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杭州保姆縱火案庭審臨時中斷 將延期審理
2017-12-22 07:45:5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杭州保姆縱火案庭審臨時中斷

  莫煥晶辯護律師提出管轄權異議被駁後離席 法院將延期審理此案

  “我有話要説!”昨天,杭州保姆縱火案在杭州中院開庭審理,被告律師黨琳山的發言卻突然打斷了庭審的節奏。

  上午9點10分,庭審開始10分鐘後,黨琳山對管轄權提出異議,要求停止案件審理,等待最高院指示。17分鐘後,律師離開了法庭。臨走前,他向被告莫煥晶喊話:“不要回答任何問題。”

  不久,法官宣布休庭,並讓法警將莫煥晶帶離現場。混亂間,原告席傳來一聲大喊:“我們不服!我們等了半年,受害者家屬一句話都還沒説!”

  被中斷的庭審

  上午9點,莫煥晶在法警的帶領下,出現在法庭上。這是案發後,她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剪了短發的她,神情委頓。

  庭上左側,是莫煥晶曾經最喜歡的雇主一家唯一的幸存者,男主人林生斌。6個月前,莫煥晶的一把火,讓這個男人失去了妻子和三個孩子。6個月後,主仆重逢,莫煥晶沒有抬頭。

  9點09分,法官詢問各方是否申請回避。莫煥晶遲疑後説道:“我不懂,我不知道,讓我的律師替我答。”

  法官于是詢問辯護律師黨琳山的意見,出人意料的是,黨琳山表示“有話要説”,隨即開始陳述。

  他認為,本案在採證過程中,只採用了兩位消防員的話,而不是第一批進入的38名消防官兵。

  黨琳山隨後就管轄權提出了異議,要求停止審理案件,等待最高院回復。

  法官當庭就“刑事案件犯罪地法院有管轄權”駁回申請後,黨琳山又先後四次反對繼續開庭。

  最後他關掉了麥克風,準備退庭。退庭前,他告訴莫煥晶:“我退庭後,你不要回答庭上任何人的任何問題。”

  辯護律師退庭後,法官詢問莫煥晶是否明白,如果此時辯護人退庭,則意味著沒有人為她辯護。莫煥晶沒有回答。

  幾秒的沉默後,法官隨即宣布,要莫煥晶另行委託辯護人或為其指定辯護人。

  莫煥晶哭泣道:“我就讓黨律師給我辯護,別人不知道情況。”

  10點左右,法官宣布休庭。

  律師為何離席

  上午9點31分,離開法院後不久,黨琳山通過個人微博發布了完整的法庭發言。發言的核心在于闡述:杭州中級人民法院並不是審理此案的最佳選擇。

  他認為,考慮到本案的社會影響巨大,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也有管轄權。

  因此他希望,可以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其他合適的浙江省以外的中級人民法院管轄此案,或者至少由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移送到浙江省其他的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此案。

  之所以要避免在杭州當地審理此案,是因為他認為杭州公檢法機關在辦案過程中受到了辦案機關以外的幹擾。

  黨琳山説,作為一起放火案,首先應當將起火的原因、報警的經過、滅火的經過調查清楚。

  要調查清楚這些事實,必然要向當時滅火現場的消防部隊指揮人員、第一批進入火場的消防員收集證據。

  在他看來,案發現場沒有監控,大火撲滅後能提取的證據也非常少,因此相關證人的證言就顯得尤為重要。

  “為了盡可能地還原案件的真相,本律師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通知證人出庭作證的申請》,其中就包括滅火現場的消防部隊指揮員和第一批進入火場的消防員。對于本律師提出的要求38名證人出庭作證的申請,法庭在2017年11月2日召開的庭前會議中全部予以駁回。”黨琳山説。

  正是這次駁回,讓他産生了“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不合適本案”的想法,並最終導致了離席的結果。

  杭州中院:法院有管轄權

  昨天,杭州中院發布了關于此案庭審的情況通報。

  通報中説,12月21日9時,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第二法庭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莫煥晶放火、盜竊一案。

  庭審開始後,審判長依法詢問被告人、辯護人是否申請回避,被告人莫煥晶的辯護人黨琳山律師以要求指定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外的法院異地管轄為由,要求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停止審理本案。

  通報稱,審判長依法告知辯護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十條、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本案具有管轄權。隨後,辯護人黨琳山律師無視法庭紀律,不服從審判長指揮,擅自離庭,拒絕繼續為被告人莫煥晶辯護。審判長遂依法決定休庭。

  杭州中院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二百五十三條至第二百五十六條的規定,本案自休庭之日起至第十五日止,將由被告人另行委託的辯護人或者法院依法為其指定的辯護人準備辯護。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利,另定日期繼續審理本案。

  在杭州保姆縱火案庭審因被告辯護律師提出管轄權異議而中止的消息傳出後,有分析指出,管轄權異議的提出者主要局限于法院本身,一般只在處理上下級法院或同級法院管轄爭議時提出。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曲新久教授介紹説,由被告人辯護律師提出管轄異議本身並沒有問題。

  但他也指出,一般來説,到庭審階段再提出管轄異議“有些晚了”。

  曲新久教授説,一般管轄異議應該在公安偵查階段提出,而且提出管轄權異議必須具備足夠的理由。

  “異議不僅是為了免死”

  黨琳山的驟然離席,讓原告席的林生斌突然懵了。等到他反應過來,法官已經宣布將為莫煥晶重新指定一名律師,並讓法警將莫煥晶帶離現場。

  這起奪走了林生斌妻兒四人的案件,他已放棄了民事賠償,唯一的訴訟請求就是嚴懲莫煥晶。尷尬的混亂間,林生斌站起來高喊,“我們等了半年,受害者家屬一句話都還沒説!”

  他喊道:“我們不服!”

  今年6月,線上上賭博輸掉6萬多元的莫煥晶為了跟女主人朱小貞開口借錢,策劃了一個“立功”計劃——先放火,再滅火。甚至連時間都經過深思熟慮,淩晨4點55分,這正是朱小貞快起床鍛煉的時間。

  但火點著之後,她發現自己沒法控制火勢,于是從保姆房逃到了樓下。此後,朱小貞母子四人都歿于這場火災。

  莫煥晶曾經表達過悔意。朱小貞母子遺體火化當天,她托黨琳山給雇主林生斌帶去了致歉信。

  她在信中寫道:“如果我死了能讓你好過一點,我真的願意立刻去死。希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還很長,一定要保重身體,真的很對不起。”

  但林家親屬並不接受,在之前的追悼會上,他們曾質問黨琳山:“為什麼莫家人不來,只是委託你來?”

  此後,兩家人也從未謀面。今天的庭審現場,原本或許會成為一次積蓄已久的情緒的釋放。

  林生斌説,庭審第二天就是冬至,他本來計劃去掃墓時,對妻子説説今天開庭的情況。

  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了這一切,林生斌質疑黨琳山的做法是為了拖延時間。

  黨琳山則説,林家的訴求他一直都很清楚,甚至莫煥晶自己也對可能被判死刑的結果做好了準備,“從她自己簡單的是非觀來説,別人家死了那麼多人,她可能只有一死才能彌補。”

  但他説,這次提出管轄權異議,並不僅僅是為了尋求使當事人免于死刑的可能。

  “只要還原真相,該她承擔什麼責任就承擔什麼責任。但刑事案件的審判並不僅僅是追求對嫌疑人的處罰量刑,更重要的是通過案件的審判,理清案件發生背後的因果,為我們整個社會的管理提供一些改進的可能。就這個案子來説,只有挖掘出真相,才能發現物業、消防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避免今後再次發生類似的悲劇。”(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 楊寶璐)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14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