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少“荒山惡水”變成“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
2017-12-24 23:01: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2月24日電 題:多少“荒山惡水”變成“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

  水污了,水清了;山禿了,山綠了;人哭了,人笑了……從“荒山惡水”變回“綠水青山”,再到“金山銀山”,記者一路追尋,去探訪其中的轉換之“道”。

  由“廢”而“綠”,戰天鬥地拼命幹

  “畫上的富春山居秀潤淡雅,現在的富春江又變得風光秀麗,空氣清新。”在富春江邊長大的趙銀海説。杭州富陽區,正是黃公望在近700年前創作《富春山居圖》的地方。

  然而,有千年造紙歷史的富陽,曾一度陷入美麗發展難兩全的困境。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富春江兩岸“家家造紙、戶戶開廠”,從業者近十萬人。“低小散”的模式能耗高、污染重,每年1.6億噸污水匯入富春江,長期粗放生産累積的環境包袱越來越重。

  “哪怕收入下滑、經濟下行,轉型升級也必須做!”富陽區春江街道副主任壽平豐説,2013年開始,富陽堅決推動造紙行業轉型升級,6輪整治關停近400家企業。

  數據顯示,今年1到9月,富春江出境斷面水質持續保持在Ⅱ類水體,12個地表水監測斷面、6個集中式飲用水源地達標率100%。

  又見“富春山居圖”,考驗的是“舍得”的智慧。而要失而復得,還必須“戰天鬥地”。

  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北部、內蒙古渾善達克沙地南緣的塞罕壩,曾是森林茂密、禽獸繁集的皇家獵苑。但始于清末的開圍放墾,逐漸把這裏變成“飛鳥無棲樹、黃沙遮天日”的荒原。

  1962年,來自全國各地的369人來到塞罕壩,成為第一批建設者。他們開始了漫長的林場建設。現年77歲的趙振宇回憶:“一個窩鋪住進20人,沒有門板,就用草苫子代替。早上起來,屋內到處是冰霜,褥子凍結在炕上。吃的是全麩黑莜面,就著鹹菜,喝著雪水。”

  經過一代代人艱苦卓絕的奮鬥,如今的塞罕壩早已重現生機。“宜林地都已種完,剩下的全是人力挖不動的硬骨頭。”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副場長陳智卿説:“從2012年開始,我們就利用勾機挖……5年來塞罕壩機械林場已完成7.5萬畝石質荒山造林。再有2年,剩下的1.4萬畝將全部綠化。”

  由“綠”而“富”,延長生態産業鏈

  綠了山水,紅了産業。記者發現,“綠水青山”一旦喚回,就是一條基于優良生態環境的長長的産業鏈。

  福建長汀縣是我國南方紅壤區水土流失最為嚴重的縣份之一。本世紀以來,長汀掀起水土流失治理大會戰。1997年就從山東青島搬來長汀縣居住的馬雪梅,在當地政府支持下,與丈夫舉債承包了南安村一片叫“塘尾角”的荒山,大量引種耐貧瘠的楊梅樹。

  種樹、種草、養雞、養豬……十多年過去了,荒山重新披綠,馬雪梅家裏也蓋起了三層新樓房;在外打工的兒子也回來了,開始接手管理自家的養殖污水處理廠。

  三堆子,原是四川省攀枝花市金沙江幹熱河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名。上世紀60年代起,長江上遊大量原始森林被採伐,三堆子到處是光溜溜的山頭,亂石成堆。

  1998年,國家在長江上遊實施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現年50歲的三堆子護林員張體建回憶:“男職工每次背40棵樹苗,女職工每次背20棵樹苗。汗水不停地往下淌,身上的衣服打濕一遍又一遍……”

  艱苦奮鬥換來了金沙江畔森林生態係統的逐漸完善,也把一座傳統工礦城市推上了轉型新路。去冬今春,前往攀枝花康養度假的“候鳥老人”已達15萬人次。最近,攀枝花又發布了全國首個康養産業地方標準,與18個城市共同發起成立康養産業城市聯盟。

  休閒娛樂、山貨銷售、生態種植、康養度假……借“綠”生金,人與自然和諧發展,正在演繹新的故事。在杭州富陽區,“富春硅谷小鎮”瞄準光纜、安防、生物醫藥等領域,已簽約近百家種子企業,帶動富春江兩岸從傳統造紙向高新産業轉型。

  由“富”而“美”,創新機制保“容顏”

  持續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不僅要堅定守護大自然,還要進一步創新機制,讓“綠水青山”永葆秀美“容顏”。

  近年來,富陽區一些不知名的小河流、小水潭都有了自己的“溝渠長”、“池塘長”。“家門口的小微水體就是水環境的‘毛細血管’,雖不起眼,但是和老百姓的生活最為密切。”富陽區治水辦常務副主任何鬱芳説,今年富陽完成了364個劣Ⅴ類小微水體整治,不少水塘、河道裏種上了荷花、睡蓮,一個個曾經的“臭水塘”已成一處處新風景。

  近年來,作為全國首個生態文明試驗區,福建省堅持大力推進林權改革和涉林保險,並建立森林、流域、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補償機制。2016年,福建投入補償資金35億元,大多補償到欠發達地區和生態保護地區。

  為破解生態保護與林農利益的矛盾,福建在全國率先開展了重點生態區位商品林贖買等改革試點,目前已完成試點面積約17.6萬畝,初步測算林農從中直接受益超過3億元。

  福建武平縣農民梁漢才説,受制于限伐政策,他家2000多畝山林過去“一棵樹都動不了”。2015年,他將400多畝山林以60多萬元“贖買”給了武平縣天源林業有限公司。

  老梁説,雖然比直接砍樹少賣了錢,但也省了很多麻煩,“最重要的是,國家的好政策讓水源區裏的林子保留下來了”。(採寫記者:陳俊、郎秋紅、涂洪長、曹國廠、朱涵、胡旭、楊華、趙鴻宇、葉含勇、吳茂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俊卿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394112215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