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信聯”來了 央行受理“百行徵信”申請
2018-01-05 07:31: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業內期待已久的“信聯”逐步揭開神秘面紗。1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示,受理了百行徵信有限公司(籌)的個人徵信業務申請。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百行徵信”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8家個人徵信業務機構共同發起設立,其中互金協會持股36%,此前業內呼吁並稱之為“信聯”。

  芝麻信用、騰訊徵信等8家機構各持股8%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公示,“百行徵信”的注冊地在廣東省深圳市,營業場所為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通泰大廈。“百行徵信”的注冊資本為人民幣10億元,股東名單顯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簡稱“互金協會”)持股36%,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騰訊徵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徵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鵬元徵信有限公司、中誠信徵信有限公司、考拉徵信有限公司、中智誠征信有限公司、北京華道徵信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均持股8%。

  “百行徵信”擬任董監高人員名單顯示,朱煥啟將任董事長兼總裁,董事為許其捷、楊彬、奚波等9人,4位監事中包含毛振華、盛希泰。2017年底,財新報道稱,彼時任匯達資産托管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朱煥啟空降“信聯”,出任董事長並暫時兼任總裁,朱煥啟有多年央行工作的經歷。

  “從百行徵信目前的股東構成來看,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8家前期進行個人徵信業務準備的機構共同發起設立,並且每一個發起方都是市場化機構,都不絕對控股。這將有利于其保持獨立性,對資訊主體作出客觀公正的評價,符合個人徵信的基本要求。同時,公司治理結構方面,百行徵信也嚴格遵循了市場化原則,召開股東大會設立了董事會、監事會。”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表示。

  主要服務網絡小貸等機構

  一位金融律師曾向記者表示,互聯網金融業態都涉及資金融通,資金融通的效率和風控又必須依靠徵信數據,其自然就對個人徵信業務産生了市場需求。從目前來看,這一需求仍在不斷增加,個人徵信業務行業有著巨大發展潛力。

  在業內人士看來,社會上對徵信的認識還比較模糊,存在一些誤區和偏差。徵信的本質屬性主要有:徵信遵循有限資訊共用原則,一般只共用企業和個人的債務及其相關資訊;徵信主要通過共用債務資訊為借貸活動提供服務,以防范信用違約風險;個人徵信公司必須遵循“獨立性、公正性和個人資訊隱私權益保護”的原則。

  早在2015年1月,央行發布通知允許8家社會機構準備開展個人徵信業務,但至今均未獲得個人徵信牌照。在2017年的“個人資訊保護與徵信管理國際研討會”上,央行徵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對遲遲不發徵信牌照做出了説明,直指首批8家試點機構在多個方面“不合格”。

  組成“信聯”,成為個人徵信機構最佳“出路”。2017年底,互金協會審議並通過了與8家個人徵信業務機構共同發起設立個人徵信機構。

  彼時記者了解到,互金協會牽頭髮起的個人徵信機構將按照獨立第三方定位,全國范圍內開展個人徵信業務,在接入機構、覆蓋人群、資訊內容等方面和央行徵信中心形成互補。

  業內人士表示,百行徵信有限公司的個人信用資訊以個人負債資訊為主,與負債密切相關的其他資訊為輔。資訊來源主要是網絡小貸公司、網絡借貸資訊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掌握的個人負債資訊以及其他市場主體掌握的個人負債資訊等。主要服務對象是網絡小貸公司、網絡借貸資訊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以及商業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

  “如果我們能夠證明自己的信用,就能夠降低交易的成本。”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周漢華對新京報記者指出,信用制度作為市場經濟中的一項基本制度,如果運作得好,能夠使我們的生活更方便。

  “需遵循有限資訊共用原則”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作為徵信機構,需遵循有限資訊共用原則,一般只共用企業和個人的債務及其相關資訊,不要求也不需要與債務無關的資訊。“作為徵信機構的會員單位,債務相關資訊共用是一種義務,否則就失去了意義。”

  薛洪言認為,在隱私保護方面,“百行徵信”會堅持“最低、適用”原則採集個人信用資訊,在保障個人資訊主體的同意權和知情權的前提下,只採集個人借貸數據以及個人身份識別資訊等支援類資訊,且主要應用于借貸等經濟交易場景。

  信而富CEO王徵宇指出,擁有官方背景的百行徵信能夠打消借貸數據提供企業的相關顧慮,但首要一步是統一數據共用標準,明確8家股東企業的利益分配,以及以法律或監管規則的形式確立從業機構的數據上報和品質義務。

  他撰文指出,在數據共用標準方面,數據回歸徵信的本源——信貸是毋庸置疑的。其次,還需統一提取和報送口徑,例如如何區分逾期。在這方面,央行徵信中心積累了寶貴的經驗。預計未來信聯將會在一些具體操作上參考和延續央行徵信中心的方式。(記者陳鵬 宓迪)

  ■ 影響

  1 個人資訊得到更好保護?

  此前,已有互聯網機構開始試水“信用分”騎共用單車、借充電寶等舉措,這也引來了是否屬于徵信資訊過度使用的討論。此外,徵信信息安全也是社會普遍關心的問題。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周漢華指出,百行徵信的成立對徵信資訊的范圍進行了嚴格的界定,對相關制度的邊界也進行了明確。實際上,信息安全是近年來監管部門的著力點之一,無論是此前的《徵信業管理條例》還是去年實施的網絡安全法,個人資訊保護都是其中重要的內容。

  對此,擁有官方背景的百行徵信將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保障個人資訊主體的同意權和知情權。其中,採集個人資訊必須獲得個人資訊主體授權,查詢使用個人資訊必須獲得個人資訊主體授權,且特定用途特定授權,禁止一次授權反覆使用、無限使用。

  此外,個人信用資訊將主要應用于借貸等經濟交易場景,不得將個人信用資訊用于社交、婚戀等與借貸活動無關的場景。

  唯品金融副總經理湯磊指出,大數據和互聯網化的初衷是服務好消費者群體,而服務好消費者群體就要依托于數據或者是技術手段,這就帶來了數據的流通和歸集的平衡的問題。他表示,伴隨著近年來徵信法規的落地、新機構的出現,隱私保護和有效利用數據之間有望得到進一步的平衡。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指出,百行徵信的落地,有助于化解資訊孤島等困局,也有利于貫徹個人資訊隱私權益保護原則,防止個人資訊被過度採集、不當加工和非法使用。

  2 遏制“多頭借貸”、詐騙借貸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介紹,此前個人徵信存在個人徵信産品的有效供給不足,機構之間存在資訊孤島,過度多頭借貸、詐騙借貸猖獗等亂象;甚至還有一些平臺魚目混珠,打著徵信的名義過度採集個人資訊。另一方面,由于各個機構之間壁壘森嚴,如何共用數據一直難有進展。

  據了解,百行徵信的個人信用資訊以個人負債資訊為主,與負債密切相關的其他資訊為輔。資訊的主要來源是網絡小貸、網絡借貸資訊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服務對象也是網絡小貸公司、網絡借貸資訊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以及商業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

  唯品金融副總經理湯磊對新京報記者指出,對于消費者而言,百行徵信發揮了“守信激勵,失信懲戒”的作用。在守信激勵上,對信用良好的人,可以進行充分的服務,尤其是對于缺乏銀行信貸記錄的人群而言,如沒有在銀行辦過貸款或者信用卡的客戶,能夠納入到范圍中來,給他們提供更好的徵信服務,從而達到普惠金融的目的;而在失信懲戒上,則對于“老賴”人群能夠發揮一定的懲戒作用。

  此前,曾出現多起網貸“拆東墻補西墻”,最終不得不鋌而走險的案例,而當中徵信資訊不共用被認為是關鍵原因之一。

  “當前,隨著互聯網消費金融的發展,市場中資訊孤島效應愈發明顯,‘過度多頭借貸’、‘詐騙借貸’等亂象頻發,同時,借用徵信的名義過度採集個人資訊的現象也時有發生,迫切需要有一家符合獨立性要求、具有客觀公正性、能夠保護個人資訊主體權益的個人徵信機構,百行徵信恰好具備上述特徵。”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薛洪言認為,百行徵信的成立有助于解決互聯網金融領域的資訊分割問題,可以緩解行業中的資訊孤島效應,有效遏制“過度多頭借貸”、“詐騙借貸”等亂象,促進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記者 宓迪 陳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出“冰”芙蓉
出“冰”芙蓉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多地迎來降雪
多地迎來降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21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