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子7年前救起4名落水女孩 患白血病後獲捐60萬
2018-01-05 08:08:0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1年,龐華新在救人時的水塘旁留影。受訪者提供

  暖心

  愛陪伴救人英雄的最後時光

  在廣東省吳川市塘綴鎮黃田垌村,一塊簇新的墓碑矗立在草木蒙茸處。這裏埋葬著年僅25歲的農村青年龐華新。7年前他見義勇為跳水救起4名小女孩,最近因患急性高危白血病搶救無效去世。

  如果沒遇見病魔,2017年12月8日,龐華新應該作為伴郎出現在同學的婚禮上;他會在小吃街的糖水鋪裏,與好友們談天説地;他會在新年跟老板辭職,回老家換一份工作,攢錢買房子,找個心愛的女孩結婚,把父親接過去,讓他享享福。

  時間回到2011年9月14日下午4點半。那是一個悶熱的下午,塘綴鎮山瑤小學五年級的龍土鳳等8名女生來到距山瑤村600米遠的水塘衝涼。有4名女生不小心滑入了深水區,在水裏不停掙扎,其中兩個女孩在水裏撲騰,一邊揮手一邊喊救命,另外兩個女孩,沒入水中,頭頂時隱時現。

  龍土鳳回憶,當時在岸上的她們嚇壞了,一邊大聲喊救命,一邊撿水塘邊可以用的木棍和竹竿,想幫那4個女孩,可是始終都找不到足夠長的竹竿。

  開著摩托車路過的龐華新聽到有人喊救命,沒來得及把車停穩熄火,也沒來得及掏出口袋裏的錢包、手機,就跳入兩米多深的水中救人。

  “當時沒想那麼多,救人要緊。”龐華新有次跟妹妹聊起當年的事時説。

  龐華新跳下水後,先遊向離岸邊較近的兩個小女孩。龍土鳳説,龐華新一只手划水,另一只手奮力拖拽著兩名女孩,那兩個女孩手拉手,被他托上岸。

  龐華新又潛入水底,找尋另外兩個已淹沒在水中的女孩。經過兩次潛水,他終于把溺水的龍敏、龍清救了起來。龍敏溺水時間太長,被救上岸時,已處于嚴重昏迷狀態。龐華新對她做人工呼吸,幾經努力,龍敏終于蘇醒過來。

  龐華新沒有休息,他覺得應該讓家長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渾身濕透的他,又開著摩托車到這4個女孩的村子打聽,並讓村裏的人幫忙撥打120,最終把溺水最嚴重的龍敏送去了醫院。

  “當時哥哥救人並沒有想過什麼回報。認識我哥的人都説我哥是個很好的人,特別是對小孩子很有愛心。”龐華新的妹妹龐志玲説。

  龐華新的英勇事跡得到了一些媒體的關注,更因被救女孩龍羽父親龍勇的感恩行為而得到延續。

  從2012年9月開始,龐華新一直在龍勇的皮帶加工廠裏打工。龐華新的工作主要是車線,即給皮帶的邊緣圈線。工廠環境並不舒適,忙起來一坐就好幾個小時,但他工作時手特別快,效率比一般人高。

  龍勇一直把這位恩人當親人。5年多來,只要龐華新急需用錢,龍勇都毫不猶豫讓他先拿去救急。平日裏龐華新和龍勇一家同吃同住,每月拿3000多元的工資,生活條件大大改善。

  龍勇説,龐華新很懂事,每次發工資後都不亂花錢。他平時穿的用的不是地攤上淘來的,就是淘寶買的,而且從來不超過50元,多余的錢全部寄回去給他父親。龍勇勸他對自己好一點,他説大哥成家了,要照顧小孩,幾個妹妹還小,他是家裏的頂梁柱。

  龐華新的母親在十幾年前,因為家裏窮改嫁了,父親一個人把兄妹5人拉扯大,至今生活貧困,住的是上個世紀農村常見的土坯泥瓦房,家裏僅有的幾件家具都很破舊。他父親如今71歲,僅靠幾畝薄田和一些政府救濟過活,身體也不是很好。

  龐華新的好友龍水養説:“龐華新很隨和,而且很講義氣。我們有時候淩晨四五點需要趕貨,只要找他幫忙,他不睡覺也會過來幫忙,從來不會拒絕。如果沒有幫你的話,他會覺得心裏過意不去。”

  “有時候我不在廠裏,他都會幫我把一切打理好,他人很靠譜。從不計較,能很快跟陌生人打成一片,只要你願意跟他聊,他都會很快跟你搞好關係。”龍勇説,“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龐華新總是想辦法給身邊的人帶來快樂,分享一些開心的事情。

  龐華新説他想通過打拼在廣州立足,要讓行動不便的父親看到他出人頭地。龍勇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他,其實回老家也挺好的,要在一線城市生活真的是遙遙無期,龐華新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2017年11月11日,龐華新咳嗽咳出血,龍勇趕緊帶他去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拍片子。醫生當時説肺部沒有問題,讓他們第二天再來檢查。

  次日下午,剛從老家回到廠裏的龍勇,看到龐華新沒有來上班,有點擔心。晚上,龍勇走進他的屋裏,看見他正在吃藥,氣色很難看,右臉腫得厲害。吃飯時,龍勇觀察著龐華新,發現他的嘴角有血流了出來,馬上開車送他去醫院。檢查後,醫生初步判定是白血病。當時龐華新沒有家人在廣州,所有的住院手續都是龍勇辦的,還替他挂了急診,花了1400多元。

  檢查結果出來後,才得知是急性高危白血病。龍勇説:“有點不敢相信,他平日裏身體挺好的呀,從來沒有見過他生過病,怎麼會得這麼嚴重的病呢?”龍勇説這話時聲音有點哽咽。

  擔心龐華新知道檢查結果後會情緒激動,龍勇選擇暫時隱瞞。自認為身體素質很好的龐華新,樂觀地以為自己只是口腔方面的疾病而已,還和往常一樣寬慰龍勇説:“大哥放心,打完點滴就可以回家休息了。”龍勇的鼻子又是一酸。

  回到家後,龍勇對妻子説:“有空了就去看看他,當年沒有他,我們就沒有女兒了。這些年,我也是把他當兄弟一樣對待的。”

  那些日子,無論多忙,龍勇每天忙完手裏的工作就趕緊去醫院照看龐華新,給他送飯,鼓勵他要堅強,一定會好起來的。沒人的時候,龍勇就會傷心垂淚,“這麼好的小夥子,為什麼讓他遭受這樣大的磨難?”龍勇説,他從來都沒有像這一次這麼傷感過,流過這麼多的眼淚。

  2017年11月14日晚上,從醫院回到家的龍勇,總覺得不放心。半夜1點,他又一次去了醫院。趕到醫院時,龐華新正在搶救中。

  龐華新已經到了生死的邊緣。因為肺部感染嚴重,他已不能呼吸,全靠呼吸機。“他臉色發白,嘴唇也發白,眼睛睜不開,氣喘不過來,手腳在掙扎。醫生都在那裏搖頭,我已經顧不得傷心流淚,上前幫忙按住龐華新。”龍勇哽咽道,“那天整整搶救了3個小時,我就一直在那裏陪著他,直到第二天早上6點才回去。”

  “我不願看到、也不願相信這樣善良的好人遭遇這樣的命運,我多麼希望他能有一個好的未來。”龍勇的這句話可能既代表了他自己心底的呼聲,也代表了所有了解龐華新並對他慷慨解囊的人。

  龐華新住院後,龍勇就打電話給幾位當初被救女孩的家長。龍觀福和妻子得知消息後,當即前往醫院探望,並捐了1000元。“如果沒有龐華新救我女兒,她當年肯定就沒命了,平常若有時間,她也要去醫院探望,看能不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50歲的龍德森是被救女孩龍清的父親,他和妻子以務農為主,家裏有4個小孩要供養,至今還有幾萬元的債務。他湊了600元,托村幹部轉交給龐華新家人。他説:“如果沒有龐華新,我女兒也許就沒命了,他是好人,希望他能早日康復。”

  盡管他們不能到廣州看望龐華新,龍德森夫婦常去龐華新家裏慰問龐華新的父親,看看他父親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

  當年獲救的另一個女孩龍婷,如今在浙江的一個服裝加工廠打工,每月工資2000多元,得知龐華新生病後,她聯繫上龐華新的妹妹,通過微信轉了500元。“我感覺挺意外的。好人應該有好報,希望他趕快好起來”。

  村裏人得知龐華新得白血病的消息很震驚,紛紛為龐華新組織捐款,短短時間內,將85901元善款送到龐志玲手中。中國好人網的創始人談方兩次來醫院看望龐華新,並在網上為其籌款共3萬元。

  中山市紀中三鑫凱茵幼兒園的曾園長,在媒體上看到龐華新的報道後,專門組織了愛心義賣活動。她還把關于龐華新的報道列印出來,讓老師們把龐華新的救人故事講給小朋友聽。曾園長説:“龐華新不顧個人安危救人,這點很打動我們。我們一方面是想幫助英雄,另一方面是想通過這個活動讓小朋友們懂得感恩。英雄有難,我們應該伸出援助之手,讓英雄也感受到社會給予他的溫暖。”義賣活動第二天,學校6名代表將義賣籌得的107352.2元送到龐華新妹妹的手中。

  家長代表趙先生回憶説,走進ICU時,看到龐華新的眼睛已經充血了。他對龐華新説:“我們帶著所有家長和孩子們的祝福,把錢放到你手上,希望你早日康復,如果錢不夠,我們還可以再組織一場義賣活動。”當時龐華新就流淚了,他的手微微地動,左手豎起大拇指。在場的人都忍不住哭了。

  雲南的雷承武,平日裏主要以收廢品為生,在網上看到有關龐華新的報道後,通過中國好人網兩次為龐華新捐款。第一次捐款1006元,得知龐華新的藥費仍存在很大缺口,又捐了2360元。就在那段時間,雷承武83歲的父親也在生病住院,“孩子很苦,希望他能好起來。”雷承武説。

  上萬名好心人捐助善款超過60萬元,解決了龐華新前期的治療費用問題。醫院也盡量選擇最適合他的藥品和方案。然而,眾人的善心義舉沒能戰勝無情的病魔,龐華新于2017年12月18日中午不幸病逝。

  龐華新對未來的熱望再也無法實現。如今,吳川市塘綴鎮黃田垌村獨留一座在寒風中矗立的墓碑,等待世人祭掃。碑文右起寫著:2011年9月14日在本村魚塘救起山瑤小學4名學生。正中刻著:見義勇為救人英雄龐華新之墓位。(文中被救女孩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出“冰”芙蓉
出“冰”芙蓉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多地迎來降雪
多地迎來降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221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