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加快編制“國家賬本” 依法有序去杠桿
2017-12-22 07:36:41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繼續抓好“三去一降一補”,確保重大風險防范化解取得明顯進展。作為“三去一降一補”中的重要任務,去杠桿仍是明年經濟工作的重點。專家認為,從絕對水平上看,企業部門債務負擔相對較重,國企去杠桿仍將是重中之重。他們建議,在法治框架下切實降低企業杠桿率,扭虧無望的企業要堅決依法破産清算。同時,應加快“國家賬本”的編制出臺,尤其是地方資産負債表的編制,摸清“家底”,依法有序地推進去杠桿。

  國企去杠桿仍是重中之重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曉晶表示,去杠桿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我國的杠桿率特點是“一高兩低”,“一高”指企業杠桿率高,“兩低”指居民和政府杠桿率都比較低。從絕對水平上看,國企債務負擔依舊較重,佔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六成左右,國企去杠桿仍是重中之重。如果通過破産重組處理好僵屍企業,大概能使企業部門杠桿率下降6個百分點左右。

  中國政法大學破産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應放管服相結合,從分子分母多維度,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基本思路,在法治框架下,切實降低企業杠桿率。要運用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式去杠桿。法治化手段降低企業杠桿率主要分為法庭內和法庭外兩種途徑。法庭內方式主要是指通過破産程序實現市場出清或通過破産重整程序降低企業杠桿率。市場中採用較多的是法庭外方式,具體包括債轉股、債務重組、調整股權結構、調整人員薪資結構、減少庫存、降低企業成本等。法庭外方式主要以尊重市場主體意願為主,應注意以下幾個問題:一是約束企業舉債規模,要監管好借來資金的用途。二是正確運用債轉股工具。債轉股的開展要由適格的主體操作,篩選合適的企業,將遵循市場意願與法治規范相結合。三是依法進行信息披露。應建立相應制度就信息披露的真實性加強監管,在去杠桿過程中應重點審查企業財務報表的權益事項,同時要明確相應的追責機制和法律責任。四是激勵企業投入創新。企業的持續創新能力是企業持續盈利能力的重要保障,能夠從根本上扭轉企業疲弱的償付能力。

  此外,李曙光日前在中國政法大學破産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辦的第1期“薊門破産重組對話”中表示,根據我國目前實際狀況,國有企業是去杠桿需要重點關注的對象。降低杠桿率不能以犧牲破産法的實施為條件,不能以放棄法庭內方式為前提。對有些負債累累、長年虧損、扭虧無望的企業就不能希冀其降杠桿能解決問題,而要堅決依法破産清算。

  改善杠桿結構糾正錯配

  對于金融去杠桿,張曉晶認為,2016年以來,我國金融去杠桿加速,但金融去杠桿到底去到什麼程度合適,現在很難判斷,需要結合國際、國內形式來綜合分析。面對國際競爭,只講穩定、監管肯定不夠,還要講效率競爭力。中國需要在金融穩定與金融業效率和競爭力之間取得平衡。因此,對于“強監管”,一定要視國內外的形勢變化進行解讀。張曉晶指出,中國政府部門杠桿率並不算高,去杠桿最大的問題不在中央而在地方。從中國經濟長期發展來看,總杠桿率還是會進一步上升的。杠桿率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杠桿率的錯配及治理能力不足。杠桿本身無所謂好壞,問題在于杠桿資源的配置是否合理,如果都是低效率企業在加杠桿,而高效率企業卻加不了杠桿,這就會産生杠桿率的錯配,也就是金融資源的錯配,從而帶來風險。

  張曉晶認為,目前政府淡化GDP增長目標,其目的就是不必為了保持經濟增長而進行大幅信貸擴張,有利于去杠桿。未來去杠桿應分“三步走”:第一步是降低杠桿率增速;第二步是穩定杠桿率水平,改善杠桿率結構,從而降低風險;第三步是實現杠桿率下降。除了各方面政策的協調配合,如管控信貸、發展直接融資、硬化預算約束、減少政府隱性擔保等,還需要推進破産重組、處理僵屍企業及糾正杠桿錯位。

  編好“賬本” 摸清“家底”

  據了解,目前,國家統計局正負責推進全國和地方資産負債表的編制工作。按照計劃,今年年底我國將完成2015年國家資産負債表的編制。這意味著,我國將正式擁有屬于自己的“國家賬本。”

  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首席合夥人石文先認為,首部國家資産負債表的順利出臺,既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邁入新時代的客觀標度,也是過去五年經濟社會全面發展的一個縮影。

  李曙光指出,降低企業杠桿率,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迫切需要編制國家資産負債表。對全國和地方資産負債摸清“家底”,對于把握債務規模,揭示風險,服務政府決策具有重要意義。如何編制全國和地方資産負債表,各國做法不一,經驗各異,發展路徑也各不相同。由于社會性質和財務準則的不同,全國和地方資産負債表的編制需要有中國方案。在編制國家資産負債表的過程中,目前是以GDP來做分母,分子是負債。除了GDP做分母之外,還應該了解資産和負債的關係,比如自然資源、土地資源、國有資産等。

  他指出,經過近些年的探索和總結,我國對于全國資産負債表的編制準則已基本明確,接下來的難點是在如何編制地方資産負債表。鑒于我國國情及轉型期的復雜性,目前編制地方資産負責表有很大的挑戰性,需要重點關注三個問題:一是地方政府的杠桿率。將地方政府的各類負債計入地方資産負債表中,才能較為真實客觀的反映地方政府的杠桿率,才能正確揭示地方債務風險,才能有效制約地方政府的盲目舉債。二是地方政府作為債務人的償付能力。地方資産負債表的編制,需要對地方資産進行正確評估,考慮地方長期收益性項目的資金回籠情況,同時還須考慮現有資産的攤薄折舊,從而正確反映地方政府作為債務人的償付能力和資産流動性情況。三是地方政府財政健康狀況。地方政府營運性項目的健康運轉、財政的收支平衡,是其實施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的信用基礎和前提。在市場環境下,政府作為債務人發債,同樣需要有信用保證。賦予地方政府發債權利的前提應是其具有健康的財政狀況和良好的政府信用,而不是依賴中央政府的兜底。(記者 劉麗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214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