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歲男童被親媽推搡撞墻身亡 男方:她是代孕媽媽
2017-12-22 08:17:40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2歲男童撞墻身亡 親媽被指是兇手

  畸形關係導致悲劇發生,嫌疑人已被資陽警方刑拘

  12月20日晚,2歲男童鑫鑫(化名)去世的消息,因為一則“訃告”散布開來。一男子以孩子父親的名義在“訃告”中稱,鑫鑫12月2日被親生母親李麗(化名)殺害,然後欺騙他説“孩子在上個月掉了”。事發後,李麗兩度自殺未遂,最終向警方交代犯罪經過。

  21日晚,資陽警方通報稱,12月2日晚,李麗在生氣狀態下,推了兒子鑫鑫一下,鑫鑫頭部撞墻。3日6時許,李麗起床習慣性親吻兒子時,才發現兒子身體冰冷,沒有了呼吸。隨後,她夥同一名男性好友將鑫鑫拋屍荒野。目前,李麗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刑拘,其男性好友唐某涉嫌侮辱屍體罪被刑拘,案件仍在進一步偵查中。

  2歲的鑫鑫不是一個正常家庭出生的孩子,出生5天後,便被寄養在一個陌生的婆婆家裏。兩個月前,他剛剛回到親生媽媽的身邊,還未明白自己復雜的身世,卻被媽媽終結了生命。

生前乖巧可愛的男童鑫鑫

  生前乖巧可愛的男童鑫鑫

  A、幼童的死亡

  謊稱孩子失蹤報警 兩度自殺未遂後承認殺子

  12月6日,李麗趕到資陽市雁江區蓮花路派出所報警,稱自己的兒子鑫鑫于11月在資陽城區走失。李麗與鑫鑫的親生父親羅甲(化名)並未結婚一起生活,李麗獨自在資陽帶著鑫鑫。鑫鑫戶口本上的父親王藝(化名),實際上是羅甲的表弟。

  回到家裏,李麗被王藝反覆追問,讓她回憶鑫鑫失蹤前後的一些細節。李麗均以頭腦模糊等理由搪塞,王藝和警方未得到有效資訊。

  12月8日早上,王藝再次來到李麗家中,想繼續讓李麗回憶一些細節。

  “她當時在洗澡,她媽進去叫了兩次,都沒出來。”王藝説,李麗的母親第三次走進衛生間時,突然大喊“救命”。王藝衝進房間,發現李麗衣著完好,卻割腕自殺了。王藝等人立即將李麗送往醫院搶救,同時通知了派出所民警。被搶救過來的李麗,在醫院試圖第二次自殺,但被警方及時救下。

  “我把鑫鑫殺了。”李麗當著民警、王藝和家人的面,説出這樣一句話,讓現場的人都大吃一驚。“我腿一下就軟了。”王藝説。

  隨後,刑警介入了調查。

嫌疑人李麗(化名)已被刑拘。 

  嫌疑人李麗(化名)已被刑拘。

  母親生氣推搡幼童 孩子死亡後拋屍荒野河邊

  12月21日,資陽警方對案情進行通報稱,李麗已經供述致死鑫鑫的犯罪事實。據李麗交代,12月2日晚,因為鑫鑫調皮,她一怒之下,用力推了鑫鑫一把,導致鑫鑫頭部撞墻。3日早晨6點起床後,她發現鑫鑫已經沒有了呼吸。4日晚,她電話邀約男性好友唐某見面,並謊稱開車撞死了一名男孩,請唐某陪她一起掩埋屍體。

  唐某勸阻無效後,與李麗驅車將鑫鑫拋屍于雁江區老君鎮荒野河邊。

  法醫屍檢初步結果是,鑫鑫顱骨骨折。

  “李麗係激情所為。”警方通報,李麗和唐某已雙雙歸案,李麗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刑拘,唐某則涉嫌侮辱屍體罪被刑拘。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偵查中。

孩子的戶口上在王藝(化名)名下。

  孩子的戶口上在王藝(化名)名下。

  B、糾結的迷局

  男方稱是代孕 計劃索回已支付撫養費

  鑫鑫的屍體被找回後,他親生父母的關係此時開始糾纏不清。

  20日晚,在資陽雁江區一賓館內,王藝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其實鑫鑫的父親是他的表哥羅甲,他只是“頂包”,因為表哥早有家室,但他們夫妻二人一直沒有孩子。2014年的一天,羅甲突然找到他,説想要個娃兒,讓他幫忙找個女的生個小孩,“金錢交易”。

  王藝説,不久後,他托朋友幫忙找到了29歲的李麗,“因為是一個大學生,基因也比較好,表哥比較滿意。”

  “李麗當時已經有一個3歲兒子。”王藝説,為了懷上孩子,羅甲特意在成都給李麗租了房子。“後來懷起了,表哥前後數次共轉賬20萬,作為代孕酬勞。”

  今年10月7日,孩子被李麗帶回資陽生活,羅甲支付23萬元作為撫養費,“她開始説是借,後來表哥説當撫養費扣除。”王藝説,李麗並未履行好帶鑫鑫的約定,他和表哥羅甲計劃追回已支付的撫養費。

  女方不敢認孩子

  回老家謊稱是幫別人帶的

  21日中午,李麗的弟弟李明(化名)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2歲的鑫鑫是被姐姐失手傷害致死,“直到案發那天,我才曉得這個孩子是姐姐的。”

  “姐姐經常提起羅哥,説在成都合夥開美甲美容店。”李明説,姐姐之前一直在成都,今年才回資陽,10月份剛帶鑫鑫回來時,“説是幫別人帶的,不是她自己的。”

  李明口中的羅哥就是羅甲,“以前一直是在電話中提起,今年我碰到了一次。”李明説,他碰到羅甲時,羅稱自己是到資陽看李麗的,每次都顯得很匆忙。

  李明説,直到姐姐在病床上當著他們的面告訴警方,她殺死的鑫鑫是自己的兒子,家人才恍然大悟,“然後從羅哥口中得知,姐姐這麼多年在成都都沒有上班,那她哪來那麼多錢花,那不就是有人包養她嗎?”

  “如果羅哥説是代孕,希望他再到資陽來,我們面對面對質。”李明説。

  C、無辜的幼童

  母親喜歡抽煙 父親是年近50的老板

  才2歲3個月的鑫鑫,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這個世界,便匆匆與人世告別。

  他的母親李麗曾在成都讀中專,後在重慶修成大專。

  王藝説,李麗遇到羅甲時剛離婚,帶著一個3歲多的兒子,經濟壓力大。在成都一家美容美甲店上班時,雖然已經懷上了鑫鑫,但她仍然帶著大兒子,挺著大肚皮出去跑客戶,“這是表哥羅甲告訴我的。”

  王藝稱,自己第一次與李麗見面,便是12月6日帶著她去派出所報案。後來連續幾天,王藝都追著李麗盤問鑫鑫“失蹤”的細節,他印象中,李麗是一個愛抽煙的女人。

  “讓她一回憶,她就要點一根煙,慢慢抽。”王藝説,李麗拿著表哥給的錢,在資陽老城區開了一家美容美甲店,平時代賣一些産品。21日,記者在資陽老城區找到這家店,是一間並不大的門面,已經關門歇業。

  鑫鑫的親生父親羅甲,是成都一名老板,年近50歲。王藝説,羅甲平時被老婆管得很嚴,兩人沒有孩子。

  親生父母不接納 孩子曾被陌生婆婆照管

  王藝説,鑫鑫出生以後,羅甲只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自己的母親,“此外只有我和我的前女友知道。”

  鑫鑫來臨,並未得到親生父母的接納,王藝成了他出生證明上的父親。出生5天後,爸爸羅甲不能帶他回家,媽媽也沒有要他。他跟著“出生證明上的爸爸”,來到了邛崍,然後交由一個陌生的婆婆照管。

  王藝説,直到2016年,李麗想鑫鑫了,再次與羅甲取得聯繫,後來李麗被允許多次到邛崍去看兒子。

  今年9月,羅甲決定讓鑫鑫跟著李麗生活。“在支付23萬元前,羅甲帶著鑫鑫去做了親子鑒定,是親生的。”王藝説,鑫鑫到資陽媽媽家裏,外婆和舅舅詢問他的來歷時,雖然他叫著李麗“媽媽”,但李麗則稱是在店子上撿到的棄兒。

  李麗的弟弟李明説,鑫鑫剛到資陽時比較瘦小,後來穿得也幹凈了,長得更是白白胖胖。(記者 田雪皎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149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