜的安全隱患。例如無人駕駛,隨著業態不斷更新,原有的政策和法規難以適用,如果發生事故,責任如何確定,需要城市管理者做好預案。另外,如火如荼的“共用經濟”也面臨著一係列不可預知的風險,近期倒閉的小鳴單車因其相關負責人稱用戶押金無法退還,在社會上引發了廣泛關注。

  城市安全是全球共同面臨的問題

  放眼國外,城市安全的“痛點”和“短板”同樣不少。

  據韓聯社報道,2017年12月21日下午,韓國慶尚北道堤川市下所洞一棟8層建築突發大火,造成20余人死亡,數人受傷;同年6月14日,倫敦西部一棟24層公寓大樓發生的大火,造成數十人死傷;同年5月12日,名為“Wanna Cry”的勒索病毒攻擊席卷全球網絡,大量資訊係統因此癱瘓……

  無論國內外,隨著人口大量流動、人口産業高度集聚、高層建築和重要設施高度密集、軌道交通承載量超負荷以及極端天氣引發的自然災害、技術創新中的不確定性等因素,城市風險具有密集性、流動性、區域性、並發性等多重特徵。

  與此同時,各種風險提前預判與科學管控能力不足,依然是當前許多城市的通病。城市風險研究水準、安全防控措施能力等諸多方面的發展,明顯滯後于城市經濟社會發展水準,兩者之間不匹配、不平衡,導致了一些重大事故發生,造成了生命財産的損失。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雪後梯田景如畫
雪後梯田景如畫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麼玩?
冬天,你想怎麼玩?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231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