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黑車便利風險實高保險不賠安全難保
2018-01-07 07:32:06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們在出行途中,常常碰到黑車,尤其是在車站、機場或者旅遊景點。有些人為了方便、快捷或者便宜,甚至有意乘坐黑車。殊不知,由于黑車屬于非法運營,存在許多法律上和安全方面的風險。

  所謂“黑車”,是指沒有在交通運輸管理部門辦理任何相關手續、沒有領取營運牌證而以有償服務實施非法運營的車輛。如果公民明知是黑車仍然選擇乘坐,一旦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損害,乘坐人也應承擔一定過錯責任,並為自己的過錯“買單”。依據法律規定,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

  黑車的安全風險更是不容忽視。黑車司機因為不受相關制約,駕駛技能良莠不齊,對于處理突發狀況的反應不一,無法保證乘客安全。而且,黑車大多未按規定繳納保險,車輛性能沒有保障,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即使乘客勝訴,如果肇事車輛沒有保險或者保險額度少,乘客也很難獲得足額賠償。

  此外,由于黑車司機沒有單位約束、未受正規培訓教育,大多法治意識淡漠、品格素養欠缺,極易發生侵害乘客人身、財産利益的事件。本期案例中,春節後返回山東青島務工的女青年錢某在青島汽車北站誤打黑車後,被司機強索“天價”車費1400元才得以脫身。法院以搶劫罪各判處涉案司機張某、李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各處罰金5000元,同時禁止其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經營性道路營運活動。

  出門在外,應當注意識別黑車與合法出租車。一般而言,合法出租車必須在車身上噴印企業名稱、行業統一編號,否則不能載客。同時,合法出租車副駕駛前的工作臺設有服務質量監督卡,在卡上有駕駛員照片、公司名稱和監督舉報電話。即使誤乘了黑車,也應注意自我保護,盡量避免發生衝突。如果受到不法侵害,要注意保存證據、事後及時報警。(胡勇)

  私車拉客出事故保險拒賠

  自稱買車僅為代步,但卻在3個月時間裏就行駛了上萬公裏,後來在一次行駛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車輛全損,當時車上還有4名完全不認識的乘客。事後,保險公司認定車主從事黑車運營,相關損失一律不予理賠。近日,法院對該案兩審後,判決支持了保險公司的拒賠決定。

  2016年初,市民張銘獨自駕車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布爾津縣辦事,返回烏魯木齊時,因車上還有4個空位,張銘便想著順便拉點人回去,掙些油錢。在路邊拉了4名乘客後,張銘從布爾津返回,沒想到,車輛行駛至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高速路口處時,與道路中間的護欄碰撞,致車輛嚴重受損。經當地交警大隊認定,張銘負此次事故全部責任。

  事故發生後,經某保險公司現場勘查確定事故車輛已達全損,損失估價為8萬元。但保險公司獲知,張銘車上的人均為乘客,便以張銘收取車上人員車費、改變車輛使用性質為由,拒絕理賠。張銘不服,訴至新疆烏魯木齊鐵路運輸法院。

  法院審理查明,張銘的車輛在保險事故發生時,車輛所載4名乘客與駕駛員張銘均不認識,且4名乘客都支付了車費。也就是説,張銘的保險車輛登記的使用性質為非營運,保險合同中約定事故發生時實際使用性質為其他,則不予賠付。而事故發生時,張銘保險車輛已改變了其非營運的使用性質。依據保險合同的約定,法院對張銘要求保險公司賠付其車輛損失8萬元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

  張銘不服,依法起訴至烏魯木齊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二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張銘購車目的主要是作為代步工具,但其購買該車時已進入冬季,車輛發生事故時,僅使用了3個月,行程卻已超過1萬公裏,與通常的生活經驗不符。故依法判決駁回張銘上訴,維持原判。

  烏魯木齊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法官庭後提示,車主務必按照車輛行駛證載明的使用性質使用車輛,非營運車輛切勿貪圖一時利益跑黑車,以免遭受不必要的經濟損失。同時,也提醒乘客,搭乘黑車危險係數大,安全保障低,自身權益遭到侵害維權困難,因此要從自身做起,拒乘黑車。(潘從武)

  自建網約車平臺非法經營

  近兩年,網約車平臺的建立方便了人們的出行,而北京市懷柔區的市民在網約車平臺建立前很多都通過“六元車”平臺電話約車。一個電話,就能叫到一輛在懷柔城區內統一收費六元的車輛。但事實上,這個電話平臺並沒有出租車營運許可證,平臺上的車輛也均是黑車。目前,該“六元車”平臺運營者劉某因犯非法經營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公訴機關指控,2010年至2017年4月28日,劉某在懷柔區西園某單元房間內,在未取得營業執照和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許可的情況下,私自設立並運營調度平臺,為無合法經營資格的出租汽車提供打車信息,並按月收取信息費,共計28萬余元。

  去年8月,該案在懷柔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上,劉某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不持異議,但對于公訴機關認定的盈利數額,劉某稱平臺並沒賺到什麼錢,這28萬余元大多用于平臺經營的開銷,如話務員工資、房租等支出。

  劉某表示,自己身體有殘疾,之前一直靠運營黑車為生。2010年,他聽説了電話約車這個模式,便成立了公司並召集了幾十名司機,對外發布叫車電話,通過話務員調度車輛進行經營。每個月,司機們要上交的“份子錢”在100元至300元不等。

  就這樣,劉某的平臺逐漸走上了“正軌”,最多時,他的平臺上有七八十輛車,一天的約車電話能達到500個。但劉某也清楚,這些車輛均為黑車,並沒有出租車運營資質,他也想過去申請相關證照。“起初我以為就辦張照的事兒,但我年年去問交通局,他們都説沒有這個經營項目。”

  直到2017年4月,劉某車隊中的一名黑車司機被公安機關查獲,其交代了劉某運營的“六元車”平臺,隨後劉某被公安機關抓獲。

  經審理,懷柔法院認為,劉某在未取得營運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從事客運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對社會公眾安全構成威脅,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故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本案主審法官趙守紅庭後表示,雖然“六元車”平臺具有呼叫、使用方便、價格低廉等特點,但平臺上的車輛均為黑車,平臺經營者只管收“份子錢”,不會像正規出租車公司或網約車平臺一樣,對旗下司機進行審核,這可能給乘客的人身及財産安全造成隱患。事實上,懷柔區確實發生過“六元車”司機搶劫單身乘客的刑事案件。法官建議,市民出行時應當通過正規網約車平臺叫車,不要因貪小便宜造成大損失。(黃潔)

  低價為餌途中亂漲價

  2017年春節期間,張某和李某商議到位于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的青島汽車北站開黑車賺錢。2017年2月4日下午,李某駕車載張某到青島汽車北站招攬生意,見一長途客車上下來一位女乘客準備打車,張某便上前搭訕,得知錢某要去城陽區的李家女姑村。兩人聽口音和穿著打扮斷定錢某是外地打工妹,張某便假扮乘客拉錢某一起拼車,以錢某付15元就可送她至李家女姑村為由,將錢某騙上車。

  二男子見錢某人生地不熟,便萌生了狠敲一筆的想法。二人故意舍近求遠,駕車繞行青新高速即墨段,途中兩人對錢某進行言語威脅、恐嚇,強行索要高速費,錢某身單力薄,在高速行駛的汽車上,為了自身安全,只能按要求先支付100元現金。

  在貪欲的驅使下,二人再次獅子大開口,但錢某稱身上沒現金無法給錢,張某于是拿過錢某的手機,從錢某的微信賬戶向自己微信賬戶轉賬,錢某驚恐之下告訴了張某自己的轉賬密碼,張某從錢某微信賬戶轉入1300元。之後,二人將錢某手機裏的微信轉賬記錄刪除,想借此消除犯罪證據。

  脫險後,錢某立即給家人打電話訴説事情經過,其姐姐和姐夫意識到錢某被搶,遂打電話報警,張某、李某隨即被警方抓獲。

  近日,該案經青島市城陽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城陽法院以搶劫罪各判處涉案司機張某、李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各處罰金5000元,同時禁止其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經營性道路營運活動。(孫安清)

  言語不和司機打乘客

  與乘客言語不和,黑車司機竟然傷害乘客。江西省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法院對此案審理後,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六個月。

  2016年期間,張某在高鐵站做黑車生意。某天,李某與張某商定以50元價格乘坐其車回家,張某讓李某和另一乘客在車上等待,自己再返回出站口拉客。等待許久之後,李某向張某提出必須要發車,張某卻稱未拉滿客拒絕發車,若要立即發車,現有乘客必須支付200元包車費。李某對此感到不滿,與張某發生爭執,並叫另一乘客一起下車。張某越想越生氣,一路小跑追上已經走遠的李某,持石塊用力朝李某頭部砸去。李某逃跑時摔倒在地,張某追趕上後,再次對其進行踢踹。事後經鑒定,李某已達輕傷二級。

  安源法院審理後認為,張某因開車拉客、載客事宜與被害人李某發生糾紛,故意傷害對方身體,致人輕傷二級,其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據此,法院對張某作出了如上判決。(易希 陳遠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戊戌年》生肖郵票正式發行
《戊戌年》生肖郵票正式發行
溫暖冬日
溫暖冬日
萌貓總動員
萌貓總動員
雪中保暢通
雪中保暢通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220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