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稿:2017,美國“反對”美國
2017-12-24 11:42: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紐約12月23日電  稿:2017,美國“反對”美國

  新華社記者高山 周效政 徐劍梅

  在“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口號中,美國走過2017年,但在重大議題上並未取得共識。在國會爭吵,在街頭衝突,在媒體激辯,在網上攻訐……從“廟堂之高”到“江湖之遠”,越來越多美國人深陷社會撕裂的漩渦。

  美國既有涉及控槍、種族的老問題,又有移民、“退群”的新頭痛。社會十字路口,不同人群強烈而戲劇性地反向拉扯,既延續了愈演愈烈的政治極化、經濟分化、種族之痛,也顯現了保守主義再度興起,在美國國內和全球范圍內的冰火對撞。比撕裂更為困擾的,是找不到如何彌合撕裂的答案。

  控槍之殤

  得克薩斯州小城薩瑟蘭斯普林斯綠樹掩映、牧場連綿。11月5日,槍聲在小城教堂響起,26條生命驟然隕落。

  此前,美國剛剛改寫現代史上最嚴重槍擊事件紀錄: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一名冷血槍手從酒店窗口掃射露天鄉村音樂會觀眾,58人遇難。

  “槍太多了!”“如果這樣的殺戮都不能讓政府加強槍支管控,還有什麼可以?!”血案過後,總有無數民眾這樣詰問。然而,擁槍是憲法賦權、“槍支無罪,有罪的是人”等觀點同樣深入人心。民調顯示,半數美國人害怕政府在控槍方面走得太遠,45%的人認為政府控槍力度不夠。

  而政客只是選邊站隊、無所作為。《紐約客》慨嘆,美國政客只是譴責、哀悼和祈福,民眾只能無助等待下一次血案發生。

  數據顯示,截至本月22日,2017年美國發生近6萬起槍擊事件,造成約1.5萬人喪生、3萬多人受傷。但就在上月底,美國申購槍支人數再創新高。美國陷入“槍案越多越買槍,越買槍槍案越多”的惡性迴圈。

  移民之困

  11月下旬,《紐約時報》刊發讀者來信《如果我沒資格留在美國,誰會有呢?》。作者講述了自己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希望在硅谷創業,但因未獲H1B外籍人士工作簽證而黯然離美的痛苦與困惑。

  一年來,頒布針對難民和部分國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令,廢止暫緩遣返約80萬童年抵美者的“追夢人”計劃,退出聯合國主導《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制訂進程……白宮“移民新政”引發激烈爭議。支援者歡呼安全感加強,反對者控訴歧視和人倫悲劇。街頭抗議成為日常風景。白宮與司法係統“互懟”,官司打到最高法院。10月下旬,8段美墨邊境隔離墻的“樣板墻”悄然完工,越境加拿大申請避難人數則增長3倍。

  《紐約時報》讀者來信的上千跟帖中,充斥著對立觀點:很多人嘆息美國不再具有開放包容的心胸,但也不乏“別再搶我們工作”之類的回復。一名“昔日技術移民”的留言耐人尋味:“只能説你很不幸,恰好遇到這樣一個時代。”

  種族之痛

  羅伯特·李將軍騎馬銅雕曾是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中心地標,而今被黑色塑膠布遮得嚴嚴實實,倣佛猙獰的疤痕。李是美國內戰中為保存奴隸制而戰的南方邦聯名將。

  8月,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新納粹和三K黨以抗議該市決定移除這座雕像為由,舉行極右集會。遭警方驅散後,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駕車衝撞抗議極右集會的人群,造成一死多傷。此後,全美多地紛紛移除邦聯紀念物。

  這場衝突背後,是美國極右勢力抬頭、種族政治加劇的現實。2015年白人至上主義者魯夫血洗黑人教堂槍案,使美國社會驚覺邦聯紀念物被極右勢力用作種族歧視符號,引發存廢之爭。反對移除者主張,這是歷史記憶的一部分;支援者則認為,這是非裔傷痛的一部分。民調顯示,多數民主黨人和非裔支援移除,多數共和黨人和白人反對。

  一年來,美國仇恨犯罪數量增加;白人警察槍殺無辜黑人事件時有發生;非裔橄欖球員用賽前奏國歌不起立的方式抗議種族不平等,引發“愛國主義”口水戰……這一切,折射出美國人口結構變遷、部分白人失落焦慮、少數族裔受到隱形歧視等深層次問題。

  退群”之憂

  “退群”是2017年美國外交的高頻詞。1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6月退出《巴黎協定》,10月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此外,美國還要求重談北美自貿協定,拒絕認定伊朗履行核協議承諾,施壓韓國同意啟動修改美韓自貿協定談判……

  “退群”之舉進一步分裂著美國。華盛頓一名智庫專家説,美國政府似乎有種“別國都在佔便宜”的判斷。美國國家人文科學院院士小約翰·柯布博士指出,相當多美國人的日子比以前艱難,而將全球化或國際協定當成替罪羊。

  在眾多反對“退群”的美國人士看來,美國是全球化和多邊體係的主導者、受益者,如今的“自我否定”將讓美國付出國際信譽和領導力嚴重受損的長期代價。

  退出《巴黎協定》之舉尤其爭議巨大,美國各地大批民眾上街抗議。一位科學家質問:“什麼‘美國優先’?應該是地球優先!沒有地球誰還能有未來?!”人口和國內生産總值約佔全美三分之一的多個州組建“美國氣候聯盟”,誓言繼續遵循《巴黎協定》。

  面對“美國反對美國”的現實,民眾憂心忡忡。他們指出,美國當前的尖銳對立是少見的。不僅如此,社交媒體還在加劇“人以群分”的狀況,不乏政客通過放大民眾分歧撈取好處。

  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駱思典告訴新華社記者,人們希望能消弭美國社會的深刻分歧,“但沒人真正知道如何以及能否做到”。

  眺望2018,人們似乎還看不到指向比較清晰的美國共識。政治社會現實告訴人們,“消弭深刻分歧”的答案還在風中“飄蕩”。

  特朗普又不玩了?回顧美國接二連三的“退群”片段

  美國政府又退群了 這回是聯合國移民問題談判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158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