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助東北脫困要少挖苦多幫忙
2018-01-05 07:58:0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國寶

  從統計數據看,2003年至2012年是東北經濟社會發展變化最大的時期,也是經濟得到快速發展的時期。在這一段時期,東北地區經濟總量在全國四大板塊中的比重保持在一個重要位置,個別年份東北經濟的增速曾一度位于四大板塊之首。

  東北經濟下行拐點始于2011年,最為困難的是2016年,遼寧負增長,吉林、黑龍江兩省增速分別居全國第25位和29位。所以外界出現了“東北經濟斷崖式”下滑的呼聲,引起了各方的關注。

  東北經濟到底怎麼了?人們很容易指出的原因是:改革不夠深入;計劃經濟的影響較深;地方的觀念,官本位意識較強;有了事不是去找市場,而是去找政府;凡事都需托人情;營商環境差;外向型經濟不發達;投資不出山海關等。這些問題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存在。

  記得在國家實施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戰略的初期,中組部和國務院振興東北辦聯合在哈爾濱召開過一次廳局長以上幹部會,宣講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戰略。我在會上講到,振興東北要學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故事,從移風易俗開始,能不能今天中午吃飯不要轉桌子敬酒?結果中飯開始,大家都很不自在,一個女同志首先“打破僵局”,説我是女的可以例外,給張主任敬杯酒,結果一會兒會場大亂,又開始了轉桌子敬酒,可見移風易俗之難。

  外國人吃飯AA制,東北人吃飯搶著付錢,結果老板只好隨便抓一個付錢,還是個沒帶錢的。東北人豪爽,講義氣,地大物博,不在意這仨瓜兩棗的。這點交朋友不錯,但用在經商上就不夠精明瞭。這樣的例子很多,一時半會兒難以改變。以上這些問題都不同程度存在,需要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轉變思想觀念來改變。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這些問題在2004年至2012年也是存在的,為什麼那時的經濟增速會比現在高?就事論事講,東北經濟增速出現下滑還是東北經濟結構的新特點造成的。

  由于歷史形成的原因和自然稟賦,東北經濟結構中,重化工業比重大。在第一輪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8年中,國內外經濟大環境正逢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裝備需求量大,這對以重化工業為主的東北經濟結構是利好。

  例如第一重機廠那段時間,鋼鐵設備、核電設備訂單充裕,如魚得水。大慶油田也是一樣,那時國際原油價格每桶一百多美元,大慶日子好過,對黑龍江稅收貢獻也大。東北的鋼鐵廠、煤礦也是同理。

  但是當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速下滑,從過去的9%~10%下降到6%~7%,東北的重化工業受到的影響首當其衝,而經濟結構的轉換又非一朝一夕之功。

  加上煤炭價格下跌得厲害,電力市場疲軟,在黑龍江經濟中舉足輕重的能源板塊高速下滑,即便其他産業的産值增加了2000多億元,也就剛剛能彌補能源下滑的部分,經濟增速當然就沒有了。

  農業對黑龍江經濟也舉足輕重。水稻産量520億斤,對全國糧食安全貢獻巨大,但是如果水稻價格一斤差一元錢,影響就是520億元。

  還有受日本福島核事故的影響,核電發展明顯減速,承擔核電設備制造的一重、哈電,原來是優勢,現在成了受影響最大的企業之一了。

  還有2010年從保護東北黑土地生態環境出發,我們制定了大小興安嶺停止砍伐、經濟轉型的決定,“木頭財政”沒了,靠吃政府財政轉移支付。僅伊春一市,財政收入降到14億元,而財政支出要127億元。對全國、對東北、對黑龍江全局,長遠看,戰略上是好事,但對于經濟增速肯定是個負面數據。

  這些因素的疊加會對黑龍江經濟增速産生重大影響。別的地方影響有沒有?也有,但對黑龍江經濟結構而言,影響更大。伊春的經濟轉型,大慶的經濟轉型,黑龍江乃至東北的經濟轉型,要給東北、給黑龍江時間,多幫助他們轉型。只説些批評的話,喪氣諷刺的話,甚至是風涼話,只會自喪志氣,也不完全符合實際。我歷來不主張以GDP增速排座次、論英雄。

  但是這樣我們就能説東北經濟對中國經濟發展沒有貢獻了嗎?顯然不能。

  中國國土遼闊,各地區經濟結構、經濟基礎、自然稟賦不同,如果都以GDP增速排座次,互相攀比,那主體功能區的思路就難以貫徹。以對外開放程度而言,廣東毗鄰港澳,上海面向太平洋,聯結長江經濟帶,東北毗鄰朝鮮,但東北的對外開放就一定要和東南沿海相比嗎?我看沒有可比性。東北更多承擔著保衛國家安全的責任。

  所以,對東北GDP增速下滑,也要做主客觀的實事求是分析,不要喪失信心。我看黑龍江對國家的貢獻其實很大,一、二、三産業結構也有比其他省市優越的地方。

  例如黑龍江第一産業佔比高達17.5%,是我國最重要的農産品生産大省之一。但農産品價格不高,你説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路過富錦市參觀了一個現代農業全産業鏈公司,公司倉儲了422萬噸糧食,主要是大米、玉米,號稱可供全國13億人口吃10天。像這樣的糧食公司黑龍江還有七八個,這就是對國家糧食安全的貢獻。

  黑龍江也好,東北也好,過去也不是沒有輕紡、家電工業。例如哈爾濱亞麻廠是蘇聯援建的156項之一,海倫糖廠是中國最大的甜菜糖廠,佳木斯造紙廠是亞洲最大的造紙廠……但現在都垮了,為什麼?

  營口在改革開放之初領風氣之先,當時友誼牌洗衣機是第一大品牌,還有沈努西冰箱,現在與南方的家電廠相比,早已名落孫山了。為什麼?是東北這塊土地不適合輕紡、家電工業發展嗎?産業的興衰、發展是靠企業家精神,靠市場氛圍,靠自然稟賦來選擇的,平心而論,這方面東北和南方比的確有差距。

  東北的糧食加工業産業也值得我們反省。臺灣的一個旺旺食品,一點點糧食膨化後能賣那麼多錢,可見我們腦筋動得還不夠;東北有那麼多葵花籽,可是卻鮮有瓜子的品牌,連傻子瓜子都不是東北的;在吉林,我們曾經扶持過皓月牛肉、大成玉米深加工,但普遍經營得不好。

  所以東北不是沒有輕紡工業,是如何讓輕紡工業能在東北黑土地上成長。我們要營造好的營商環境,否則都是空談。我的確看到有外資、港資來東北辦糧食深加工企業,結果的確有流著淚走的。這就值得我們深思了。

  東北也有許多高科技的優勢産業,起步時全國領先,但總做不強,做不大。例如瀋陽的新松機器人,許多年前就是依托中科院應用數學研究所發展起來的,在全國絕對領先,但這麼多年了,發展總有些不如人意。

  金融業的問題也不小。在第一輪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時,東北金融是失血型的。因為銀行是嫌貧愛富的,東北的壞賬多,信用不好,所以銀行存款在東北是凈流出的。越需要錢的地方越沒錢,導致越富的越容易搞到錢,窮的越來越沒錢。

  前段時間的40人金融論壇期間,人民銀行副行長殷勇做了個短短的調研,就發現黑龍江省貸款余額是1.9萬億元,40%多是涉農貸款,説明黑龍江省是農業大省。但對比貸款利率呢?黑龍江貸款平均利率是6.2%,比全國的平均利率高0.49個百分點,涉農貸款利率7.36%,比全國涉農貸款平均利率2.75%高出很多。我聽後大吃一驚。我們的金融如何來降低融資成本,幫黑龍江,幫東北來降低經營成本。東北經濟有問題,金融業也有很大責任。

  最後我還要講一下,在東北經濟的改革中,央企應承擔重要責任。東北經濟振興更要期待央企深化改革,而不只是組織上的分分合合,人員上的調來調去。(本文為2017年9月張國寶在“2017東北科技金融與産業振興高峰論壇”上的演講)

  張國寶,曾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等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出“冰”芙蓉
出“冰”芙蓉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多地迎來降雪
多地迎來降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21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