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生,為祖國深潛——記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
2017-12-25 23:31: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黃旭華院士在辦公室查閱資料(2017年12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新華社北京12月25日電 題:人生,為祖國深潛——記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

  新華社記者劉詩平、黃艷、余國慶

  題記:這輩子沒有虛度,一生屬于核潛艇、屬于祖國。——黃旭華

  1970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

  當“藍色巨鯨”奔向大海之際,在場的人無不熱血沸騰,他更是喜極而泣。

  隱姓埋名,荒島求索,深海求證,他和他的同事們讓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遼闊海疆從此有了護衛國土的“水下移動長城”。

  青絲變為白發,依舊鐵馬冰河。

  如今,第一艘核潛艇已經退役,但年逾九旬的他仍在“服役”。

  他就是黃旭華——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719研究所名譽所長。

  走進他的辦公室,最引人注目的,是兩個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艇和彈道導彈核潛艇模型,一個深藍、一個金黃,倣佛在訴説著那段崢嶸歲月,又倣佛隱藏著他那激蕩人生裏的重重謎團:

  是什麼讓他守口如瓶30年,父親臨終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為什麼“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的核潛艇,不到十年就搞了出來?是什麼讓一個花甲老人以身試潛,成為世界第一個極限深潛的總設計師?又是什麼魔力讓一個年逾九旬的老人依然癡迷核潛艇?

  這是黃旭華院士的肖像照片(2017年12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輾轉求學:顛沛流離立救國之志

  初次見面,硬朗的身板、敏捷的思維和良好的記憶,一點也看不出眼前這位老人已經九十高齡。黃旭華中氣十足而帶點潮汕口音的普通話,把我們帶回到80年前烽火連天的歲月。

  1937年冬,廣東省海豐縣田墘鎮的鄉村舞臺上,一個流亡的小姑娘正唱著日本侵略軍的罪行,臺下觀眾群情激奮。

  這是抗日宣傳劇《不堪回首望平津》,臺上的小姑娘正是男扮女裝的黃旭華,那年他13歲。“那時我就想,長大了,一定得為國家做一點事情。”

  戰火紛飛,山河飄零。

  連天的戰火已經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黃旭華的中學時代不得不輾轉廣東揭西、梅縣和桂林、重慶等地求學。

  父母是醫生的黃旭華,兒時的志向是從醫,治病救人。然而,一路坎坷的求學經歷,讓他決定棄醫從工。

  “想轟炸就轟炸,因為我們國家太弱了!”黃旭華説,我不想學醫了,我要學航空、學造船,我要科學救國!

  1945年9月,海邊出生的黃旭華,考入國立交通大學(今上海交通大學)造船係,開始了學術成長的起步。同時,加入校學生進步社團“山茶社”,進行了革命思想的啟蒙。

  1949年春的一天,大學四年級的黃旭華成為一名中共預備黨員。

  “有人跟我開玩笑:你研制核潛艇以後,就是‘不可告人’的人生了!我説:是的,我很適應,因為上大學時,我就開始‘不可告人’的地下黨人生了。”黃旭華説。

  1950年4月,黃旭華入黨轉正。匯報思想時,他用這樣的一段話表明心志:

  如果革命需要我一次把血流光,我可以一次流光自己的血;如果革命需要我一滴一滴地把血流光,我就一滴一滴地流光。

  誓言無聲。入黨轉正時的話語,成為其一生信守的諾言。

  黃旭華(左一)在母親一百歲大壽時合影(資料照片,1993年10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荒島求索:隱姓埋名築強國之路

  1958年,一個電話改變了黃旭華的一生。

  “電話裏只説去北京出差,其他什麼也沒説。我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去了。”黃旭華説,他從上海到了北京才知道,國家要搞核潛艇。

  這是黃旭華人生的重要轉折點。從此,他的一生與核潛艇結緣。

  在此4年前,美國建造的世界第一艘核潛艇首次試航。一年前,蘇聯第一艘核潛艇下水。核潛艇剛一問世,即被視為捍衛國家核心利益的“殺手锏”。

  時不我待。1958年6月27日,聶榮臻元帥向中共中央呈送《關于開展研制導彈原子潛艇的報告》,得到毛澤東主席批準。

  這份絕密報告,拉開了中國研制核潛艇的序幕。

  然而,當時的中國要造核潛艇,談何容易!

  1959年秋,赫魯曉夫訪華。中國領導人希望蘇聯幫助中國發展核潛艇,但赫魯曉夫認為,核潛艇技術復雜,中國搞不了。

  對此,毛澤東誓言:“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主席這句話,體現了中國人自己造核潛艇的決心。”黃旭華説,這種激勵難以言表。

  然而,當時連核潛艇長什麼樣兒也不知道。“沒辦法,只能‘騎驢找馬’,搜羅核潛艇相關資訊,拼湊出核潛艇的輪廓。”

  黃旭華説,他們只得帶著“三面鏡子”找有用資訊:用“放大鏡”搜索相關資料,用“顯微鏡”審視相關內容,用“照妖鏡”分辨真假虛實。

  就這樣,中國核潛艇事業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起步,在一波三折中發展。

  1962年底,核潛艇研制工程因故“下馬”。不過,黃旭華並未離開,繼續核潛艇研究。

  1964年10月,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原子彈上天,帶來核潛艇下海的希望。5個月後,核潛艇研制工作全面啟動。

  核潛艇總體研究設計所在葫蘆島成立,黃旭華開始了“荒島求索”的人生。

  與黃旭華共事多年的施祖培説,沒有現成的圖紙和模型,就一邊設計、一邊施工,晚上準備兩個饅頭,加班加點地幹。當時有個土口號,叫“頭拱地、腳朝天,也要把核潛艇搞出來”。

  那是個特殊的年代。文革時期政治運動不斷,白天養豬、修豬圈、接受批判,晚上黃旭華和同事們潛心於核潛艇事業。

  時任核潛艇總體性能設計師陳源説,荒島維艱,但大家勁頭不減。所有人心裏都裝著使命,盡快研制出中國的核潛艇。

  沒有電腦計算核心數據,就用算盤和計算尺。為了控制核潛艇的總重和穩性,就用磅秤來稱。

  黃旭華和同事們用最“土”的辦法解決了尖端的技術問題,同時用創新的思維解決關鍵問題。

  核潛艇的形狀是採用常規線型還是水滴線型,一度困擾著黃旭華和他的同事們。美國發展核潛艇分三步走,先是採用適合水面航行為主的常規線型,同時建造一艘常規動力水滴線型潛艇,摸索水滴型體的流體性能,在此基礎上研制出先進的水滴型核潛艇。

  依據大量試驗和科學論證,黃旭華提出,“三步並作一步走”,研制中國的水滴型核潛艇。

  “一個偵察兵已把最佳路線偵察出來,再去就沒必要重走他偵察時的路線了。”黃旭華説。

  參與核潛艇研制工作的核動力專家張德峰説,當時,核潛艇工程“三駕馬車”——堆(艇用核反應爐)、艇(核潛艇總體)、彈(潛射彈道導彈),相互合作、互相配合,去攻克一個個難關。

  功夫不負有心人。

  黃旭華和同事們先後突破了核潛艇中最為關鍵和重大的核動力裝置、水滴線型艇體、艇體結構、人工大氣環境、水下通訊、慣性導航係統、發射裝置7項技術,也就是“七朵金花”。

  1970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艘攻擊型核潛艇順利下水。

  1974年8月1日,中國第一艘核潛艇被命名為“長徵一號”,正式列入海軍戰鬥序列。

  這是世界核潛艇史上罕見的速度:開工三年後開工,開工兩年後下水,下水四年後正式入列。

  1981年4月,我國第一艘彈道導彈核潛艇成功下水。兩年四個月後,交付海軍訓練使用,加入海軍戰鬥序列。

  中國成為繼美、蘇、英、法之後世界上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

  深海,潛伏著中國核潛艇,也深藏著“核潛艇人”的功與名。

  “為了工作上的保密,我整整30年沒有回家。離家研制核潛艇時,我剛三十出頭,等回家見到親人時,已是六十多歲的白發老人了。”黃旭華説。

  苦幹驚天動地事,甘做隱姓埋名人。黃旭華埋頭苦幹的人生,正是中國核潛艇人不懈奮鬥的縮影,他們是騎鯨蹈海的“無名英雄”。

  黃旭華院士在辦公室查閱資料(2017年12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極限深潛:驚濤駭浪顯報國之心

  核潛艇潛入深海,才能隱蔽自己,在第一次核打擊後保存自己,進行第二次核報復,從而實現戰略威懾。

  1988年4月29日,我國進行核潛艇首次深潛試驗。數百米深的深潛試驗,是最危險的試驗。

  “核潛艇上一塊撲克牌大小的鋼板,深潛後承受的外壓是1噸多。這麼大的艇體,有一塊鋼板不合格、一條焊縫有問題、一個閥門封不嚴,都是艇毀人亡的結局!”

  深潛試驗遭遇事故並不罕見。上世紀60年代,美國核潛艇“長尾鯊”號便在深潛試驗時沉沒,艇上一百多人全部遇難。

  對參試人員來説,這無疑是個巨大的心理考驗。為增強參試人員信心、減小壓力,這位64歲的總設計師做出驚人決定:親自隨核潛艇下潛。

  黃旭華説:“我不是充英雄好漢,要跟大家一起去犧牲,而是確保人、艇安全。”

  這樣的生死選擇,妻子李世英全力支援。作為丈夫的同事,她也是第一代核潛艇研制人員的一分子。“我當然知道深潛試驗的危險,但他是總設計師,他了解這個艇,他在艇上,遇到問題的話可以當場解決。”

  一小時、二小時、三小時,核潛艇不斷向極限深度下潛。海水擠壓著艇體,艙內不時發出“咔嗒、咔嗒”的巨大聲響,直往參試人員的耳朵裏鑽。

  時任深潛隊隊長的尤慶文回憶當時情景,“每一秒都驚心動魄”。

  尤慶文抱著錄音機錄下艙室發出的聲音和下潛指令。黃旭華全神貫注地記錄和測量著各種數據。

  成功了!當核潛艇浮出水面時,現場的人群沸騰了。人們握手、擁抱、喜極而泣。

  黃旭華欣然題詩:花甲癡翁,志探龍宮。驚濤駭浪,樂在其中。

  1988年下半年,中國第一代彈道導彈核潛艇完成水下發射導彈試驗,意味著中國真正具備了水下核反擊能力。

  黃旭華是第一代核潛艇船體設計總負責人,第一代核潛艇形成完整戰鬥力的總設計師,1958年核潛艇研制啟動以來從未離開的“核潛艇人”。當人們稱其為“中國核潛艇之父”時,黃旭華説“不敢接受”。

  “我只是研制隊伍中的一員。核潛艇的研制成功,是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決策、領導的結果,是全國千百個科研、生産、使用單位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無私奉獻的成果。”

  這是黃旭華院士手捧潛艇模型的肖像照片(2016年12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老驥伏櫪:交棒接續抒愛國之情

  幾十年風雨兼程,黃旭華説,他最遺憾的是沒能將工作與家庭更好地平衡,“是一個不稱職的兒子、不稱職的丈夫、不稱職的父親”。

  因為核潛艇研制是絕密項目,他對外閉口不提。30多年裏,父母兄弟姊妹都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工作。

  1987年,上海《文匯月刊》刊登報告文學《赫赫而無名的人生》,講述中國核潛艇總設計師的人生經歷。黃旭華把雜志寄給了遠方的母親。

  “文章沒提我的名字,但是有‘黃總設計師’和‘他的妻子李世英’,我母親知道這就是我。妹妹告訴我,母親一遍遍地讀,還把兄弟姐妹叫到跟前説,‘三哥的事,你們要理解、要諒解’。”

  説起父母親,黃旭華總是眼眶濕潤。“有人時常問我怎樣理解‘忠孝不能兩全’,我總是這樣告訴他們: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

  對于妻子,黃旭華充滿感激和愧疚。

  “我們在同一戰線上,有相同的使命,我知道研制核潛艇有多難,不給他拖後腿,讓他沒有牽挂地去攻堅克難。”李世英説。

  黃旭華愛孩子,但是他太潛心於核潛艇研制。那段時間裏,女兒真切的感受是“爸爸回家是出差”,小女兒黃峻記得,最長一次出差將近一年。

  “雖然爸爸沒有更多的時間陪我們,但他用行動教育了我們。從他身上我學到了艱苦奮鬥、自力更生、無私奉獻的品格,這是我一生的財富。”大女兒黃燕妮説。

  核潛艇是黃旭華一生的事業。他説:“這輩子沒有虛度,一生屬于核潛艇、屬于祖國,無怨無悔!”

  如今,黃旭華仍然每天8點半到辦公室,整理幾十年工作中積累下的資料,依然老驥伏櫪。

  黃旭華説:“當年搞核潛艇時有四句話: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大力協同,無私奉獻。聽起來比較土氣,但這是真正的財富。”

  新一代核潛艇研制人員、“80後”高級工程師錢家昌説,黃院士呈現的精神品質,是一顆共産黨員的初心,一個科技工作者的愛國情懷。新時代更需要老一輩核潛艇人那不懼艱難、無私奉獻的精神,更需要他們留下的精神遺産和獨特的創新基因。

  “第一代核潛艇人篳路藍縷,核潛艇橫空出世,使我國擺脫了超級大國的核訛詐。”中船重工董事長胡問鳴説,他們所開創的核潛艇事業,繼續以震撼人心的力量,激勵著新時代的人們,向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前進。

  在黃旭華辦公桌上的玻璃板下,壓著一張他指揮大合唱的照片。從2006年開始,連續幾年所裏文藝晚會的最後一個節目,都是由他指揮全體職工合唱《歌唱祖國》。

  記者問:“在您的心中,愛國主義是什麼?”

  黃旭華答:“把自己的人生志向同國家的命運結合在一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俊卿
相關新聞
  • 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深潛”30年 為國鑄重劍
    也難怪戰士們心情忐忑,因為上世紀60年代,美國王牌核潛艇“長尾鯊號”在深潛試驗時失事,160多人葬身海底。”  也正是在此次深潛成功的前一年,黃旭華的身份才剛剛“浮出水面”,得到93歲老母親和家人的諒解。
    2017-11-27 07:46:50
  • 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我還是喜歡隱姓埋名每天上班
    被習近平請到身邊合影的93歲全國道德模范黃旭華回漢 機場接受採訪 目前,武漢市共擁有吳天祥、黃來女、王爭艷、孫東林、董明、楊小玲、劉培、劉洋、官東、江玉珍、江遠斌、黃旭華等12位全國道德模范,數量位居全國同類城市首位。
    2017-11-19 07:18:44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冬日鵝影
冬日鵝影
霧裏漁夫
霧裏漁夫
2017悲喜表情
2017悲喜表情
2017輕松一刻
2017輕松一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60091122165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