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陪審員制度立法:讓陪審不止“陪著審”
2017-12-24 09:49:4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陪審員制度不能形同虛設。

  日前,《人民陪審員法》首次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審議,草案增設7人合議庭,以滿足審理重大案件的需要。在7人合議庭中,人民陪審員只參與審理事實認定問題,不審理法律適用問題。

  説起陪審員,很多人會想起《十二怒漢》裏的情節:由十二個素不相識的普通人組成的陪審團,因一樁殺人案件而激烈爭執。這對陪審員制度的價值做了形象闡釋:通過對審判環節直接的監督嵌入,促進司法公正,推進司法民主。

  既然是為司法公正、民主加碼,制度本身就得更公正更民主也更合理。陪審員法草案將選任陪審員的學歷要求,從原有的大專以上降低到一般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年齡限制則從23周歲提高到28周歲,一邊放寬學歷限制一邊強調經驗儲備,是為了顯現陪審員遴選的普遍性,“讓更大范圍的群眾有機會選任人民陪審員”。

  就當下實踐看,陪審給很多人的字面印象,仍是所謂的陪著審——陪審員無法真正參與司法裁量的實際過程,有陪審員配合的某些合議庭,其實也缺乏合議的屬性。

  此次陪審員法草案,通過立法的方式對陪審員參與司法審理的案件類型、職權范圍做了明確:現有三人合議庭模式中,以不區分事實審和與法律審的方式確保陪審員的參與感。這面臨的考驗就在于,並不具有專業知識和未經係統法律訓練的陪審員,如何真正參與不區分事實和法律審理階段的合議庭討論,如何避免“審而不議”的現象?

  而新增的七人合議庭,明確規定陪審員只參與審理事實認定問題,不審理法律適用問題,可見立法者也看到了陪審員事實上參與司法裁量的實操困境所在。

  毋庸置疑,以社會閱歷和樸素正義觀驅使的陪審員,在司法居中聽訟、庭審實質化的基礎上,有能力對案件進行基本的事實判斷。而能否讓陪審員真正發揮制度設計的初衷,也很考驗此次新版七人合議庭的實踐。

  7人的合議庭中,陪審員與法官的人員配比通常是4:3。考驗陪審員是否真正參與司法審理的指標,可以是觀察具體個案在事實認定層面是否會出現陪審員群體否決專業法官的可能。要想讓“陪而不審、審而不議”的尷尬徹底改觀,就得通過具體的程式設計,確保陪審員參與案件事實審時是“真的審”。

  讓陪審員制度改革改變公眾對于陪審的刻板印象,此番立法不失為一次難得契機。無論是人員設置、合議庭組成上的革新,還是案件類型層面的大幅度擴容,都有助于通過具體細節的安排,讓陪審員不再形同虛設。

  説到底,不能一直讓陪審實踐局限于“重大影響、攸關公義”的案件,在庭審實質化改革的同時,陪審實質化的探索也沒有理由止步。□楊不過(法律從業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158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