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情侶辦婚戀網詐騙60余人:按劇情一步步誘騙受害人
2017-12-24 07:50:1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警惕婚戀網站裏的甜蜜陷阱

  “跟會員相親的其實並不是網站上看到的女孩子,而是虛擬會員,為了誘騙注冊會員繳納會費、購買情感老師服務。”在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審理的靳某等人開設婚戀網站詐騙案中,團夥成員對詐騙套路作了“自白”。

  如今,很多單身人士會寄托婚戀網站介紹交友。但這些網站中,不少人利用單身人士尤其是大齡青年急于結婚的心理,通過“話術”體係,按照預先設定的“劇情”,一步步誘騙受害人掉入“甜蜜陷阱”。

  第一步 發布虛假婚戀交友信息

  第二步 “紅娘”牽線,推送符合要求的“意中人”

  第三步 “意中人”相會,以各種理由“被分手”

  第四步 忽悠繼續繳費,直至騙不下去

  情侶辦婚戀網詐騙60余人

  今年36歲的靳某,在北京打工多年。平日上網時,一些婚戀網站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于是跟女友王某商量後,決定來到合肥開設公司經營婚戀網站。

  2013年12月2日,靳某出資,與王某共同以萬某為法定代表人,注冊成立合肥長相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經營婚戀網站。為達到借用婚戀網站騙取錢財的目的,長相守公司聘請徐某等人,相繼共同開發了“久愛網”和“愛徵婚網”。

  該公司的職能部門分工明確,下設行政部、財務部、推廣部、培訓部、售前部、售後部、質監部等部門。有人負責制作虛擬會員、係統管理等網站日常管理和維護工作,為詐騙活動提供技術保障;有人負責對新錄用人員進行“話術”培訓,教授銷售人員如何與注冊會員進行溝通、如何利用虛擬會員名義吸引會員注冊、購買服務;有人負責對員工進行業務上指導及工作上的管理,將技術人員從網站後臺發來的普通會員資源分配給各個組長、統計業務數據等。為了提升公司員工的自覺性和工作效率,公司還特別設立了質監部,負責對公司售前、售後部門員工是否違反公司規定進行監督、處罰等。

  長相守公司招聘多名售前部人員,以所謂的“紅娘”名義與新注冊的會員聯係,謊稱網站內有異性會員對其關注並有交往意向,並根據對方需求向對方推薦網站虛擬會員,騙取對方信任、刺激其繳納會費升級為“高級會員”“鑽石會員”“至尊會員”,收費標準和服務期限按照級別不等,最低是3個月2599元,最高是6個月6999元。

  “很多會員注冊時瀏覽了網頁,被異性會員的信息所吸引。但是這些異性會員都是假的,是公司招聘售後部人員冒充的。”該團夥成員説,售後部的人員還與高級會員聊天,以向網站高級會員推薦所謂情感老師服務、參與所謂相親見面會及旅遊活動,要求高級會員購買鮮花、禮物等,繼續誘騙高級會員繳納相關費用,最終再找借口提出“分手”。

  通過上述手段,長相守公司共計騙取全國各地60余名被害人繳納會費等各項費用共計46.2萬余元,所得款項均由靳某、王某佔有、支配。近日,廬陽區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公開判決,靳某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15萬元,其余15名被告人均被判緩刑。

  四步走掉進甜蜜陷阱

  靳某等人開設婚戀網站詐騙案具有一定代表性。從廬陽區法院審理的此類案件看,利用婚戀網站騙財的套路,“有跡”可循。

  第一步發布虛假婚戀交友信息,吸引受害者瀏覽、注冊。不法分子先是注冊一家信息科技公司,再建立婚戀網站或是聊天軟件,發布大量單身男女的信息。這些男女或面容姣好,或具有一定經濟條件,吸引網友注冊,且這些婚戀網站或是聊天軟件操作簡單,很多無須注冊真實信息,但要留下聯係方式,方便客服下一步聯係。

  第二步“紅娘”牽線,推送符合要求的“意中人”。注冊成會員後,會有“紅娘”與普通注冊會員聯係,根據注冊會員的擇偶標準,從網站內搜索條件合適的虛擬會員向其推薦,若找不到合適的,則會對虛擬會員信息進行相應修改,並謊稱普通會員只有交錢升級成高級會員後才能與關注的會員在網站上聯係,從而騙取注冊會員的信任並交納會費升級成高級會員,以此騙取他人錢財。

  第三步“意中人”相會,以各種理由“被分手”。在此類案件中,詐騙目標鎖定的基本上都是男會員。婚戀網站的員工會冒充對方中意的女會員,和已經交納會費的男會員聊天,佯裝和對方交友,後期則消極聊天,最終伺機找借口提出“分手”。有的則謊稱網站組織“相親會”安排男女見面,要求男會員交納相親見面費,當男會員交納見面費後,隨即將男會員從聯係人中拉黑,不再與之聯係。

  曾被“久愛網”騙財騙感情的陳先生回憶,他在網站注冊普通會員後,就有女客服打電話過來説,已經跟介紹的戀愛對象聯係過了,可以進行聊天,但只介紹了女方叫什麼、哪裏人,就沒有其他基本信息了,也不給聯係電話。後來又有一個男客服給他打電話,稱要繼續交往就得交錢。他就花2999元升級成為高級會員,後來客服每天都打電話,説那個女孩會去相親大會,讓他交4999元參加,之後女孩又説,父母不同意他們的親事,客服可以出面協調,但又要5500元。

  “我去女孩説的老家找過,沒找到人,才知道自己被騙了。”陳先生説,這些騙子的手段一環扣一環,戲路太深。

  第四步忽悠繼續繳費,直至騙不下去。如果被害人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騙,客服人員會以介紹其他符合要求的異性為誘餌,繼續忽悠被害人繳費,直到實在騙不下去。在合肥警方破獲的一起涉嫌婚戀網站詐騙案中,犯罪嫌疑人交代稱,網站發布的會員信息是虛擬會員信息,有其他網站過期會員的信息,也有從網站上復制粘貼來的,許多婚戀網站都這樣做,是行業慣例。更有甚者,冒充這些虛擬身份與男會員“相親”的客服,其實也是男性。

  除了婚戀網站“套路深”,還有一些不法分子在婚戀網上“釣魚”。他們使用虛假身份在婚戀網站注冊後,與異性建立戀愛關係,再以各種理由向對方借款,騙取對方財色。

  加強監管不能總打折扣

  廬陽區法院研究室副主任王鵬告訴記者,很多婚戀網站詐騙案的犯罪模式相似,均是以公司模式運作,“員工”眾多,內部分工明確、組織嚴密。因該詐騙犯罪依托網站進行,通過網絡傳播,因此受害人地域范圍覆蓋全國,人數眾多。

  “在案件審理中發現,一些婚戀網站詐騙的主犯或從犯,往往與其他從事此類犯罪活動的婚戀網站有著或多或少的聯係。”王鵬説,如一些案件主犯曾在此類網站工作過,發現這條“賺錢捷徑”,于是換個地方“另立門戶”。一些案件從犯曾先後在多個此類網站工作過,甚至積攢經驗,“跳槽升職”。

  針對婚戀網站存在的種種亂象和社會危害,呼吁加強婚戀網站審核和注冊人員實名認證的聲音由來已久。

  記者注冊了3家婚戀網站發現,注冊會員只需要填寫昵稱、性別、年齡、婚姻狀況等基本信息,無須進行身份認證。記者虛構了35歲單身男性的身份,順利注冊成功。幾個小時後,其中一家婚戀網站的客服人員就給記者打來電話,稱看見記者填寫的資料,有適合的女性可以推薦,但是要升級成收費會員才可以聯係。

  在百度上搜索“招聘紅娘”,會彈出很多招聘信息。其中一家位于深圳的信息公司要求“紅娘”親和力好,聲音甜美,負責與注冊會員溝通、邀約,薪資可以達到每個月6000元到1萬元。曾應聘過“紅娘”職位的小雲告訴記者,之前自己衝著工資高,去一家位于廬陽區老舊民居二樓的婚戀網站求職。一進去就看到,屋子裏一排排地擺滿了電腦,每臺電腦前都有人在打電話,聲音非常嘈雜。接待自己的人稱,工資是由底薪加提成構成,提成取決于自己發展的收費會員人數,因為感覺公司不正規,便打了退堂鼓。

  “當前網絡交友徵婚網站、APP比比皆是,網友要擦亮眼睛,有的婚戀網站建立初衷就存在問題,披著‘介紹交友’的外衣騙取注冊會員的錢財,有的則是婚戀網站的資質和管理存在問題,對會員審核把關不嚴,埋下交友隱患。”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業務部主任丁明認為。

  王鵬建議,網友要通過正規網站尋找自己的“另一半”,不要輕信網站提供的所謂“會員服務”,也不要被突如其來的“搭訕”衝昏頭腦,對網站宣傳、會員信息或客服推介繳納所謂的會員費、見面費、咨詢費等要加強辨識、提高防騙意識。相關主管部門要加強對婚戀中介、網站的監管,推行網絡婚介行業準入制度,加強對網站資質與發布信息的審核,加強動態監控,完善管理制度和懲戒措施,促進婚戀網站合法規范化運行。

  “很多婚戀網站是通過手機號注冊,並不能確保注冊用戶和手機用戶是同一人,無法核實注冊用戶的真實信息。如果用戶有意造假,也無法及時發現。”丁明認為,婚戀網站收取了會員的服務費用,相應的要盡到審核義務,向會員提供真實信息。如若因網站審核不嚴,發布的虛假信息導致會員財物損失,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網站不能為了人氣和會費,降低審核門檻,以犧牲會員利益為代價。”丁明建議,婚戀網站要建立全面的認證機制,加強用戶數據資源共享,為會員信息真實性提供多重保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北京地鐵全路網實現網絡購票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行動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157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