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交警執法屢遭暴力抗擊 緣何變成“最危險”警種?
2017-12-24 07:56:30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1月18日,河北省辛集市公安局交管大隊兩名輔警在執行疏導交通任務時,被3名男子酒後無端挑釁、辱罵、毆打,致使兩人頭部、面部多處受傷,引發群眾圍觀,交通擁堵,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打人的3名男子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辛集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今年11月以來,河北省公安廳在全省范圍內組織開展了“道路交通秩序大整治”專項活動,嚴查違法停車、倒車、逆行、闖禁行、酒駕醉駕、涉牌涉證等突出違法行為。然而,在執法高壓嚴管態勢下,河北多地接連發生個別交通違法當事人拒不服從交警、輔警的糾正和管理,辱罵推搡乃至拖行、毆打交警、輔警的嚴重事件,僅11月17日、18日兩天內就發生4起妨礙交警執法執勤事件,8人分別被警方依法刑事、行政拘留。

  “隨著城市發展進程的加快和機動車、駕駛員保有量的快速增長,交警部門不斷加大對酒後駕駛、無證駕駛、超速行駛等各類嚴重道路交通違法行為的查處力度。但是,與此同時,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件卻不斷增多。”河北省公安交管局隊伍管理處處長蘇正軍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交警執法屢遭暴力抗擊

  公開報道顯示,國內民警在執行公務時每年至少有5000人以上負傷,其中多數是交通警察。這就意味著,在正當執法過程中,交警已然成為被打最多、“最危險”的警種。今年以來,就有安徽省亳州市渦陽縣交警楊向東、湖南省洪江市交警段祖連、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輔警奈日斯嘎、山東省德州市輔警劉寶鵬等多人,在交通執法中被違法車輛撞擊、被犯罪嫌疑人傷害殉職。

  在執法中被違法車輛拖行,成為交警受傷的一個主要原因。11月17日,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二大隊民警在查處一輛無牌轎車時,遭該車駕駛人宋某強行衝撞,被拖行100多米,所幸沒有造成民警人身傷害。宋某因涉嫌妨害公務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12月5日,唐山市灤南縣交警大隊開展交通秩序集中整治行動,一輛汽車見到交警設崗後調頭就跑,途中將攔截的執勤協警撞傷。經測試,該駕駛人史某屬飲酒後駕駛機動車。交警部門對史某處1000元罰款,記12分,扣駕駛證6個月,史某也因涉嫌妨礙公務罪被刑事拘留。

  每每交警開展集中整治行動,必然會發生諸多暴力抗擊交警執法事件。2015年,河北全省范圍內展開交通整治行動期間,9月5日,邯鄲市一輛超限貨車車主和兩名同夥拒不配合交警檢查,砸壞執法拖車,軋傷執法交警;9月11日,邯鄲一輛無牌轎車在遇到交警檢查時突然加速強行闖卡,將一位交警拖行近30余米後逃逸,造成交警全身10處骨折。

  記者梳理發現,相對于此前違法司乘人員因害怕受到處罰,心存僥幸心理試圖加速闖卡一跑了之,從而拖行、致傷交警,目前諸多案件的當事人完全出于主觀故意。在相關執法活動中,輔警尤其容易成為違法者攻擊的對象。輔警雖然沒有單獨執法權,但在協助執法中一樣受到法律保護,輔警也可以劃並到警務工作人員一列。但在實際工作中,由于一些不適當的宣傳引導,讓不少人誤認為輔警協助民警執法的行為本身就不合法,致使輔警身份尷尬,滋生出一係列謾罵、毆打輔警的事件。

  正因如此,一些輔警挨罵挨打事件最終不了了之,河北此次對毆打輔警人員採取嚴厲制裁,也成為事件的吸睛之處。11月以來,不斷有評論對河北警方懲處暴力抗擊交警執法者表示肯定,認為該行為極大地震懾了此類違法犯罪活動,也給一線警務工作人員提升了士氣。

  據河北省交管局不完全統計,僅2014年至2015年5月,河北省共發生有媒體報道的嚴重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例13起,造成19名交(輔)警在執勤一線受傷。而在今年的交通整治行動中,河北各地見諸媒體的暴力抗擊交(輔)警執法案件已有十余起。

  “此數據尚不包含辱罵推搡、對交警拳腳相加等輕微抗擊執法事件,而這類行為幾乎每天都在發生。”河北省交管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説。

  “道路交通管理面臨的難度和壓力日益加大,為了全力預防道路交通事故、維護道路交通秩序安全有序暢通,交警的執法力度必然加強,交通參與者的守法意識和規則意識如果不強,發生交通違法行為後極易與交警産生衝突。”蘇正軍坦陳。

  交警執法環境日益復雜

  2016年7月21日,衡水交警支隊直屬一大隊民警在對一輛沒有懸挂牌照的電動汽車進行檢查時,駕駛人拒不配合檢查並加速逃竄。隨後民警發現該車後上前檢查,駕駛人拒不提供相關證件,夥同兩名乘車男子對民警進行謾罵、毆打。民警果斷採取措施迅速將3人控制並帶離。駕駛人常某營、乘車人常某朝因妨害公務罪被刑事拘留,乘車人張某因阻礙執行職務被行政拘留10日,罰款500元。

  上述案例入選了河北公安係統2016年民警現場執法執勤案例示范,對案例的點評指出,民警處理的不足之處主要是現場運用法言法語教育訓誡違法人員的能力需進一步增強。

  同時,河北省公安廳對于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例的點評中指出,交警是執法量最大、接觸群眾最廣泛的警種,執法任務重、風險高、阻力大,作為一名交警在執法工作中,遇到相對人不理解、不配合甚至辱罵、推搡時,要保持克制,文明理智,切忌衝動;相對人妨害公務、暴力抗法、暴力襲警時,要果斷處置,維持秩序,迅速報警。

  事實上,正是由于目前執法環境發生了變化,在日益復雜的執法環境中,交警作為執法者既要面對行為違法的執法相對人,又要考慮到社會與公眾的關切,在法律意識淡薄、態度強硬蠻橫的違法者面前,很難做到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2016年,河北衡水、邯鄲等地發生多起網傳“交警打人”事件,但事實真相卻是交警執法時遇到暴力抗法。在2015年9月邯鄲超載貨車碾軋交警案件中,當受傷交警坐在地上無法站起時,3名涉案男子卻起哄大喊“交警訛人了,交警碰瓷了”,造成大量群眾圍觀,使交通擁堵長達4個小時。

  有輿情分析師認為,公安民警處在社會矛盾衝突的最前沿,很容易受到個別利益受損民眾的攻擊,並成為他們發泄的對象。而就社會關注而言,輿論一般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民警執法權是否正確行使上,而較少關注民警權益的保障,甚至在一些執法過程産生衝突後,輿論出于同情弱勢群體的心理,會在一定程度上模糊對事實的判斷。

  在中央司法警官學院教授劉艷玲看來,盡管相關法規對保護民警執法權益作了規定,但普遍存在操作性不強、處罰偏輕、缺乏威懾力等問題,特別是在處理警民衝突中缺乏明確法律依據,影響了民警良好執法環境的形成。同時,“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執法理念,也不排除客觀上助長了暴力抗法者的囂張氣焰。

  “交警面臨的執法環境不良狀況是造成暴力抗擊執法問題的主要根源,其中既有交通法規宣傳滯後、群眾法律意識和安全意識淺薄、交警執法業務能力不強、執法不規范不文明的問題,也有相關立法和社會輿論忽視民警執法權益、民眾對執法人員戴著‘有色眼鏡’的無奈。”劉艷玲説。

  規范執法加強自我保護

  上海市應對突發公共安全事件專家組組長柴俊勇認為,與駕駛員數量激增的情況相比,文明駕車、依法駕車的宣傳教育顯得不足。“交警的道路執勤,既是在執法又是在保護每一個人,駕駛員應該心懷敬畏,不把他們當回事就是不把法律當回事。”柴俊勇説。

  在河北近期發生的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件中,多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妨害公務罪或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而在以往的相關案件中,當事人都無一例外受到了法律制裁,絕大部分人員被追究了刑事責任。

  然而,在諸多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件中,由于取證困難和執法力量所限等原因,暴力抗法人員受到刑事或治安處罰的只是少數,甚至在一些案件中,當事人與現場群眾不支持配合執法人員取證,致使暴力抗法行為難以認定,在一定程度助長了抗法行為人的氣焰。

  在暴力抗法案件中,不法分子最大的違法成本即有可能構成犯罪並且承擔刑事責任。按照刑法相關規定,暴力抗法行為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構成妨害公務罪,所以一些暴力抗法分子被依法以妨害公務罪追究刑事責任。

  河北省交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是否構成犯罪以及構成何種犯罪,需要看暴力抗法者對被害人造成的傷害如何,如果傷害僅是輕傷或以下,則定妨害公務罪;如果構成重傷或以上則定故意傷害罪或相應罪刑。

  11月17日17時許,唐山遷安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城南中隊民警在路口疏導交通時,出租車司機楊某拒不配合指揮,公然辱罵交警,造成長時間交通擁堵,影響惡劣。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遷安警方對楊某處以行政拘留7日,罰款200元。

  “對于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暴力抗法者,可能只是教育或者治安拘留15天以下,這樣的違法成本實在太低。”這位負責人對記者坦言。

  盡管人民警察法及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等都對暴力襲警作出規定,明確危及人民警察生命安全的,經警告無效,警察可以使用武器。但針對于一般的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件,這些規定顯然並不適用。

  有專家指出,針對暴力抗擊交警執法案件增多的問題,需要在民警保護自身安全和打擊制止違法行為之間,找到法律的平衡點,當務之急是要在現有法律框架內,採取積極應對措施,加大對不法者的打擊力度。

  對于交警自身來説,加強自我保護,還得從規范化執法做起。公安部部長趙克志近日指出,要不斷改進執法方式、規范執法言行、講究執法藝術,堅持以法為據、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嚴格貫徹執法適度原則,努力使當事人既感受到法律的權威和尊嚴,又感受到公安機關的人情關懷和溫暖。這為公安民警尤其是交警現場執法指明了方向。(本報記者 周宵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15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