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懸崖村”村民當網絡主播成網紅:一天打賞幾十塊
2017-12-21 06:42:3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懸崖村”村民當網絡主播成網紅

  “懸崖村”通了網絡後,楊陽成為了當地第一批主播,每天他直播三四個小時,介紹懸崖村如今的變化。

  楊陽的直播內容,主要是鋼梯、當地居民的生活情況。本版圖片/網絡截圖

  畫面裏的主播,手持自拍桿,站在一架鋼梯前,身後則是冬日大片起伏的山林。

  主播名叫楊陽,彝文名某色蘇不惹,今年22歲。在直播平臺中,他每日介紹自己的家鄉,著名的“懸崖村”。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位于美姑河大峽谷與古裏大峽谷之間,地勢陡峭,交通極為不便。曾幾何時,村民出行,都要借助17段藤梯,翻越崇山峻嶺,上下落差達800米。2016年5月24日,新京報刊發攝影報道《懸崖上的村莊》,阿土勒爾村因“懸崖村”廣為人知。報道發布之後,懸崖村通了水電,接入互聯網,藤梯也換成更加穩固、安全性更高的鋼梯。

  一年多來,變化悄然在懸崖村發生。楊陽説,村裏交通和通訊都得到了改善,很多人得以認識外面的世界,而網絡直播,則承擔起對外交流的“窗口”作用。

  視頻播放量過百萬

  楊陽的彝文名字是某色蘇不惹,他的家鄉名叫阿土勒爾村。在此之前,這座高山峽谷間的村莊,因“懸崖村”而廣為人知。

  楊陽在直播平臺發布的第一段視頻,拍攝了一名中年女子攀爬“鋼梯”的畫面。全長僅有十余秒的短視頻,獲得了57.2萬次播放,以及近千條評論。

  從11月份至今,楊陽每天都要進行直播,還要不定期發布短視頻。全部已上傳的16條短視頻中,絕大部分圍繞“鋼梯”展開,展現了懸崖村居民借助鋼梯上下、進出的場景,受到廣泛關注。楊陽的鏡頭下,大涼山的居民們,肩背手提,越過幾乎垂直于地面的懸崖峭壁,來去自如。蔬菜、生活用品乃至洗衣機等家用電器,都借助鋼梯“飛”到地面。留言下,不少網友表示“大開眼界”。

  楊陽所拍攝的短視頻,播放量少則數十萬,多的超過百萬。這名22歲的彝族年輕人,不知不覺間成了“網紅主播”。

  “天梯”變鋼梯

  2016年5月24日,新京報刊發攝影報道《懸崖上的村莊》,懸崖村第一次進入公眾視野。畫面中的孩子,身穿校服,背著書包,通過17段藤梯,爬過落差800米的懸崖,前往學校。這條懸崖上的上學路,讓無數人揪心。

  報道發出後,四川當地成立工作組,並帶領施工、設計單位進入“懸崖村”,應急解決天梯道路安全問題。2016年8月,“懸崖村”開始使用鋼管搭建的鋼梯代替老舊藤梯,2016年11月初,鋼梯建好,天梯分路段架上了攝像頭,之後貨運索道修復。

  一年多來,藤梯變鋼梯的背後,更多變化在懸崖村悄然發生。伴隨著網絡接通,直播開始走入懸崖村居民的生活。楊陽告訴新京報記者,借助直播,村裏人開始了解外部世界,一些現代生活方式,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村莊。

  ■ 對話

  “懸崖村”主播楊陽:

  一天打賞幾十塊 還能賣土特産

  “懸崖村”連接網絡後,楊陽等七八個人成為了第一批主播,但是只有楊陽每天都在堅持直播,他每天固定直播三到四個小時,其余時間,還要承擔地裏的農活,以及其他家務。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楊陽表示,希望未來能夠將直播一直做下去,吸引更多人來到懸崖村。

  “通了網絡,可以做直播了”

  新京報:直播怎麼走入你的生活?

  楊陽:一開始是在朋友的手機裏看到直播軟件,覺得很有意思,就下載了一個玩一下。後來我拍了一段小視頻,講我們懸崖村的,受到很多人喜歡,還被推薦到熱門了,所以就開始考慮固定做一些直播。

  新京報:做網絡直播,是需要有一些硬件條件的?

  楊陽:是啊,首先要有網絡,其次要有能直播的智能手機。在新京報報道之前,我們村還沒有網絡信號,手機除了打電話也沒有別的功能。村裏的手機很少,也基本都不是智能機。去年,我們懸崖村實現了4G網絡全覆蓋,我買了一部智能手機,就有條件做直播了。

  新京報:現在直播的頻率怎麼樣?

  楊陽:我一般每天固定直播一次,從早上8點到11點,大概三個小時;如果下午有時間,可能會在4點鐘左右再直播一次,這個就不是固定的了。

  新京報:幾個小時的直播,都聊些什麼?

  楊陽:一般是介紹家鄉,講講我們的懸崖村,前幾天給大家看了看新修的鋼梯。現在也會介紹一下家鄉的土特産。

  新京報:直播之前會做準備嗎?

  楊陽:一般還是會準備一下,規劃一下大概要怎麼分配這幾個小時。比如最近我在介紹懸崖村的特産蜂蜜,還帶著大家看了村裏的蜂窩。

  “鋼梯是懸崖村的象徵”

  新京報:站在鋼梯上直播,有考慮過安全問題嗎?

  楊陽:這個真不是為了博眼球或者怎麼樣,鋼梯也算是懸崖村的象徵,在上面直播,也是為了讓大家更了解我們村。很多網友不斷提醒我注意安全,我自己也會比較注意,所以不會有什麼問題。之前滑倒過一次,不過沒什麼事。

  新京報:從農家少年到網絡主播,需要有適應過程?

  楊陽:我這個人本來性格是很嚴肅的,不怎麼喜歡説話。一開始做直播的時候,需要跟很多陌生人説話,還不太適應,不過現在好多了,能夠正常跟大家聊天。我的出發點就是把家鄉宣傳好,讓大家看看懸崖村現在的樣子,所以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現在偶爾還是會有一些斷檔的時候,就是不知道該説什麼,不過已經越來越好了。

  新京報:網友跟你互動,一般是哪些話題?

  楊陽:大部分還是問我懸崖村有什麼土特産,我就推薦一些村裏的特産,也能獲得一些收入。還有一些人問,我們平時怎麼出門,吃什麼之類的,我都會一一解答。

  新京報:做直播的收益怎麼樣?

  楊陽:打賞不算多,一天幾十塊錢,加上賣土特産,生活要比以前好很多。

  新京報:做直播之前,在家裏做什麼工作?

  楊陽:主要是在家種地,幹農活,種的有土豆、玉米和紅薯。兩年前去廣東打過工,不過很快又回來了。現在不直播的時候,我基本上也在做家務,或者忙一些地裏的事情。

  “直播給懸崖村帶來變化”

  新京報:村裏還有其他做直播的人嗎?

  楊陽:偶爾做一下直播的,還有七八個人,但是沒有跟我一樣固定的。

  新京報:直播能給懸崖村帶來什麼變化嗎?

  楊陽:以前村裏沒有網,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現在通了網絡,村民通過直播軟件看到了外面的生活,給村裏的風俗習慣帶來了挺大的變化。直播的時候有網友問,你們怎麼都蹲著吃飯,後來我就注意這點了。現在,村裏很多人已經開始坐著吃飯。

  新京報:懸崖村這一年也發生了很多變化?

  楊陽:修了鋼梯後,交通方便了很多,現在家鄉的經濟條件還有收入都好多了。路方便了,也有了網,可以了解外面的世界。以前沒有什麼娛樂,大家都早早睡覺,現在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一部智能手機。以前很多年輕人就呆在家裏,什麼事也不幹,現在比較多的人出去打工了,我身邊很多朋友收入也有增長。

  新京報:未來有什麼打算?

  楊陽:我想繼續把直播做下去,有固定的粉絲和觀眾,然後有一定影響力。未來,希望通過這種宣傳,讓更多人願意走進懸崖村,我也可以在村裏開一間客棧,接待外面來的朋友。

  新京報記者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143246